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九、暖玉生煙
                    ……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
                    ──李商隱:《錦瑟》

    飯後,一山哥把我送回了家。
    進家之前,我先把我頭上的髮髻解開,把辮子放下來。我要梳着辮子去見媽媽。這不僅是為了好看,想多留戀一下做姑娘的時光,也是為了安慰媽媽的心。我這條辮子是媽媽給的,是在媽媽的調理與呵護下成長起來的,這條辮子凝聚了媽媽十多年來的心血,每當我在媽媽面前辮子一甩一甩地走來走去,媽媽就甚感欣慰,這使她很有成就感。因為,我就是媽媽的作品,尤其是這條辮子。直到我上初一的時候,每天還是媽媽給我梳辮子,這里面注入了媽媽無盡的愛心,我也非常留戀媽媽給梳頭時,一直舒服到心裡的那種感覺。到後來,簡直養成了對媽媽的依賴:媽媽不給我梳頭,我感覺自己像一個全身裸露的嬰兒,媽媽給我梳了頭,才使我有了主心骨,就像是有了護身符。所以,女兒和媽媽的心永遠是相連的。一旦我把辮子盤成髮髻,就等於宣告:我美麗的大辮子消失了,我美好的姑娘時代結束了,我成了“人家的人”,他們不過丟下幾個錢,就把我從媽媽身邊奪走了,我頭上的髮髻就預示着這一切。我怕媽媽見了我頭上的髮髻會傷心的,所以我要想辦法抵制梳髮髻,直到他們把我奪走前的最後一刻!畢竟我是個女孩子,我所能做的,也祇能是這些。親愛的媽媽,原諒你的不孝的女兒吧!

    我走進媽媽的房間,看見媽媽正半坐在床上假寐,我知道媽媽在等我回來。祇有我回來,她才能放下那顆懸着的心。我的眼圈有些濕潤了。
    “媽,我回來了。”我對媽媽說。
     媽媽欣喜地看着我,好像丟失的寶貝又找回來了:“環兒,你吃過飯了麽?”
    “吃過了,”我回答道,“那邊的奶奶說,趁着孫媳婦在,大家吃個團圓飯,就留我吃飯,我不好推辭,就在他家吃了飯回來。”我有意在“奶奶”的前面加上“那邊的”三個字,不愿讓媽媽看出我“外心太重”,傷了媽媽的自尊心。我接着又道:“我在他家吃飯,他們一家是團圓了,可這邊却把媽媽冷落在一旁,環兒對不起媽媽!”
    媽媽安慰我道:“環兒如今是李家的人了,做事當然得先記着婆家,環兒又沒有分身術,哪能面面俱到?媽不會怪環兒的。”
    我發現媽媽在仔細注視我的臉,我羞愧得低下了頭,媽媽一定是發現了我戴的耳環了。
    “環兒戴了耳環了,顯得更俊俏了。”媽媽接着問:“誰給環兒扎的耳朵眼?”
    “是一山娘。”我回答。我盡量避免使用“我婆婆”這樣親昵的叫法,免得媽媽心裡受傷。
    “那以後環兒會被婆婆管住的。環兒怕不怕?”媽媽說。
    “做媳婦天生要被婆婆管的,那有什麽辦法,祇好看各人的命了。不過,他們那邊是一山奶奶主事兒,一山奶奶很喜歡我。一山娘也還和善,很少說話,在一山奶奶面前不過應個景兒而已。”
    媽媽道:“那也要和婆婆搞好關係,畢竟和婆婆相處的時間要長些。”

    我回答道:“媽媽說得是。我想一山奶奶和一山娘都是小脚,買不到鞋,我盤算着給她們做幾雙鞋。”
    媽媽道:“你說到一山娘是小脚,我也注意到了。昨天親家母來咱家定親的時候,我看到她果然是一雙小脚。為什麽會這樣,你問過一山麽?”
    “問過,他說,這是他奶奶給他娘立的規矩,說做李家的媳婦就得裹脚,裹了脚才會守規矩,有教養。他娘不敢不從。”我回答。
    媽媽問:“那你怎么辦呢?遲早你也會成為李家的媳婦的。”
    我答道:“我又能怎樣,兒媳婦不敢不從的事,孫媳婦就敢麽?我算定了,一山娘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不過這也沒什么可怕的,我倒喜歡把脚裹得小一些,還是小了好看。”
    “你就不怕裹脚受罪?”
    “我不怕,”我回答道,“別人受得了,我為什麽就不能受?再說,我對人家什么貢獻也沒有,還被人家錦衣玉食地供養着,讓你裹個脚都不肯,要你有什麽用?我可不愿被休回來。他們花那麽多錢買了我,我就得聽人家擺布,他們把我揑成什麽樣,我就得是什麽樣。他們要我盡早給他們生孫子,那我就不能上大學了,雖然不我情愿,也得順從。媽你說是不是?”
    媽媽道:“媽想到了,人家既然要你那麽早就結婚,大學自然上不成了,委屈了我們環兒了。”
    “其實也算不得什麽委屈,”我對媽媽道:“不是常聽得人說,‘學得好不如嫁得好’麽?我聽人說,有個女子讀了博士,也祇是給有錢人家做個保姆。我雖然是個中學生,就能做少奶奶,做主母,那個女博士幾輩子的努力,也達不到我的起點,人強強不過命去,還是我的命好,至於上不上大學,原算不了什麽的。” 

    媽媽道:“環兒能這樣想就好,人要知足,任是誰也不可能事事如意,環兒就認了吧。”
    “那是自然,”我對媽媽說,“到了他家,我要盡可能地謙卑恭順,討他奶奶歡喜,好換一個給媽媽生孫子的權利,這才是最重要的。”
    媽媽笑道:“環兒的小九九就是算得精,媽比不上環兒,媽以後就全靠環兒了!”
    中專招生在學校中考前就開始了,這是每年的老套路。時下,人們都對上大學趨之若鹜,對中專簡直不屑一顧。所以年年報考中專的,都寥寥無幾。報考中專的學生,不是家中貧窮,就是本人學習成績差,我不幸也與他們為伍,使得老師和同學們都大為詫異。我在班中的學習成績雖不能說是頂尖的,也在前十名之內,他們都為我不能考高中而感到婉惜。可我的主意已定,我會堅持不動搖。
    我的錄取通知書很快下來了,是S市衛校的助產士專業,這個學校剛好也是我媽媽讀過的學校,不過是因催婚被迫中途退學。我被錄取其實沒有什么懸念,學校招生年年招不夠,凡是報考的,沒有不被錄取的。
    媽媽問我為什么報考這所學校,我說,為的是繼承媽媽的宏愿,媽媽沒作完的事,女兒要替媽媽完成。不過,媽媽是因催婚被迫輟學,我是因逼婚被迫進入這所學校,二者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有其母必有其女,這可能也是命運的捉弄吧。
    我把被錄取的消息用QQ告訴了一山哥,他說馬上到我這里來。媽媽聽說一山要來,就悄悄躲到後院去了。
    我把我丈夫一山哥迎進我的房裡,告訴他,我媽剛出去,我們可以快活一會兒。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