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一山哥見狀,連忙停止了他的暴行,鬆開了他捉在手中的辮子,把我放回到床上,輕聲喊道:“環兒,你怎麽了?你說話呀!不要嚇我!”
    我慢慢睜開眼睛,用手在他的臉上指指畫畫道:“你是一條惡狼。”
    他滿臉驚詫,露出不解狀。
    我對他說:“在太虛幻境,金陵十二釵正冊裡,有一幅畫,畫的是一隻惡狼在追捕一個女子,那畫上畫的就是你和我。”
    他問我道:“我有那么壞麽?”
    我回答道:“你沒它壞,可我希望你比它更壞。”
    他大笑起來:“比它更壞,還不把你吃得乾乾凈凈?你真是個傻丫頭,小心我吃了你!”接着,他就在我身上亂咬起來,做出要吃我狀。
    我一面掙扎,一面吃吃笑道:“我愿意,你管不着!”
    他玩得累了,就抱着我,昏昏欲睡。我忙推他道:“哥,快起來!現在哪是睡覺的時候,你要領我見奶奶和公婆的。”
    “對呀!”他連忙坐起來,自責道:“都怪我,只顧自己玩得高興,把正事都忘了。”說畢,他拿來了梳子和鏡子,讓我梳頭、整妝。然後去後院通知奶奶和他的爹娘。
    我把頭髮理順,編好辮子,再把辮子高高盤在頭頂,盤成一個大大的髮髻。他回來看着我,不由得看得呆了,道:“我一向以為年輕媳婦把好好的一條辮子梳成髮髻是毀容,看了令人嘆婉。沒想到媳婦今天梳的髮髻竟然是這樣地蓬蓬勃勃,充滿朝氣,別有一番風味,真是個俊俏的媳婦!”說着就走上前來,想動手動脚,撫弄一番。我把眼睛瞪得圓圓的,看了他一眼,他頓時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羞愧得趕忙把手縮回去。
    一個弱女子的一個眼色就能把丈夫挫敗,這使我很受用,但我也明白這其中的含義,這并不能證明我有力量,而恰恰是證明了他憐香惜玉,證明了他對我的憐惜和愛護。正因為他心裡有我,才在乎我的眼色。否則,我就是給他十個眼色,也休想讓他後退半步。他不是壞人,我沒有落到壞人手裡。
    想起剛才他對我的粗暴,肯定是我理解錯了。我已經是他的妻子了,整個人都是他的了,他自然不必經我同意就可以擺布我。男人總是男人,他總要找機會發泄一下他的捕捉欲、征服欲和占有欲。他是個大男人,手自然也重些,相對而言,我太弱小了,對他的“餓虎擒羊”式的進犯,我還不太適應。他絕對不是要欺凌我或蹂躪我,而是親昵我的程度強烈了一些,我要學會適應他,順從他,滿足他對我的征服欲和占有欲。記得我的同學麗娟曾說過:“女人就是等着被男人征服的”,現在我終於身受領教了。男人就應該足夠強大,他不能征服自己的妻子,還能征服什么世界!
    我把頭梳好了,對一山哥道:“哥,你把奶奶給我的玉鐲找出來,我要戴上它去見奶奶。”
    一山哥道:“環兒真是像奶奶夸獎的那樣:知冷知暖,知恩知禮。我早就把鐲子這回事忘了。該打!”
    我對一山哥道:“奶奶對我的大恩我是永遠也忘不了的。忘記奶奶就是不孝。”
    一山哥把那隻碧綠的玉鐲找出來,套在我的左手腕上,又端詳了好一會兒,道:“美人還真得有件像樣的首飾相配,才顯得超群脫俗。妹妹戴上了鐲子,把這隻白凈的小手也襯托得如同美玉一樣,真是一個美嬌娘。”
    得到了丈夫的夸獎,我不禁飄飄然起來。對一山哥道:“你老婆還不醜吧!”
   “豈止是不醜?” 一山哥道,“我老婆不說是傾城傾國,也是千裡挑一、萬裡挑一!”
    我丈夫夸我的這些話,我感覺一半是恭維,一半是真的。當初我若是沒有這幅臉蛋兒,早就和媽媽一起死得乾乾凈凈了。“英雄救美女”的意思是說,你是美女,才有可能被救。在我行將毀滅的時刻,一山哥來救我來了,他并不否認是我把他迷住了!由此可證,我一定是個美女!我要大言不慚地接受這個封號!
    一山哥又道:“環兒,你對我爹媽的稱呼要改口,是不是對我的稱呼也要改口呢?我等着你改口稱呼我呢?”
    我赧然道:“你讓我怎麽改呢?讓人羞答答的,不好意思。”
    一山哥道:“我就想聽環兒甜甜地叫我幾聲,讓我美美地享受一回,哥求你了!”
    我更加羞愧了,妻子叫自己的男人一聲“丈夫”,是天經地義的事,難道還要自己的男人求麽?我又想到他替我拉犁的往事,我不能再矜持了。
    我跪下去,道着萬福:“丈夫在上,賤妾愿夫君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環兒做得過份了,”我的丈夫、一山哥忙把我抱起來道,“看來我也得給你立個規矩:一不許你下跪,二不許你自稱賤妾。我們都是夫妻了,夫妻是平等的,哪里受得了你的跪拜?這不是折我的壽麽?再者,你會成為全村最高貴的少奶奶,怎麽會是賤妾?你要記牢,不許再錯!再錯可是要罰的!”
    我趕忙答應:“是。奴家知道了,夫君。”
    我終於發現,我尊敬的丈夫也不能免俗,他也喜歡被恭維。
    一山哥問:“我們是手拉手前去,還是我捉住你前去?”
    我答道:“這次不用你捉了,我會乖乖地去的。”
    一山哥道:“那可說不定,環兒從來是隨時改主意的,臨陣逃脫是你的拿手好戲,我信不過你,還是讓我捉了去的好。”說着,他迅速捉住我右手的手腕。我也只好束手就擒,被他扯着前去。
    到了奶奶房間,見奶奶、公公、婆婆都在,他們一定等了我很久。我連忙叫了聲:“奶奶!”,又對着公婆叫道:“爹!”、“娘!”。他們都笑着答應了。我給奶奶跪下,道:“孫媳婦李張氏翠環拜見奶奶!”,說畢,磕下三個頭去。奶奶笑答道:“起來吧,好孫媳婦!”我又給公公、婆婆跪下,道“媳婦李張氏翠環拜見爹,娘!”也磕了三個頭。婆婆代公公一起答道:“好媳婦,起來吧!”
    一山哥也給奶奶跪下,磕了三個頭,道:“孫兒一山給奶奶請安!”奶奶高興得合不上嘴,道:“起來吧,一山孫兒!”一山哥又給爹娘跪下,也磕了三個頭,道:“孩兒一山,給爹娘請安!”婆婆也高興地道:“起來吧,一山兒。”
    奶奶对眾人道:“我就喜欢環兒的見面語,說得多甜啊!上次是客禮,所以她自稱是張氏翠環,今天是李家的媳婦了,她就改口自稱是李張氏翠環,禮節分得多清楚!環兒坐奶奶這兒來,讓我好好看看你,奶奶想你哩!”
    我順從地脫鞋上床,靠近奶奶坐了,道:“我也想奶奶!”
    奶奶拉起我的手,又重新把我看了一遍,見我還戴着她給我的玉鐲,滿意地點頭道:“好孫媳婦!”
    奶奶問一山哥:“一山,你欺負媳婦了沒有?”
    一山哥道:“奶奶這麽向着孫媳婦,孫兒哪敢哪!我怕奶奶拿鞭子抽我!”奶奶笑了,大家也都跟着笑了。
    奶奶對我道:“環兒,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你需要什麽,就問奶奶要,問你公公婆婆要,問你丈夫要。”我一一答應下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