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我這時才有機會留心奶奶的小脚。那是一雙裹得非常精妙的小脚兒,大約有三寸多、不足四寸吧。尖尖的足尖,弓彎彎的足背,瘦瘦的足身,穿着玉色睡鞋。睡鞋是用兩層布做成的,上面還繡着些花草,像是幾片蘭草,把小脚裝飾得更加淡雅不俗,像是一雙雅致的玉如意。我心裡不由得暗暗思量:如果有優裕的生活條件,女人裹一對金蓮未嘗不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小脚在我的心中本來就充滿着神秘感,如今看到一雙絕好的金蓮長在奶奶腿上,感到格外親切,不由得把小脚就和奶奶等同起來,奶奶就是小脚,小脚就是奶奶,小脚就是善良和美好的象征,我開始喜歡起小脚來。如果奶奶要我裹脚,我一定會欣然接受,就是受多大痛苦也在所不惜。
    奶奶見我腦後梳了個大大的纂,滿意地笑道:“環兒梳了纂了,更像個媳婦了,你們看,多俊俏的媳婦啊,真是讓人喜歡不盡。”
    我把頭扎到奶奶懷里,甜甜地叫了一聲:“奶奶!”
    奶奶輕輕撫摸着我的頭和髮髻,見我的耳朵上沒戴耳環,道:“環兒忘了戴環子了。”
    一山哥代我答道:“你孫媳婦還沒扎耳朵眼呢。”
    “原來是這樣,”奶奶道,“一山他娘,你帶孫媳婦到你房裡去,給她扎上耳朵眼,戴上環子,做了李家的媳婦,不戴環子哪能行呢?”
    婆婆答應了一聲,對我招手道:“環兒跟我來。”
    我跟奶奶道了別,跟婆婆出來。我見婆婆穿的是一雙尖口黑色緞面弓鞋,小脚大概六寸左右,不過,倒也裹得尖尖瘦瘦,干凈利落,在今天能裹成這樣也是很難得的了。我問:“娘,裹脚疼不疼?”這是我和婆婆單獨在一起時,婆婆第一次聽到我喊“娘”,婆婆聽了很是歡喜,道:“環兒的小嘴真甜,真是個乖孩子!”接着又道:“裹脚哪有不疼的?這都是女人的罪孽呀。不過,裹個十天半個月後,漸漸地習慣了,也就好了。”我又問:“娘,你說奶奶會不會要我裹脚?”婆婆道:“這就說不清楚了。我當年嫁過來時,奶奶說,李家的媳婦都要裹脚,這是李家的規矩。所以我也只好裹了。不過,你的情況又不一樣,奶奶很喜歡你,說不定把裹脚的事給蠲了,那不就不用受這個罪了麽?”我回答道:“這不好。李家的規矩讓我破壞了,那還是李家的好媳婦?我寧可受這個罪,也要和娘一樣,把脚裹小了多好看!”婆婆笑道:“環兒真是個乖孩子,說話做事就是招人喜歡!怪不得奶奶喜歡你,我也會喜歡你的!以後我祇把你當親閨女看,在娘面前不必拘禮,隨和些就好。”我連忙道:“謝謝娘!娘對我這樣好,是環兒的造化,環兒一定好好孝敬娘。”
    說話間,就到了婆婆的房間。婆婆讓我坐到床上,她打開櫃子,拿出一個醫用的白色方盤,放到我跟前,問我道:“環兒,娘要給你扎耳朵眼了,你怕不怕?”我對婆婆道:“環兒不怕,娘就放心扎吧!”說着,我就在床上跪在婆婆面前,等着婆婆給我扎耳朵眼。婆婆道:“環兒不用跪,那么拘禮做什麽!”我說:“娘親自給環兒扎耳朵眼,就像我的親媽一樣,環兒一定要跪受娘的恩惠。”
    婆婆打開方盤蓋子,裡面放滿了酒精,酒精下面早就浸泡着兩根針和一對金耳環。我記得,這對金耳環,其實就是一山哥給我買的那一對。這事他們一定是早就安排好了。
    婆婆把手在酒精裡面泡了一會兒,拿出一根針來,先用泡在裡面的藥棉把我的右耳重垂前後擦了擦,用針穿過,又把一隻金耳環取出來,戴在我的右耳垂上。接着,又取出另一根針,如法給我的左耳垂穿了孔,把另一隻金耳環給我戴上。
    婆婆用蘸着酒精的藥棉把我的兩個耳垂擦了擦,看耳垂上沒有出血,就說:“好了,你快讓奶奶看看去。”
    我趕忙說:“謝謝娘!”就從床上下來,對婆婆說:“娘,我去了。”
    婆婆道:“快去吧,環兒,奶奶很喜歡你,讓奶奶好好喜歡喜歡。”
    我回了一聲“是。”就回到奶奶房裡。公公已經出去了,只有一山哥還留在奶奶房裡陪奶奶說話。
    我對奶奶道:“奶奶,娘給我戴上耳環了!”說着,就坐到奶奶跟前,給奶奶看。奶奶用手捻捻我兩邊的耳環,道:“很好!這才像李家的好媳婦!戴上耳環就更漂亮了!”接着又問我:“環兒知道讓你婆婆給你扎耳眼、戴耳環的原因麽?”
    我搖搖頭:“不知道,奶奶告訴我!”
    奶奶道:“這就是為了讓你們婆媳關系和諧。婆婆給你扎耳朵眼、戴耳環,就是選定你做她的媳婦,她選定的,她肯定喜歡。另外,也有要你聽她的話的意思。”
    我對奶奶道:“謝謝奶奶指點,環兒受教了!”
    奶奶對一山哥道:“你去告訴你爹娘,讓孫媳婦在我家吃午飯,今天我們全家吃一個團圓飯。你先領你媳婦到你房間去玩一會兒,等吃飯時,我派人去喊你們。”
    我問奶奶:“奶奶,準備午飯,要不要孫媳婦做點什麽?”
    奶奶笑道:“不用不用,一切都有下人準備去了,媳婦沒過門就還是客,不允許做任何事的,只要你們玩好了,來吃飯就是了。”
    一山哥對奶奶道:“奶奶,那我和環兒去了。”說着,就要拉我出來。
    我謝過奶奶:“奶奶,等會兒我再來看您。”
    奶奶朝我們擺擺手:“快去吧!看你們小倆口在一起多甜蜜喲,真讓人羨慕哩!”
    從奶奶的房間出來後,一山哥對我說:“時間還早,離吃飯還有將近三個小時呢,我們到哪兒去玩呢?”
    我說:“就在你房間里說說話吧,我看這就挺好的。”
    “我看不如這樣,”一山哥道,他從櫃子裡拿出了相機,“我給你照幾張相吧。妹妹這麽漂亮,不留幾張影未免太辜負了這如花美眷了。”
    我一聽說要照相,不禁來了興致:“好吧,我聽我丈夫的。”
    一山哥道:“環兒,今天我要給你一個驚喜!你跟我來。”說完,他拉我走出他的書房,穿過客廳,到了對面的房間,推開門一看,真個是明亮澄彻無比,有高高的穿衣鏡,寬敞的梳妝臺,還并排放着三四個衣櫃。一山哥道:“這是你的梳妝室,裡面是你的起居室。”他打開一個衣櫃,裡面放滿了各種式樣、各種顏色的裙子;他打開第二個衣櫃,裡面掛的是各種旗袍;第三個衣櫃,裡面放的是曲裾、褙子、襦裙等漢服系列;第四個衣櫃,裡面是乳罩、抹胸、肚兜、絲襪等內衣。在第四個衣櫃右邊,尚有一個矮櫃,打開一看,裡面是各色高跟鞋,有紅的、白的、黑的,一色的細高跟,鞋跟高矮不等,這是鞋櫃。一時間我如同進入了童話世界,叫一聲“芝麻開門!”就應有盡有。
    一山哥道:“這都是給你的。衣服鞋子都是按照你的身材買的。”
    我驚呆了:“這麽多的衣服鞋子,我穿得完麽?太夸張了!”
    一山哥道:“你選一件喜歡穿的,讓我看看。”
    我選了條白色的連衣裙,這是我最喜歡的,穿上它,像一個純潔的仙子一樣,我喜歡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一山哥對我說:“小可愛,請把你的辮子放下來,這才完美呢。”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