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奶奶對我說:“環兒坐我這裡來,讓我好好看看我孫媳婦。”
    我順從地脫鞋上床,盤腿坐在奶奶旁邊。
    奶奶笑咪咪地望着我,對我說:“環兒,聽一山說,你媽把你鎖起來了?讓奶奶看看好不好?”
    我知道,這一定是一山哥把我出賣了,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見他慌忙低下了頭,把眼光斜向下面看去。
    我想奶奶和婆婆都是我的長輩,她們要看我的下身,沒奈何祇好給她們看,可是我見一山哥還站在一旁不走,我頓時侷促不安,忸怩起來。
    奶奶道:“這裡沒外人,我和你婆婆都是女人,自然不應該有忌諱,一山是你丈夫,以後你整個身子都是他的,還忌諱他看?我讓他看了不許往外說就是了,他要是敢往外說,我打扁了他!”
    我想這一定是一山哥和奶奶他們一起謀劃好了的,由奶奶出面問我,我做孫媳婦的如何抵得住?只好含羞答應。
    我跪起身子,把裙子撩起來,把短褲拉下去,明亮亮的鉑金小鎖毫無遮掩地暴露出來。奶奶摸了摸我身上的小鎖,道:“果然給鎖起來了!起先一山和我說,我還道他誆我,沒想到還真有這樣的事。環兒快把衣服穿好,我們都看到了。”
    我忙把短褲拉上來,把裙子放下去,羞慚無地,低頭坐回到奶奶身旁。
    奶奶問我媽為什么把我鎖起來,我回答了,一如回答一山哥時。
    奶奶又問:“當時你竟肯答應?”
    我說:“媽媽逼得緊,做女兒的不敢不從。”我的眼眶里含着淚水。
    奶奶不禁嘆道:“多孝順的孩子!看把孩子委屈成啥樣了,好叫人心疼。”
    “奶奶──”我再也忍不住,倒在奶奶懷里大哭起來。
    奶奶撫摸着我的頭,也不禁落了淚:“苦命的孩子!以後奶奶一定多疼環兒。”奶奶又對婆婆道:“一山他娘,你也要多多地疼環兒,多好的孩子呀!這麽好的孩子恐怕世界上也難找出第二個。”
    婆婆恭敬地回答奶奶道:“娘說得是,媳婦以後一定多關心環兒,多體貼環兒。”
    我連忙起身道:“謝謝奶奶,謝謝娘!”
    奶奶又對一山道:“一山,你媳婦為你守貞,受了多大的委屈,不值得你給她下拜麽?你還楞着做什麽?”
    一山趕忙跪倒在我的面前,道:“謝謝環兒為我守貞!請受我一拜!”說畢,叩下頭去。我連忙擺手道:“夫君,不可以這樣!折煞環兒了!”
    奶奶又對我說:“環兒,你也不要怪你媽,你媽一個婦道人家,寡婦失業的,能有多大能耐保護你呀?這也是你媽的一片苦心,雖然委屈了環兒,倒也真能保住你的貞操,你媽也是為了你好。”
    我答道:“孫媳婦知道,奶奶說得是。”
   奶奶又問:“環兒一直就這麽鎖着,沒有打開的時候?”
    我答道:“開始我戴着它不舒服,求媽媽放開些,媽媽不許,讓我斷了這個念頭,說要想開鎖,除非等我嫁人後,由我的丈夫給我開。”
    “好可憐的孩子!”奶奶嘆息道,又對一山說,“一山,你聽到了沒有?環兒遭這麽大的罪、受這麽大的委屈,都是為了你,你可要知道愛惜,好好待你媳婦,不許給她氣受,這麽好的媳婦到哪找去?”
    一山哥連忙答應:“是,奶奶。我知道環兒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我一定不負環兒!” 

    “知道就好,”奶奶對一山哥道,“你帶你媳婦出去散散心,別老惹她哭,要哄她高興。讓她玩得開心。我就見不得環兒哭,環兒一哭,我的心都碎了。”
    一山連忙答應道:“是,奶奶。我會讓環兒高興的。”說畢領我出來。
    想到一山哥不經我同意就把我們的私房話告訴了奶奶,讓我在奶奶和婆婆面前大大地尷尬了一回,真想罵他一句:“薄倖郎,負心漢,賣老婆!”可是又一想,我畢竟得到了奶奶和婆婆更多的憐惜和疼愛,應該沒有遺憾的了。我氣憤的是,他竟然在奶奶和婆婆驗看我的小鎖時賴着不走,乘機把我的下身飽覽了一回,雖然我的身子早晚是他的,但我現在還是一個大姑娘!他過早地窺視我的千金之軀實在是非份之舉!這个壞小子,根本不把他的女人當一回事,我感到了自己的卑微、下賤,就像是被剝得赤條條地給他強姦了。
    我一進屋,就伏在床上大哭起來。
    雖然同樣是哭,却與在奶奶身邊的哭是不一樣的。在奶奶身邊哭,是感到被上鎖的委屈和撒嬌的哭;而在一山哥身邊哭,是受到欺凌而感到羞辱的哭。是誰欺凌了我?就是我的一山哥,我的丈夫!他不經我的同意偷窺了我的身體!可是,這能算是欺凌麽?我是不是太嬌情了?
    一山哥當然知道發生這一切的緣由。他趕忙安慰我道:“環兒,哥對不住你,我不該不和你商量就把你的事告訴奶奶,哥向你賠罪。”說畢,撲通一聲跪下來,對着我連連叩頭。
    我原本伏在床上,不曾看見他下跪,可他的叩頭聲讓我聽到了,我頓時感到自己的罪孽深重,不敢再哭了,慌忙扶他起來,道:“夫君,你這不是加重環兒的罪孽麽?夫君是大丈夫,環兒不過一個小女子,哪有大丈夫跪小女子的道理,豈不聞,‘男兒膝下有黃金’?也不怕別人見了笑話?”
    一山哥笑道:“哥不這樣,怎樣才能把環兒哄轉來?祇得出此下策。我就知道一下跪,環兒就心軟了,環兒不再生我的氣了吧?”
    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嬌聲嗔怪道:“哥這樣會把環兒害死的。”
    “為什麽?”他不解地問。
    我道:“你想想,一個大男人,給他媳婦跪下,如被婆婆闖進來看到了,一定認作是媳婦在拿揑他兒子,騎在丈夫頭上作威作福,這還得了?還不趕快打出去?留着這樣惡婆娘做什麽?環兒此時百口莫辯,被休回家,還有什么活路?唯有一死謝罪。哥你說是不是?”
    一山哥道:“事情哪有那麽嚴重?準是環兒想得多了。不過注意一下也是好的,以免發生誤會。倒是真得注意保護自己的媳婦,否則就沒的小寶貝兒給我享用了。你說,我應該怎樣保護媳婦?”
    我想了想,道:“在婆婆面前,不得對我太親昵;第二,不得為我做任何事;第三,有事要多多使喚我。我做得好時,是本份,不得夸贊,做得不好時,就要訓斥,不得給媳婦留情面,免得把媳婦驕慣壞了。”
    一山哥道:“這哪是保護媳婦,分明是欺負媳婦,叫我怎麽做得出?”
    我道:“這是在婆婆面前必做的功課,夫君一定要依我,才能讓媳婦長久。”
    一山哥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這是要婆婆看到媳婦已經被丈夫治得服服貼貼,心裡自然歡喜,就愿意接納這樣的媳婦,甚至還要替媳婦說幾句公道話。婆婆知道疼媳婦,媳婦自然感恩戴德,這樣婆媳關系就和諧了。不過,我祇得在婆婆面前做個惡人,媳婦可不要怪我。”
    我答道:“做媳婦的本份就是伺候公婆,伺候丈夫,做得不好時當然要受訓斥,是媳婦自己不好,哪敢怪罪夫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