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我對媽媽道:“媽說得是,裹脚的罪的確難于忍受,沒個辦法逼迫她是難於裹成的。我已經想好了收拾環兒的辦法,也不用打她,祇是要她受不了也得受,讓她苦捱着,看她有什麽辦法能逃脫。”

    “你用的什么辦法,說給媽聽聽。”媽媽道。

    我答道:“就是把脚裹緊後,再用手銬脚鐐把人的手脚分開作大字形銬在床的四角,讓她無法自救,若是喊叫哭鬧時,就給她戴上口球,這樣就把嘴堵上了,可以照常出氣,却作聲不得。這時她就是再忍痛不過,除了死心踏地的忍受外,再無藥可救,你看這樣能不能把環兒制服?”

    媽媽聽了道:“阿彌陀佛!這麽狠毒的辦法虧你想得出!這還不把人折磨死?”

    我對媽媽道:“哪會呢?用這種辦法拘管人是要看人的承受能力的,哪能蠻幹呢。開始她忍受不了多久,就梏住她二、三十分鐘,等她能忍受一些了,下次再延長五分鐘,這樣循序漸進,逐次疊加,脚帶也逐漸加緊,這樣罪是難受,可是不會死人,事先定好拘禁時間的長短,不到時間不得解脫,就這樣一路做下去,不怕她不就範。”

    媽媽道:“這辦法的確想得絕!再不聽話的人,也會被制得服服貼貼。可就是苦了環兒了!你一着了這個道兒,后悔就來不及了,環兒想好了麽?”

    我回答道:“女兒既然用這辦法,就是不打算后悔,我就準備受刑了,媽只須看好時間就可以了。這是我要媽幫我的地方。可是,不到規定的時間,就不能給我解脫,看我再受苦也不能心軟。不下狠心就裹不成。”

    媽媽道:“這是你自己給自己找罪受,自己愿意,別人還能說啥。”

    當晚,我把以前偷偷準備好的脚帶拿出來,大大方方地把脚裹上,從此在媽媽的面前,再不需要藏着掖着了。你道是怎麽個裹法?其實這都是從網上學來的:

    脚帶大約三寸寬,三米長,先把脚帶的起始處放在脚底,從內側繞上來,繞到脚外側,把二、三趾用力壓下去,用脚帶裹緊,然後把脚帶沿足底繞下去,再從內側繞上來,再繞到脚外側,這次把四、五趾壓下去,用脚帶裹緊,然後把脚帶繞過脚心,再從內側繞上來,這時要把脚帶繞過足背,繞過足跟,再回到脚內側,再從足背向下裹一、二脚趾,接著再繞一圈裹三、四脚趾,再從脚底繞過足背,繞向足跟,如此反覆裹下去,直至脚帶用完,把端頭用針線密密縫好,防止鬆脫。裹完一隻脚,再裹另一隻,這就是所謂的8字形裹法,雙足就這樣被裹起來了。

    媽媽睜大了眼睛在一旁觀看,驚詫地問道:“環兒什么時候學會的裹脚?這可是老人才知道的裹法呀。”

    我回答媽媽道:“這都是從網上學來的,實際也是小脚老太太傳授的,要想裹脚,就得留心這方面的資料,我在網上看會了,就給自己用上了。”

    媽媽道:“這下你可有的受了,你就等着受吧。”媽媽說畢,就轉過身去睡了。我知道媽媽之所以轉過身去,是不愿看到我受痛苦折磨的樣子。

    我裹上脚剛過了五分鐘,雙足就火燒火燎地痛起來了,幸好尚能忍受,我翻來覆去睡不着,心想,不如下地走一走,還能活動一下雙脚,讓雙脚的血液循環改善一些,就扶着床走了幾步。

    有人問,你這時裹了脚下地行走,穿了鞋沒有?其實我這時不過是試纏,為的是適應“那玩意兒”做些先期準備。脚上裹了那麽厚的脚帶,像是跌折了脚骨,打上了厚厚的石膏繃帶,又像是穿了兩隻大氊靴,兩隻脚碩大得驚人,哪裡有這麽大的鞋給你穿!這時祇有不穿鞋,直接踩着脚帶在地上行走。這樣也好,讓脚趾及早地感受身體的壓力,可望早日成形。只有在雙足基本定形之後,要出去見人,要像個人樣,才考慮穿鞋。這時脚帶的功用主要是約束脚不要長大,而不是緊纏使小,是固定脚形,所以脚帶就不需要那么長了,有五尺左右就夠了,這樣脚就不會臃腫,能夠穿鞋了。這樣對脚的約束力不夠大,就用緊脚鞋來配合約束雙足。緊脚鞋的功用也是約束脚不再長大、固定脚形。而這時傳統的纏足鞋是不能穿的,那樣的話,小脚暴露得太顯眼,讓外人見到會惹非議,所以得想辦法把小脚隱藏起來。這時要穿系帶鞋或大舌頭鞋,把脚背完全遮住的那種,足尖部分因纏足後顯得空曠,就用棉花填充,這樣勉強還可遮混過去。祇是我喜歡的方口一帶鞋就不能穿了,因為我已經成了一個小脚女人,正經是要穿尖尖瘦瘦的繡花弓鞋的。不過,這祇能在家裡穿,是穿給丈夫看的,也是給奶奶和公婆看的。要是外出,就得改裝,褪去弓鞋,先穿上薄薄的睡鞋,外面再套上系帶鞋或大舌頭鞋,這樣就遮掩得過了。

    女子過去纏足為的是在眾人面前夸耀,所以盡量在人前展示自己的小脚。而現在,却要在人前盡量掩飾自己的小脚,因為在現在,年輕的小脚女人如果出現在大街上,肯定會被圍觀的,所以要盡量避免。不過,這也顯現了大家女眷的貴族氣質,她們的打扮,特別是小脚,是不能輕易讓外人看到的。偶然為外人窺見,便會驚艷,但又看不真切,沒有給他們飽覽的機會,這才顯示出大家女眷的神秘和高貴。我就愿意做這樣的女人:被丈夫供養,受丈夫寵愛,被他人羨慕。雖然被拘管得嚴了些,這也是必要的。管得嚴才會更有安全保障。因為有了大家庭的監護和丈夫的保護,沒有人能夠無端地接近我,凌辱我,我會活得更有尊嚴。至於纏足受的那點苦,實在是微不足道了。

    我裹着脚在地上走了幾步,壓在足底的脚趾發出更為的劇烈的疼痛,剛剛裹上時,是受擠壓的痛,現在加上了脚踩,全身的重量都壓在纖小的脚趾上,當然不勝其苦,發出一跳一跳的疼痛感,好像是在警告我:脚上的血過不去了,疼呵!快解放吧!我以前每次都被這種警告嚇住了,馬上把脚帶解開來,疼痛立時緩解了,但裹脚的事也就失敗了。這次我不能再受這種疼痛的戲弄縱使足趾是一跳一跳的劇烈疼痛,也不證明血就過不去了,恰恰相反,疼痛就告訴我壓在脚底的足趾還活得好好的,如果血過不去了,足趾就死了,也就不知道疼痛了。所以我要再堅持一會兒,多忍受幾分鐘。

    真是“不是過來人,不知過來事”,當我裹了脚後,才知道小脚女人大多用脚后跟走路的原因了。如果裹了脚還像天足女子一樣地走路,重心由脚後跟移到前脚掌,就踩到了壓在足底的脚趾,就會疼痛,為了避免疼痛,祇好把脚尖翹起來,光用脚後跟走路。這樣走,壓在足底的脚趾的疼痛是沒有了,但是這種走法會更累,而且步態也不好看。我寧愿疼死也不愿意光用脚後跟走路,這樣走,真成了小脚老太太了。其實小脚老太太的這種步態也是倚老賣老不要好,是不足為訓的,稍微忍耐一下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年輕的姑娘媳婦裹了脚更要盡快輕盈地走路,那就要盡可能地接近天足女子的步態。雖然脚趾會痛些,但時間久了,耐受性就會強些。再說,纏足女子本來就走不了幾步路,就這幾步路還不走出個人樣來?就這幾步路竟然還走得醜態百出,就太不應該了。裹了小脚更要顯出小脚的嫵媚來,那就非得把步態調整好不可。我之所以比普通的小脚女人更加重視步態,是因為我不久後要去上學,如果是脚後跟走路的步態,人家一定懷疑你是裹了小脚。而盡可能地接近天足女子的步態,雖然走得略為慢些,人家會理解這是因為患了脚病的緣故,而不會懷疑你纏足。所以我要忍痛走出天足女子的步態。

    我把脚裹緊了,還能走幾步路,居然堅持了20分鐘,這已經到了我忍受的極限了,我大口喘着氣,好像再不解放,就要倒下來的樣子,鑒於我比以前已經有了進步,就饒恕了自己,把自己的雙足解放了,下次要向堅持25分鐘努力。不這樣層層加碼,就不能完成最終把小脚纏成的任務。今晚,我把脚揉搓了好一會兒,又把脚鬆鬆地纏上入睡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