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晚上沒人的時候,我把一山哥拿來的箱子打開,取出“頂蹠器”,這比圖上所示做得精緻多了,木框被厚厚的皮墊包着,推擠足蹠的木塊也改成了半月形,也被厚厚的皮墊包着,扳手也改成了圓輪形手柄,直徑有六寸左右,正適合女人使用。用手搖動那圓輪,很是流利,進退自如。我把一隻脚放上去試了試,如果不用力推擠,還很舒服的。我想,這下可好了,我裹成小脚的愿望很快就要實現了。


    傳統的纏足方法對於成人來說,確實是曠日持久的折磨,主要就耗在裹外脚巴骨上,因為要把最外面的蹠骨裹脫位,用的力就要超過關節韌帶的強度才成,可女人力弱,很難達到這個強度,所以就耗費了很多時日。要想把外脚巴骨裹到足底,最快的也得半年以上,慢的可能需要數年。有了頂蹠器,就可瞬間克服韌帶的阻力,使關節脫臼易如反掌。我決定明天就開始使用這東西,姑且稱這東西為“刑具”吧,因為這物件實在像個刑具。我既然是“犯婦”,就得受這“刑具”的折磨。如果使用得當,說不定還能讓我盡早脫離“纏足痛”的苦海呢。


    第二天早飯後,梁嫂、周嫂照常進來侍候。我就把“頂蹠器”拿給她們看,讓她們在空機器上反覆演習,搞清楚怎樣轉是緊,怎樣轉是鬆,待學習得爛熟了,這才給我“上刑”。


    我要她們先把事先準備好的大木板放在床上固定好,然後把我的雙脚分開,分別綁起來,固定在大木板上,雙脚就一動不能動了,無法因疼痛把脚縮回來,祇得乖乖地“受刑”。


    我坐在床上,指揮她們給我上“頂蹠器”。我在昨天晚上就已經試過,光是用手按摩後,再向下掰外脚巴骨,就能把外脚巴骨掰得與足底平面成一百五十度角。那么,我的計劃就是用機器把外脚巴骨再頂下去三十度,與足底成一百二十度角。因是初次使用,沒有經驗,還是分幾天進行,逐步把關節頂脫位穩妥一些。但就是這樣做,也比傳統方法快很多倍。我估計最多用一兩個星期就能穩步地達到目的。


    對我右脚“施刑”的是梁嫂,我要她緩慢轉動圓輪,逐漸把脚擠緊,然後再憑我的感覺,再要她逐步加緊。我看已經差不多達到一百二十度角了,就讓她停下來。又喚周嫂對我的左脚“施刑”,也把外脚巴骨擠到與足底平面成一百二十度角後停下來。我再戴上口球,讓她們把我的雙手像從前一樣梏起來,這次規定梏我半小時。她們都依我的話做了,然後退出房間,到客廳休息。


    聽見媽媽在問:“小姐在裡面做什麽呢?”梁嫂回答道:“稟太太,小姐要用機器把脚面掰下去一半,裹到脚底。這樣,小脚會裹得很瘦,可要受多大的罪呀!”


    媽媽道:“那是裹外脚巴骨。小姐生來好勝要強,要裹就要裹出個樣兒來給人看,所以就得多受罪。不是有‘要在人前顯赫,還得人後受罪’的話麽?她愿意受這個罪,就讓她受好了。還拜托你們多照看她。”


    “那是一定的,太太。”周嫂答道,“小姐的耐性還真的很強,那麽多的罪,她一聲不哼都挺過來了,要是別人可受不了。”


    就在她們說話的時候,我的兩脚劇痛發作了。開始是熱辣辣的痛,接着,就像是巨石壓住了脚,血脈不通,就發生劇烈的跳痛,這和裹脚趾不同,裹脚趾時,由於十趾連心,開始就是非常劇烈的刺痛。而裹外脚巴骨,劇痛就來得慢些,但劇烈程度一點也不比裹脚趾差,立刻,我的身子就顫抖起來,又像要死一樣,我知道掙扎沒有用,就放棄了掙扎,閉上眼苦熬,熬過一分鐘算一分鐘。又過了一會兒,疼痛果然又減輕了些。我知道,那又是脚被裹得麻木了。我像是得了一場大病,全身都癱軟了。


    等我的時間到來時,她們給我卸去了“刑具”,幫我解開脚帶時,還不等我重新把脚帶纏上,就疲憊得睡着了,她們也沒驚動我。等我醒來時,已經是十點多鐘了,我竟然一覺睡了兩個鐘頭,可一看雙脚竟然沒纏脚帶,不禁怪自己太懶散,要是在過去,女人去了足纏赤脚入睡,是會被毒打的。幸好是現在,我沒挨打,但也要自己知道要強,我馬上起來把脚重新纏好。又對梁嫂、周嫂道:“以後再遇到我赤脚入睡,就給我纏上脚帶,不要讓我光着脚睡。”梁嫂道:“我們看小姐睡得正香,不敢驚動小姐。”我對她們道:“還是裹脚要緊,不要怕把我裹醒。”她二人道:“好吧,以後就依小姐說的去做。”


    我要她們扶我在后院走了幾圈,脚不是很痛,我想一定是脚帶纏得鬆了些,就回去重纏。我把脚帶解開,用手掰了掰外脚巴骨,竟然比以前的活動度大了些,可以上下擺動一些了,以前幾乎是不能動的。這都是那“刑具”的功效。我就要求她們再給我上一次“刑”,以便讓外脚巴骨的活動度再大些。這次,不管多難受,我又挺過來了。這次外脚巴骨的活動度比以前更大了些,雖然活動它讓我很痛,但我知道“頂蹠器”這東西還是很管用的,我要繼續使用它,擴大成果。


    到了下午,一山哥如約來了。他一把抱起我來,對我說:“你昨天嬌滴滴的喊我,要我抱,讓我爽極了,能不能再像昨天一樣喊我幾聲?”


    在這以前,我一直為我昨天的失口而深深地後悔,沒想到一山哥竟然喜歡我這樣。真讓我羞慚無地。他誤把我天性的流露當作了小女孩的撒嬌發嗲,我又不能把這其中的原因說清楚,所以祇好將錯就錯了。我又甜甜地叫了聲“哥哥──抱──!”說完,就羞愧地把頭低下去,埋在他的懷裡。我都是十六歲的大姑娘了,馬上要為人妻了,可是我的丈夫偏要我在他面前學嬰兒語,女孩再長不大,也不會總是個嬰兒吧,但是夫君有命,我不能不從。


    我知道女人總也長不大的原因了。那是因為她得到了男人的寵愛和嬌慣,每天錦衣玉食、無憂無慮地生活,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眾多的打工族在沒日沒夜的打拚,每一個銅板都來得不容易。她是一株溫室中的花朵,沒經過風雨,永遠長不成參天大樹;她是一隻嬌貴的花瓶,受男人供養,被男人享用;她每天祇知道穿衣打扮,涂脂抹粉,每天變着花樣誘惑丈夫,讓丈夫欣賞她的嬌小美貌。除此之外,一無所能。可她們的“媚術”却越來越精湛。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她們如何長大?


    在大男人的心目中,很可能深藏着一種“戀嬰”情結,就是希望他喜歡的女人像嬰兒一樣依賴他、圍着他轉。這才彰顯出大男人的優越,使大男人的虛榮得到滿足。


    男人喜歡女人纏足同樣是出於這樣一種心理,女人纏足後,就永遠保持着如同嬰兒一般大小的脚,那種搖搖欲墜的步態,也與嬰兒步步欲傾倒的步態有着異曲同工之妙。而且纏足給男人造成了一對香艷的玩具──金蓮,供他享用,這遠比高跟鞋對男人的誘惑力要大。因為高跟鞋不過是個道具,一旦脫下高跟鞋,白天鵝立刻就變回丑小鴨,而金蓮則是女人經過脫胎換骨的磨難得來的一雙尤物,因它的來之不易而使它魅力和價值倍增。


    小女人之所以小,一方面是她嬌小美貌,一方面是她的生存能力小,沒有男人的供養,她很難生存下去。但由於她的嬌小美貌,會得到眾多男子的追逐,最終是財力大的男子獲勝,把她據為己有。所以,美貌的女子的生存能力反而要大大強于每天為謀求生存而打拚的女子。相貌平平的女子往往會因此憤憤不平,但是她們忘記了一個最基本的事實:世界從來就是屬于金錢和美女的,金錢購買美女,美女因此而擁有金錢。你沒有天生麗質,你就被淘汰出局,無權參與竟爭,與富貴無緣,這是無可奈何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