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八、之子于歸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周南》:<桃夭>



日子過得真快,轉眼間,已經到了讀初三第二個學期了,這一年,我十六歲,已經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但是學校的功課依然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主要是復習功課,迎接中考。誰還有時間顧及大好的青春!真個是:“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落得個“……姹紫嫣红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枉費了“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可這又有什麽辦法呢?
現在家里有了條件,每天晚上我都開着電腦復習功課或寫作業。學校的局域網在家里就能上,再也不需要到學校擠電腦室去了。其實,我開着電腦學習還有一個小秘密,這也是我媽不知道的,就是我在時刻偷偷地等待一山哥的消息,和他在QQ上說幾句私房話。
這天,一山哥在QQ上問我:“環兒,快要中考了,你有什麽打算?”
我回答道:“我想考高中,上大學,讓你有個大學生老婆,好不好?”
一山哥道:“……好是好,可是,奶奶却等不及了,她想早一點抱重孫子,你說讓我該怎麽辦?”
我吃驚地問:“難道現在就讓我結婚?我還沒到結婚年齡呢。”
一山哥道:“當然不是馬上結婚,奶奶的意思是,等你一到了法定的結婚年齡,就給我們辦事。你說,你的上學計劃,是不是得修改修改?”
我想,這一定是他們怕夜長夢多,所以趁熱打鐵,讓我盡快成為李家媳婦,為李家生孫子,這原沒有錯,何況又是奶奶的意見,更是違拗不得。再說,為人婦,就得服人管,不能老由着自己的性子來。所以,我想了想,只好把上大學的念頭打消,李家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就不能做出點犧牲?更何況,我上學的機會也都是李家給的,沒有李家的幫助,我早就輟學成了徹底的村姑農婦了。
我回答一山哥道:“奶奶的意見我哪能不遵從?我想了想,把上學的計劃改成這樣,你看行不行?我今年不考高中了,改為考中專,上個衛校的助產士什么的,三年就畢業了,也就相當于高中畢業。在畢業那一年的春節結婚,爭取懷上孕,那時我還祇十八歲,比上大學提前了五年,而且剛畢業就生孫子,這樣兩不躭誤,你說這樣好不好?我懇求能讓我上完衛校,多少學點本事,你為我向奶奶好好說說行不?”
一山哥道:“環兒真能善解人意,不愧是朵人見人愛的解語花!謝謝環兒為我做出的犧牲!你的這個計劃我想奶奶一定會同意,不會有問題的。環兒真的想好了麽?”
我回答道:“奶奶對我恩重如山,我還有什麽說的?做了李家的媳婦就得聽李家的話,你說是不是?”
一山哥道:“環兒真是個孝順媳婦!今天奶奶是要我征求你的意見,我們兩人商量好了,再告訴奶奶,然後由我父母到你家和你媽商量,把親事定下來,兩年后再選日子結婚,就按你說的,在大後年春節結婚,你看如何?”
我答道:“那也祇有這樣了。還請你在奶奶面前多為我美言幾句,我很想奶奶的。”
一山哥道:“想奶奶為什么不來看奶奶呢?倒是奶奶天天在念叼你呢。”
我道:“你明明知道我出不來,還擠兌我!再說,我的身份還沒確定,也不好去你家呀。我早就想喊你爸、媽作‘爹、娘’又怕別人說我不知羞恥,你讓我怎麽辦?”
一山道:“這好辦,我爸、媽馬上就到你家談定親的事,說定了之後,你就是我沒過門的媳婦了,你的身份就確定了,就應該喊我爸、媽為‘爹、娘’了。從此以後,你就是李家人了,只是暫時寄養在娘家,等婆家挑個好日子把你娶回去。你喜不喜歡?”
我心裡想道:這還用問麽!直接回答未免太直露了。所以我反問他:“你說,你愿意讓我做姑娘,還是愿意讓我做媳婦?”
他想都沒想,回答道:“做姑娘雖然看着好,只是讓我眼饞,乾着急,却不得上手。還是不如把你變成媳婦娶回家,捉在自己手里天天享用的好。”
我回答道:“反正我早晚是你的嘴邊食,被你捉去享用好了,只是有一件寶貝你却會失去,永遠得不到了。”
他忙問:“什么寶貝?”
我回答道:“就是我的辮子呀。你想,做了媳婦,還能梳辮子?只能每天老老實實梳纂了。”
“我不許你梳纂,只許你梳辮子!”
我不知道網絡的那一頭是氣憤,還是絕望。
“那你把我鎖起來好了,”我回答道,“到離家很遠的地方,買棟房,把我鎖在那裡,讓誰也看不到,祇給你一個人看也罷了。若是要我見公婆,那就得梳纂。要是做了媳婦,還整天梳着辮子,會被說成不守規矩,想混充大姑娘誘惑男人,還不被婆婆打斷腿?”
“你沒看我媽的性情是極好的?絕不會打斷你的腿,奶奶喜歡你,更不會打你,你過門後,我和奶奶、媽媽說好,允許你依舊梳著辮子在家裡走動,好讓我整天飽覽你的大辮子風采,如何?”
“那也不行,”我說,“家裡還有那麽多的下人,讓他們看見,難免不起風言風語,說新媳婦恃寵生嬌,不守規矩,整天瘋瘋癲癲,想勾引野男人,這不成了壞女人了麽?我可頂不起這個罪名。”
“那你說,一旦做了媳婦,再梳辮子,就見不得人了麽?”
“那當然,”我回答道,“姑娘和媳婦的妝扮哪能來回亂串呢?做姑娘就得守姑娘的規矩,做媳婦就得守媳婦的規矩。記得前年上體育課,因長辮子不方便,就把辮子盤在頭上,回家時忘了把辮子放下來了,媽媽見了還罰了我的跪,說我沒規矩。”
“對不起,環兒,我還真不知道做女人有這麽多的規矩,那以後我只好把你鎖在我房里,悄悄梳辮子給我看,讓我多享用幾年大辮子,你不會告我非法拘禁吧?”
“做妻子的哪能告丈夫呢?我嫁了你,就是你的人,隨你鎖,隨你綁,就是想吃我的肉,我也要割下來給你。”寫到這里,我不禁有些臉紅,我是不是成了狐貍精了?幸虧不是面對面的說話,不然,我會羞愧無地的。
“環兒為什麽對我這麽好?我都受寵若驚了。”一山哥道。
“這是因為,你不僅僅是我的丈夫,更是我的大恩人,”我回答道,“沒有夫君的救助,我早就累死了,哪能活到今天。只要夫君不嫌棄,奴家愿以身事夫君,終身報答夫君的大恩。”
“環兒又在翻老皇歷了,當時我不過是舉手之勞,不值得你這麽看重,你每次說起這些事,都讓我慚愧不已。你的心地太善良了,感動我的,首先是你善良的本性,其次才是你的大辮子,我這麽說,你不會不高興吧?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