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一山哥真是我的知己!他怎麽句句都說到我的心裡去呢?我會不會是個傻丫頭,被他花言巧語哄騙呢?我想一定不會的。從他肯放下架子用人力拉犁這件事來看,他沒有一點公子哥兒的壞習氣,他有着農民的質樸和憨厚,在我的心目中,他是多個形象的組合:父親,兄長,情侶,丈夫……都是可親可敬的形象,只有他在欣賞、把玩我的辮子的時候,才像個調皮的小男孩,把我當成玩具來享用。可我不知怎的,竟然甘愿成為這個調皮男孩的玩偶,甚至喜歡他對我輕微的施暴,喜歡他揪我的辮子,雖然揪得我頭皮有些微微作痛,我還是感到很甜蜜、很幸福,我在他揪我的時候找到了歸屬感。在這時,我已經昏了頭,分不清被欣賞和被玩弄之間的區別,我愿意把一切都獻給他……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世間對女孩恭維的用語都變成了千篇一律的“美女”這個詞。如果你說一個女孩是才女,淑女,孝女,她都會老大的不快,因為這等於說她不是美女,雖然“美女”這種稱謂其實只不過是寒暄或出於禮貌,并沒有多少真實的含義,可大多數女孩還是樂於得到這樣的封號,盡管是虛偽的也罷。而我却不在乎這些,這可能和我爹媽給了我天生麗質有關,我在乎的是對我道德層面的評價,盡管我常常自詡清高、不食人間煙火,但我依舊不能免俗,我也喜歡甚至渴望被恭維,其實我除了爹媽給的臉蛋和身段外,竟然一無所長。爹媽從小對我嬌生慣養,像養大小姐一樣的把我養起來,不讓我下地幹活,怕把我曬黑了;不讓我幹重活,怕累着我;不讓我出門,怕我被壞人糟蹋了;結果真把我養成了肩不能擔、手不能提,弱不禁風的大小姐,成了一個寄生蟲,一隻花瓶。我承認我是隻花瓶,但又不是一般的俗物可比,而是一隻有品味的花瓶。它令世俗男子動情,有識之士動容,被成功人士追逐,被知我、憐我、愛我者收藏。我這隻花瓶祇能屬于一山哥這樣的人,若是嫁凡夫俗子,不啻是焚琴煮鶴,把玉瓶兒當作瓦罐來作賤。幸虧我在瀕臨毀滅之際遇上了救星,在行將被丟棄到瓦礫廢墟堆中時,被一山哥救了回來,還我一個玉瓶之身。這大恩使我沒齒不忘。
    我想起了“銜環”的典故:一隻黃雀受了傷,被一個男孩救下,待它養好傷後,又將它放回。幾天後,那雀兒銜來了四隻玉環,說是保他家世代富貴的。為什么是四隻玉環呢?故事裡沒有說,我想是代表了福、祿、喜、壽四種美好的祝福。奶奶不是說,李家以後的發跡全在我身上嗎?那我一定是那隻雀兒!
    第二天晚上,一山哥和我用QQ通話,說他將於次日到我家來,他是來告訴媽媽,說他的父母要來拜訪,實際是來談訂親的事。我說,時間安排得正合適,我上學不在家,如果我在一旁聽他們談我們的事,那該多難為情呵!
    現在的世道真的變了!以前按舊式的談婚論嫁的話,一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子無媒不嫁。而現在呢,是小兒女先在父母的指導下,互相了解,待兩情相悅後,再由雙方的父母把這事正式認可下來,這無疑是一個大的進步。在以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時代,新郎新娘長得什么樣,小兒女雙方都毫不知情,只有到了合婚入洞房的時候,才能看到新郎新娘的真面目。有一首詩就以詼諧的語氣談到了這種尷尬:

        女兒嬌小貌如花,妝罷隨郎到婿家。
        拜罢姑嫜拜姊妹,不知誰是阿奴他。

    在兩家大人商談定親的那天晚上,我放學回家,媽媽把房門關上,對我說:“環兒,你有婆家了,我把你定給了李家,你愿意不愿意?”我頓時羞愧得漲紅了臉:“媽,這事讓女兒怎麽說呢?女兒聽媽媽的安排就是了。”
    媽媽又對我講,李家说,如今時代不同了,定親不需要搞得那么繁瑣,更不宜大事張揚,只是兩家大人悄悄說定就行了。以前定親老規矩所說的多少禮、多少盒既繁瑣,又不合實用,不如用紅包更實在些。一個是定親禮紅包,一個是給未過門媳婦買衣服、妝奩之用的紅包,這衹是媳婦寄養在娘家時的費用,到結婚時新娘所需的衣服首飾等一應物品,再由男方家裡供給。
    我聽了之後,感到很不是滋味,因為從現在起,我已經不是張家的人了,而是李家的人了,我遲早要到李家去做媳婦,現在不過是暫時寄養在娘家,想到這裡,不禁淚流滿面,啜泣起來。
    媽媽詫異道:“你看這孩子,媽媽不是在給你操辦喜事麽?怎麽哭起來了?莫非環兒不同意這門親事?”
    我撲到媽媽懷裡道:“媽,女兒成了人家的人了,以後女兒嫁過去,誰陪媽媽說話解悶呢?”
    媽媽道:“女人都是這樣子啊,養了女兒又不能不嫁,能有什么辦法?只好認命了。”
    我對媽媽道:“媽,您一定要好好地活着,要活到一百歲以上,媽以後的日子,讓女兒給您安排好不好?”
    媽媽道:“你能安排個啥?我一個孤寡老太婆,就這麽無聲無息地過日子唄!活到哪天算哪天。”
    我對媽媽道:“媽,不是這樣的,您的好日子在後頭呢,等我給李家生完了孫子,我就回來給您做媳婦,給您生孫子,再給孫子娶媳婦,讓孫媳婦孝敬您,也讓媽享受到子孫滿堂的天倫之樂好不好?”
    媽媽笑道:“環丫頭今天是怎麽了?不會是瘋了吧?女兒哪裡又做得媳婦?胡言亂語些什麽呀?一個閨女家,滿口的‘生孫子’,也不嫌害臊?” 
    我把媽媽的手放到我腦門上道:“媽,您看,女兒沒有發燒,不是在說胡話,女兒是認真的,祇是媽媽還沒明白女兒的意思。你們整天和我說談婚論嫁,早就把我洗腦洗得把姑娘的羞澀、矜持都洗得乾乾凈凈了,把我洗成小婦人了,還能不說些婆婆媽媽的話?女兒這些話原是說得早了些,但又怕不知什麽時候被他們娶走,就沒有機會和媽媽說這些話了。這幾天女兒一直在想,女兒走後如何安頓媽媽,整天一個人在家着實是孤單、寂寞了些,就想出了個主意。女兒既然是李家的媳婦,就得先為李家生孫子,等為李家生够了,就再悄悄給您生一個孫子,由您養起来,既然我是您孫子的娘,我自然就是您的媳婦,是不是?您一分錢不花就得了個媳婦,還能給您生孫子,這樣的好事到哪里找去?”
    媽媽這下像是聽明白了,臉上登時放起光來,道:“我還能有孫子?這個主意當然好了!我怎麽沒想到呢?環兒什么時候變得這麽聰明了?”“
    “是媽媽調教的呀。”我答道,“俗話說,強將手下無弱兵,媽媽強,女兒自然不弱。女兒就是再笨,整天只想一件事,也要想出點名堂出來。”
    媽媽道:“謝謝環兒!難得你為媽想得這麽周到,媽真得打起精神多活幾年,好抱孫子、娶孫媳婦啊!”
    媽媽又道:“環兒,你看桌子上放着兩個紅包,裡面是兩個存折,你看上面是多少錢,我怎麽就看不明白呢,不知是一萬還是十萬。”
     我拿過紅包打開來一看,果然是兩個存折,一個寫着媽媽的名字,一個寫着我的名字,裡面存的錢都是一百萬。
    我對媽媽道:“媽,每個存折裡是一百萬,兩個存折一共是兩百萬。”
    “咦?怎麽會這麽多呢?”媽媽不禁驚異起來,“我這不成了賣女兒了嗎?”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