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我想,在一山哥的房間里,我可以小小的放縱一下,就把髮髻解開,把長長的辮子放了下來。
    “好一個白衣仙子!”一山哥贊道。
    拍完了照片,一山哥道:“我送你的禮物怎麽樣?還滿意吧?”
    我依偎在他的懷裡,道:“我親親的丈夫,你怎么對我這麽好呢?我值得你這麽破費麽?太奢侈了吧?”
    一山哥道:“環兒拜奶奶、拜公婆,不是白拜的,拜一次就值一百萬,你算算拜了多少次?該值多少錢?這祇是給你的見面禮。”
    我無語了,他真的把我當成了一個玉瓶,一個價值連城的玉瓶!
    一山哥又道:“環兒不穿雙高跟鞋照個相?高跟鞋多漂亮呵!”
    我說:“高跟鞋我沒穿過,我怕穿了會崴脚或摔跤。”
    其實,我早就對高跟鞋垂涎欲滴了,女孩子哪有不愛高跟鞋的?可是學校不允許學生穿高跟鞋上學,祇好被迫割愛了。然而多數女生私下裡都有高跟鞋,每到周末,就穿上它到街上瀟灑走一回,贏得路人艷羨的目光,體會一下穿高跟鞋的榮耀和樂趣。可是由於我的家境所限,我沒有自己的高跟鞋。如果我向父母要錢買高跟鞋,父母不會不滿足我的要求的。因為在現在,高跟鞋實在太普遍了,幾乎家家女眷都有幾雙高跟鞋,女兒有這個要求不算過份,因為我平時很少花錢,就是最普通的裙子我都沒有一條,可是一想到爸爸為了節省這一百多塊錢,寧愿用人力拉犁,錢來得這樣不容易,我却如此揮霍,實在是罪過,我開不了這個口。對我來說,高跟鞋簡直就是奢侈品,我不得不遠離它。人們都說,女孩子有三件寶:化妝品、裙子和高跟鞋,我却一樣也沒有,這使我顯得很“村”,但我却安之若素,因為,我有一條驕人的大辮子,這可是一般人所沒有的,這是有錢也買不到的美麗,這是我獨有的優勢。我以我的大辮子為榮,這是我爹媽給我的最好禮物,值得我永遠珍惜。“三件寶”也會在大辮子面前黯然失色,因為沒有什么能比得上天然風韻。所以,縱使有了“三件寶”,也敵不過一條大辮子!大辮子是我的無價寶!
    一山哥的出現使我的命運有了根本性的轉變。在這之前,如果我按照自己固有的軌跡走下去,那一定是由一個弱小的村姑變為又黑又醜的農婦,不堪生活的重負,最終將無聲無息地湮沒在貧窮卑賤之中。在危難之中,是一山哥拯救了我,并且給了我一個女孩子所能有的一切:化妝品、裙子和高跟鞋轉眼間就在我的面前應有盡有,我還有什麽遺憾呢?
    一山哥沒想到我會想這麽多,對我道:“環兒不怕,慢些走,我扶着你走就不會摔跤。美人哪有不穿高跟鞋的?”
    “那我就試試吧!這可是頭一回,”我對一山哥道,“不過,出了洋相可不要笑我!”
    “那當然,”一山哥見我答應穿高跟鞋,立時興奮起來,“站不穩時,就拉緊我。不過,大概沒人會認為美人穿高跟鞋摔跤是丟臉的事吧?相反,還更顯得風情萬種呢。”
    我檢視了一下一山哥為我準備的鞋櫃,裡面裝滿了各種顏色的方口細高跟鞋,鞋跟都在八厘米以上,我不禁感慨道:“這麽多的細高跟,沒有一雙矮跟的,你想累死我呀!”
    一山哥笑道:“哪能呢?不過我聽說,沒有哪個女孩子不愛高跟鞋的。美人為了美,莫不是奮不顧身地孜孜以求,至死方休,受點累算什麽?既要美,又要舒服,天底下恐怕沒有那麽便宜的事吧?有人倒是說了大實話:‘高跟鞋有多高就有多痛 有多痛就有多美’。我還是喜歡環兒累一下,不光自己美一回,也讓我美美地欣賞一回,留個影,也不白累一場。”
    我檢視了一下鞋櫃,裡面有紅、黑、白三種顏色的細高跟鞋,都是漆面牛皮尖口,亮晶晶的,很是耀眼。每種顏色的鞋有兩雙,鞋號都是35碼,祇是鞋跟高矮有不同。一山哥在一旁道:“準備了這三種最常見的顏色,是為了配合不同的服裝穿用;每種顏色的鞋跟是八厘米和十厘米兩種,你可以根據自己的愛好選擇。十厘米以上的鞋跟過多地影響了正常步態,可能不利於健康,也不安全,所以就沒有選購。服裝模特的鞋跟也不過是八到十厘米,我看這已經夠用了吧,環兒以為如何?”
    我心中暗忖道:一山哥果然用心良苦,連時裝模特的鞋跟有多高都要搞清楚,為的是選購適合我穿的高跟鞋,足見他是心中有我,我連忙回答道:“多謝哥哥!如果我再不穿就實在對不起哥哥的一片心了。”
    我穿的是白裙子,當然要配白色的高跟鞋,我選了八厘米鞋跟的那雙,初次穿高跟鞋,鞋跟矮一些可能好適應一些。其實在這以前很久,我就對如何穿高跟鞋,如何邁步,以及穿高跟鞋的利弊,都已經有很多的了解了。
    我穿上了高跟鞋,試走了幾步,開始還有些站立不穩,有些搖搖晃晃,再走幾步之後就好多了,感觉真的很爽。但也感到兩隻脚被拘管起來了,在走動時要時刻注意保持身體平衡,注意脚的落点,以防崴脚或摔跤,不能再像穿平底鞋那樣自由自在了,祇能小步慢行,這就是所謂淑女風度。
    一個女孩子,穿上高跟鞋之後,兩隻脚被嚴格拘管起來,行走中時刻置身于危險狀態,可是却感到異常興奮,異常得意,這真是一種莫名其妙的異樣感覺。原因就是在犧牲了自由之後,得到了令人艷羨的東西:前凸後翹,身材挺拔,身高增加,步態也饒有韻致,美不可言,這都是高跟帶來的效果。所以,女孩子們對高跟鞋趨之若騖,不是沒有原因的。至于穿高跟鞋的壞處,雖然多少也知道一些,但因為一時還顯現不出來,所以被大大地忽略了,其結果是對高跟鞋一邊倒地投了贊成票,這就是時尚的力量。  
    我很快學會了走貓步,這使得我搖曳生姿,平空增添了幾分魅力,但也開始感覺脚趾受到的壓迫。一山哥不斷在一旁拍手叫好。這個壞小子,看到女孩子受到高跟鞋的折磨,就興奮異常,這或許是男人的通病吧。他們祇看到了美,沒想到藏在美後面的艱辛,甚至是痛苦。可是,這又是女人們愿意付出的代價,這時已經分不清是出於痴情還是弱智,總之是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世界不全是理智組成的,如果世界沒有沖動、激情、任性和夢想,世界將變得毫無生氣,生活將變得枯燥乏味,這絕不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初衷。我們需要激情和絢爛多采,我們需要在傳統與新潮夾擊的漩渦中作出抉擇,至於怎樣才是最適的做法,我們事先是無法預知的,我們沒有能力判斷一種思維、一種做法是對還是錯,我們永遠在探索中前行,這就是我們面對的世界。
    一山哥在旁邊赞道:“真是太好了!環兒穿布鞋時,是淡雅的美;穿了高跟鞋,是華貴的美,無論怎樣打扮,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真個是‘淡妝濃抹總相宜’!”
    我得到了丈夫的夸獎,自然很受用。常言道,“女為悅己者容”,女人打扮首先為的是給丈夫看,給親人看,最後是給外人看,以博得幾聲贊譽為榮。外人的贊譽未必靠得住,因為那大抵都是出於禮節或寒喧,而自己的丈夫的贊譽才是真心的,最靠得住的,是對我着裝打扮的肯定。以後我就要定格在這種打扮上,討丈夫一個歡喜。這算是“以色事人”麽?如果不“以色事人”,又該怎麽辦呢?我得不出答案。
    “哥會把我慣壞的,”我笑對一山哥道,“我們該去吃飯了吧,不要讓奶奶他們等得太久了,那就不好了。”
    一山哥領着我向奶奶的客廳走去。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