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兒07c

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那女子急了,無奈中想出了一個主意,每天下午當丈夫下班回到家之前,就趕緊梳妝打扮一番,臉擦得香香的,口唇抹得紅紅的,上身穿一件紅兜兜,或粉紅抹胸,下身穿一條短裙,却不穿內褲,讓保姆把自己緊緊地背剪捆了,再蒙上紅蓋頭,圍上斗蓬,等丈夫回家揭開來看,企圖挑起丈夫的欲火,讓丈夫雄風再起。她把這叫作‘束身飼虎’,即把自己捆起來喂給老虎吃,可這隻老虎就是雄不起來,吃不了她。這女子也夠痴心的,每天堅持束身飼虎,從不懈怠。一天,丈夫很晚都沒回來,那女子累了,就捆着倒在床邊昏昏睡去,到了半夜丈夫回來了,看到老婆如此景像,甚為感動,那下身的棒棒糖不知為什麽,突然雄起來了,不等給她鬆綁,就急急做起來,真如猛虎出山一般。那女子在睡夢中驚醒,見丈夫重振雄風,高興極了,聽得丈夫對她道:‘你打扮得這麽妖,又捆在這裡,毫無防衛能力,分明是老虎嘴邊的一塊肉,不怕我吃了你麽?’那女子流淚道:‘我哪是怕你吃我,是怕你不肯吃我。我天天把自己往你嘴邊送,你就是不吃,都把我嚇壞了。你一天不好,我就一天不敢出大氣。’等做完好事,她倒在丈夫懷里道:‘老公你好了麽?你要是再不好,我也沒臉活下去了,你說我是不是壞女人?’他丈夫道::‘你這個小傻瓜,分明是我不好,你怎麽往自己身上潑污水,往自己身上栽臟呢?你老這麽說,都讓我慚愧無地了。你是世上最好的女人,再不許說自己是壞女人的話。’此後小倆口重歸於好,更勝新婚時候。不久,那女子懷孕了,生了個大胖小子。那女子從此加倍小心翼翼,伺候丈夫,再不敢玩‘羊吃狼’的游戲了。你們看在他們家,那男子天天‘狼吃羊’,也沒發生什么事,偏偏那女子只是玩了一回‘羊吃狼’就惹出個這麽大的麻煩,那男人該有多脆弱!雖然這事有些特殊,未必別人玩‘羊吃狼’就會遇到這樣的麻煩,可到底是羊不守本份惹出來的麻煩。男人雖然威猛,但有時也非常脆弱,像個孩子,需要呵護,妻子這時就需要做母親,像呵護兒子一樣地呵護丈夫。”
我聽後暗忖道,這故事雖然有些色,但却有警誡的作用,看來我還真是一個小傻瓜,懞裡懞懂的要做人婦了,却還什么都不懂,多虧麗娟姐給我補了一課,我總算多少知道了一些為婦之道。
小玉聽了,道:“這男人折騰了女人一百次,還是好男人,可這女人只折騰了男人一次,就成了壞女人,這不是太冤枉了麽?那女子也太痴情了些。出了事就往自己身上攬,要是我,只怕想辦法洗白自己還嫌不夠呢。”
麗娟也道:“我也說這女子太老實了,後來我表姐對她說:‘你也太老實了些,出了事就往自己身上攬,要是和婆婆在一起,她一定信以為真,認為是你害了他兒子,還不整天擠兌你,若是她逼你跳井,你跳不跳?’那女子道:‘我想我會跳。’表姐道:‘你真是個小傻瓜,沒事婆婆還想擠兌媳婦呢,這回有了借口,當然要往死裡整你,她讓你跳你就跳?你的小命就這麽不值錢?要是我,說什么也不甘心,會對婆婆這樣說,我要等我丈夫回來,他說讓我跳我就跳。’”
小玉在一旁挑唆道:“若是你丈夫聽信了婆婆的話,也讓你跳,你跳不跳?”
麗娟道:“那我也不跳,我又沒過錯,憑什麽要我去死?我要回娘家躲幾天,等丈夫頭腦清醒了,自然會接我回去。他若始終不肯接我,就和他拜拜,世上男人還沒有死絕呢,我為什麽就一定要吊死在他這棵樹上?”
小玉聽了,笑道:“麗娟姐言之有理!再不要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那樣沒來頭的話,娘家到底還是女兒家的避風港,不順心了就可以回娘家躲幾天,說不定還能緩解風波呢。不過,雖說是婆婆欺負媳婦的情況多,但也有婆婆不敢欺負媳婦的,我這里就有一個真實的故事,你們願不願聽?”
麗娟道:“當然願意聽了,你還賣什么關子?快快講來!”
小玉道:“就在我外婆那個村裡,有家人家娶了一個外村的媳婦,那媳婦看着就面善,很是老實本份,全村人沒有不稱道她的。可偏偏婆家容不下她,婆婆和小姑老是擠兌她,可說也怪,只要婆婆和小姑一欺負媳婦,她們自己就生病,據說是什么偏頭風,發作起來痛得要死,好像是被上了緊箍咒,到處求醫問卜都不得好。後來有個不知是相面的,還是跳神的,說這媳婦是什么菩薩轉世,欺侮不得的,那婆婆害起怕來,讓媳婦管家,自己像媳婦侍奉婆婆一樣侍奉起媳婦來,也讓小姑對嫂嫂畢恭畢敬。此後婆婆和小姑的頭痛病竟然再也沒有發作過,就越發相信媳婦是菩薩轉世,再不敢心存欺侮的念頭了。你們看,做這樣的媳婦該有多好!”
麗娟道:“這是這媳婦的造化,不說是菩薩轉世,也是暗有神助,是為人善良的善報,你我哪會有這樣的好命,只有環兒才配有這樣的福份。你看她總是那麽貞靜幽嫻,端莊柔順,從不說一句輕薄的話,這才是大家風範呢。”
小玉問道:“環兒,你和李家一山的事,你媽知道麽?”
麗娟道:“這還用問?平日裡她媽不許她和任何人外出,就是我們帶她出去她都不放心,怎么會突然允許姑娘跟一個大小伙子出去?這明明是送羔羊入虎口,送給他吃的,李家自然美美地收受了。要是她媽不同意,環兒敢於私訂終身的話,十個環兒也打死了,還能留她活到現在?環兒是孝女,婚姻大事,肯定是奉父母之命的。環兒你說是不是?”
我聽了不禁赧然道:“話都讓你說了,我還有什麽可說呢?”
小玉又問:“聽說李家的女人都是小脚,奶奶是脚自不待說,奇怪的是一山媽媽也是一雙小脚,她那個年齡,現在哪還有裹脚的?不想也是裹得端端正正的一雙尖尖小脚,環兒你說是真的吧?”
我對於她們這樣的問題不置可否,沒點頭也沒搖頭。
麗娟道:“那一定是奶奶立下的規矩,奶奶是舊思想,是在按老規矩調教媳婦,媳婦也不敢不從,對外還得說是自願。如今時代不同了,趕上了改革開放,人人都有按照自己的意願打扮自己的自由,人家願意裹,誰也管不着。我看裹了一雙小脚也挺好看的,這叫傳統美,穿高跟鞋是現代美,兩樣之中只能選擇一樣。不過,裹了小脚只能做全職太太,得有人供養,像李家這樣的條件自然沒問題,普通百姓家就沒有這樣選擇的自由了,還得留着這雙脚去干活謀生呢。”
小玉問我:“要是你以後嫁到李家,奶奶要你裹脚,你裹不裹?”
我臉紅了,低着頭說:“我不知道。”
麗娟道:“那還有什麽不知道的?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到婆家,就是婆家的人了,還能不服婆家的管束?環兒在娘家是個孝女,到了婆家也一定是個孝順媳婦,婆家讓幹啥就得幹啥。再說,裹脚也不是什么壞事,裹了脚就能享福做少奶奶,又好看,又享福,為什麽不裹?”
小玉道:“裹脚會很疼的吧?受得了麽?”
麗娟道:“那有什麽受得了受不了的?別人受得了,你為什麽受不了?想裹,就受得了,不想裹,就受不了。人家那麽大一份家業,眼看就大半歸你了,郎才女貌嘛,你還能一點貢獻不做?吃這點苦算什麽?”
小玉道:“那倒也是。看來不是怕不怕裹的問題,而是有沒有裹的資格的問題。你想裹,恐怕還沒的給你裹哩。”
麗娟道:“你這話算明白。這是人家的家事,用不着我們操心。我們討擾了大半日,也該回去了吧。環兒,祝賀你找到這麽一個好人家,我們都很羨慕呢。以後有好消息及時告訴我們好吧?”
我不禁長吁了一口氣,她們終于收手不再折騰我了。我還真有些怕她們。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