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環兒真是個賢惠媳婦!”一山哥贊道,“以前我祇知道娶媳婦快活,得到個大美人供我享用,是人世間最快意不過的事。沒想到做媳婦還有這麽多難處,環兒處處委屈求全,讓人心疼,讓人敬重。我以後不能只圖自己快活,也要多為環兒着想。現在我才想到孔雀東南飛的故事是因為丈夫闇弱,不知道保護妻子,才釀成孔雀東南飛的悲劇。但如今時代不同了,婆婆不可能像過去那樣專制,不管婆婆喜不喜歡媳婦,媳婦的去留在今天是決定於丈夫的,哥就是再糊塗,也不會糊塗到把自己的心肝兒寶貝攆走的地步。好不容易把環兒逮着了,還能讓她飛走?今生休想!”

    我依偎在一山哥的懷抱裡道:“奴家以後就多仰仗夫君了。”

    一山哥道:“我們該出去玩玩了,到我們山盟海誓的小樹林裡,我給妹妹照幾張相,好不好?”

    他把我們初戀定情的地方稱之為“山盟海誓的小樹林”,這的確很別致,很有詩意。其實不過是一個很普通、沒有什麽特色的小樹林。但是,這個小樹林却對我有十分重要的意義,那就是他在這里俘獲了我,我也擁有了他,我們在這里度過了最美好的時刻,真個是“山盟海誓的小樹林”!

    但是,我還有更要緊的事要對一山哥說,于是答道:“小樹林雖好,可我却有更要緊的事與你商量,小樹林就不去了吧。”

    一山哥道:“什麽事這么麽要緊,你說給我聽聽。”

    我說:“奶奶不是說過,李家的規矩是做媳婦的都得裹脚,你看,我婆婆也裹了小脚,就我这个没過門的孫媳婦還沒有裹。人人都知道裹脚是樁苦差事,要是等過了門再裹,祇怕是骨頭長硬了,受的苦就越發多了,我現在十六歲,總比三年後的骨頭要軟得多,早裹總比晚裹好。再者,你又喜歡小脚,不如我現在就裹起來給你看,不好麽?”

    一山哥道:“那自然是極好的,難得你有這片心。祇是可憐的環兒又要受苦了,真叫我心疼呢。”

    我答道:“哥不是說過,既要美,又要舒服,天底下沒有這樣的事麽?祇要丈夫喜歡,我愿意受這份罪,哥就不必說過意不過意的話了,但要哥答應我兩件事才裹得成。”

    一山哥問:“哪兩件事?”

    我答道:“第一,裹脚是件曠日持久的事,不是一日、一月或一年就可以完成的,可是我要上學,本來聽課沒什么妨礙,可現在的學校設了一門體育課,要跑要跳,纏足女子就吃不消了。哥可不可以用你的關係,在市醫院找外科大夫開個診斷書,說我雙足患了類風濕關節炎,行走困難,建議免上體育課。并和學校的校長,教務主任,體育老師都做好溝通,免上體育課,我上學纏足就無礙了。”

    一山哥道:“這個容易,等我這幾天就去市醫院,把疾病診斷書開好,等快開學時,我再和學校做好溝通,這沒有什么難的,一說就成。那你的第二件事是什麽呢?”

    我接着道:“第二,現在網上不是有情趣用品賣麽?請給我準備捆人的繩索四條,口球兩個,手銬兩副,脚鐐兩副。”

    一山哥詫異道:“要這些做何用?”

    我告訴一山哥道:“這是用來收拾環兒的。你想,一個大活人,雙足被兩條脚帶緊緊束縛起來,那還能不疼?時間一長,如何受得了?如果忍痛不過把脚帶拆開,那什么時候才能裹成?所以就得在纏足之前,先把人管起來,強迫她接受纏束:把手脚分開做大字型綁縛,或者銬起來,固定在床上四角,讓她無法把脚帶拆開,疼痛忍受不了也得忍受。如果亂喊亂叫,就給她戴上口球,讓她作聲不得,同時口球還有防止人受苦不過時亂咬,以免把舌頭咬爛。這是制服嬌氣的好辦法,把手脚都梏住,使她無法自我解救,讓她斷了任何企圖鬆動的念頭,只有死心踏地的接受纏裹。如此管束,不怕她不就範。你看用這樣的方法,還能裹不成麽?”

    一山哥聽了,吃驚道:“虧你想得出!怎麽想出這麽狠毒的辦法對付自己?這哪裡是裹脚,分明是上刑!”

    我答道:“成人裹脚本來就和上刑差不多,那種痛苦難熬的情形,你們男人哪裡知道?前幾天我因看奶奶的小脚玲瓏可愛,心裡喜歡,就做了副脚帶自己試着纏了幾次,可都因疼痛難熬,哪次也沒堅持下來,裹到半夜,實在忍不住就把脚帶拆了,你說該打不該打?是爹娘從小慣壞了我,什麽也不讓我幹,讓我吃不得一點苦,太嬌氣了。所以得想個兇狠的辦法把自己拘管起來,主要是把這雙不安份的手梏住,讓她沒辦法解脫,逼迫她祇有苦熬強忍的份,這也是不得已的辦法,誰讓她受不得一點苦呢?就得這樣收拾她。”

    一山哥嘆道:“可憐的環兒!沒想到一雙小脚的背後有着這麽多的艱難苦痛,怪不得人們常說‘小脚一雙,眼淚一缸’,做女人實在是不易呵!也不知道我媽的小脚是怎樣裹成的,肯定也是吃了大苦頭熬過來的。”

    我問:“我婆婆有名字沒有?上過學麽?”

    一山哥道:“我媽名叫趙玉蘭,祇是平時奶奶叫她一山娘,所以大家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媽是上過大學的,學的是化工,剛畢業就和爸爸結了婚,媽媽想出去做事,奶奶說在家裡當太太就可以了,在家中自有丈夫掙錢供養,太太出去做事掙錢有限,還不夠丟人的,所以不許。其實奶奶是怕媽媽在外頭心變野了,生出不好的事情來。所以要求媽媽守在家裡,從一而終,又怕媽媽整天閑在家里煩悶,便給媽媽找了個功課做,就是每天在家裡裹脚,說這是李 家的規矩,媽媽違拗不得,便被奶奶管住了。裹了脚,好看是好看了,但出不了門,自然也就不提出去做事了。”

    我暗想:奶奶真會管媳婦,規矩本是由人立,奶奶是家長,自然出口就是規矩,裹了脚,就好比小鳥剪了翅膀,看你還能飛到哪裡去!衹能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守在家裡。裹脚真是把人拘管住的好辦法。

    按照常人的想法,兒媳婦(即我婆婆)被調教成這樣,孫媳婦也一定在劫難逃。那是把纏足看成是懲戒措施、管束人的手段。我却不是這樣看。纏足的本意是為了美,是曾經風行過的傳統的美,就像今天流行穿高跟鞋一樣。我盼望着那一天,穿着龍鳳褂、繡花弓鞋,風風光光地嫁到李家去,裊裊婷婷地在紅地毯上行走,讓世人一睹李家新媳婦的風采,準能驚艷一方!

    我對一山哥道:“我婆婆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可是我一點都不認為裹脚是整治人、拘管人,我是看着小脚好看,我是自愿裹的,所以我要早裹,給奶奶一個驚喜。我要的那幾樣東西,哥給不給我買?”

    一山哥道:“買,買!這是正經用處,我怎能不支持呢?環兒不等給她立規矩,自己就早早把脚裹起來,是對奶奶的一片孝心,也是對丈夫的一片愛心、對李家的一片忠心。祇此一事,就足以見得環兒是一個守規矩、懂禮數,既貞順又賢淑的媳婦,這樣的好媳婦到哪里去找?都是祖上靈光的蔭庇,才使我遇上這麽好的媳婦,真是可遇不可求呵!”

    我對一山哥道:“哥先別夸我,小脚還沒裹呢,等我把小脚裹好了再夸不遲,現在要緊的是把收拾環兒的器具準備好,這些器具早到一天,我就早裹一天,抓緊時間要緊!”

    一山哥道:“環兒放心,我會盡快辦理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