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麗娟緊追不舍,單刀直入地問道:“李家少爺和你說了些什么?”
    “他說,他被我迷住了。”我囁嚅道。
    “你的什麽迷住了他?”
    “他說,是我的辮子……”
    “他玩你辮子了沒有?”
    我臉紅了,微微點了點頭。
    “他吻了你沒有?”
    我的臉一直紅到耳根,無奈點了點頭。
    我像个罪犯似的都招了,她們倆個满意得笑了起來。
    “你吻他了没有?”這回輪到小玉進攻了。
    “我不敢……”
    “为什么不敢?”
    “我怕说我是狐狸精……”
    “你說,你是不是狐狸精?”
    這可把我問住了,我若說“不是”,她們倆個一定不依不饒,還會說出很多讓人難堪的話來,不如索性把罪名全部都攬下來,也省得她們費盡心機來擠兌我,到頭來還得逼我招認。我低着頭,小聲回答:“是。”
    “不錯!”麗娟笑起來,“我們環兒有進步,敢承認自己是狐貍精了!”她接着道,“你說,你是怎麽對他狐貍精的?讓我們也見識見識。”
    我赧然道:“我哪里會狐貍精,是你們逼問得緊,我不得已招認了。其實我是冤枉的,我敢說,我沒有拋過媚眼,沒有勾引過任何一個男人。我一個鄉下小村姑,哪里知道這些,求你們饒了我吧!”
    麗娟呵呵笑道:“剛才認罪態度還是很好的,怎麽馬上就翻供了呢?幸虧有我們二人在現場作證,你的口供是賴不掉的。你說你冤枉,那麽我問你,你整天在身后甩着一條大辮子是給誰看?不是吊男人的胃口是什麽?你這是遍地撒網,愿者上鈎。這就是狐貍精,而且是高明的狐貍精,色不迷人人自迷,你敢說不是?”
    我無言以對。羞愧得低下了頭,這下我是真的低頭認罪了。
    “可是話又說回來,不是隨便哪個看上你這條大辮子的男人都能為你買單,”麗娟又道,“他們不夠格。只有是成功男士、同時又是英俊少年的人才會有這種資格。李家大少爺剛好這兩個條件都具備,你的身價也會因他的追求而倍增。這條大辮子你就是開價一千萬,我敢肯定他也會毫不猶豫地買下來。遇到這麽強的攻勢,你還能不投降麽?你就應該迷住他,讓他丟不下,我們都為你高興,就怕你這時不狐貍精,你還遮掩什麽?可逮着這小子了,還不趕緊套牢他,別讓他跑了!”
    小玉也道:“麗娟姐說得對,就應該迷住他。如今時代不同了,狐貍精也不是壞說法了,你能迷住他,說明你有本事,還怕說是狐貍精?我不明白的是,當他吻你的時候,為什么麽你不乘機也吻他幾口,有機會不知道利用,不是吃虧了麽?”
    麗娟道:“這你就不明白了,環兒做得是對的。”小玉趕緊問道:“為什麽?”我也感到奇怪,我這個小傻瓜竟然還能糊里糊塗做對了事?
    麗娟道:“你們都知道男人威猛無比,實際上在他們脆弱的時候,却連一個小姑娘都不如。無論多魁偉的男子,隨便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都能輕易打倒他。你們信不信?不過這話題太大了,得先從男人的威猛說起。”
    小玉一聽來了興致:“我們還能打倒大男人?那可得好好學學,麗娟姐快說給我們聽。”
    麗娟道:“男人本質上就是個進攻型的動物,也就是狼性;女人則是防御型的動物,也就是羊性。男人遇見喜歡的女人,會表現出強烈的捕捉欲和占有欲──餓虎擒羊和弱肉強食;女人則表現為矜持、害羞、委屈和半推半就;女人的羊性表現得越充分,就越彰顯出男性的雄風,男人的虛榮就會得到越大的滿足。在熱戀時,男人主動吻女人被認為是天經地義,而女人主動吻男人則被認為是另類,會把男人嚇壞。因為根據慣性思維,主動示愛的一方是強者,被動承受的一方是弱者。男人被女人吻,心理會受到嚴重的挑戰,好像自己手脚被捆住,被人捉去,感到有成為別人獵物的屈辱。雖然這不是事實,可是却對男人造成了強烈的心理暗示,對他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女人成為男人的俘虜,女人會視為當然,并欣然接受。可男人成為女人的俘虜,却讓男人無法接受,社會輿論會因此岐視他,他的生存空間也會被壓縮。因此,女人最佳的選擇就是在男人面前示弱,做一隻本份的羊,做一隻溫順的羊,不挑戰男人的自尊,滿足男人脆弱的面子的需要。這不僅是禮讓,也更是生存智慧。你知道尊重男人最脆弱的部分,男人也會給你必要的回報,這是一種默契。無視這種默契的人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麗娟的話使我感到震驚,她怎麽會知道得這麽多呢?她簡直就是個妖婦,洞悉男人的一切,又洞悉女人的一切,她如此的精明,難道男人不會害怕麽?當然,也可能是我多慮,以她的智慧,在遇到男人的時候,肯定會把她的這些精明都隱藏起來,做一隻天真的小綿羊。她征服男人的本領,一定遠勝過一般的女子。她講的這些話,簡直就是做媳婦的啟蒙教材,也是做媳婦的戒條。她是在用現代語言詮釋女子的三從四德,這些束縛女子的枷鎖我們還得戴起來。以前是媽媽給我洗腦,我還可以用“代溝”來抵抗;現在居然是我的同齡人在給我洗腦,這使我不得不放棄了所有的抵抗,因為她說得太有道理了。我們戴上了這些枷鎖,社會就會封我們為淑女賢婦,我們太需要這樣的封號了!那我們就不能擺脫這些枷鎖的束縛,像戴首飾一樣,被它束縛,也被它美化。盡管這些首飾把我們的脖項、手脚都套住了,使我們只能循規蹈矩地行動,但我覺得這沒什麽不好,循規蹈矩地做個淑女賢婦甚至是女子一生追求的目標,我們有什么麽理由說不呢?
    “有這樣一個故事足以說明男人的脆弱是何等的不堪一擊。”麗娟回到了她要述說的主題。
    “我在S市有個表姐,她有個同學長得很漂亮,也是她們學校的校花,后來嫁給一個銀行的高管。那男人聽說是流美的博士,所以少年得意,剛剛三十歲出頭就做了一家銀行的高管。少年夫妻,自然有說不盡的恩愛。可那男人有個怪癖,就是每次做愛前都要把女人捆起來玩弄一番。那女子也很溫順,都依他。可是有一天,那女子對她丈夫說:‘老公,你捆我那麽多次,今天也讓我捆你一次好不好?’他丈夫當然同意。她就學她丈夫捆她的樣子,把他捆得結結實實,然后去抓他,揑他,撕咬他,演一回‘羊吃狼’的游戲。那男人被捆得動彈不得,就像一隻被困的老虎,沒奈何忍受着老婆施加的蹂躪,彼此角色變換的反差之大,使心理受到強烈的震撼,仿佛自己成了他人的獵物,一種被奴役的羞辱感涌上心頭,進而自卑、自責,懺悔,因為自己以前這樣侵犯過老婆多次,也就沒理由要求老婆停止對自己的侵犯,也不好討饒服輸,只好閉眼咬牙默默承受着。那女子看丈夫不再拚命翻滾掙扎了,怕他承受不起,趕緊給他鬆了綁。可當晚做愛時,男人的棒棒糖却硬不起來了,這可把她急壞了,又是按摩,又是捧到臉邊溫暖它,可就是不見效,次日趕快求醫問藥,也毫無效果,那女子大哭起來,跪在男人脚下道:‘我是個壞女人,壞女人!你為什麽不踢死我?還留着我這個禍害作什麽?’那男人倒也知理,安慰她道:‘這都是我自己不好,哪能怪你呢?讓我慢慢養着些,會好起來的。’可是幾天過去,仍然毫無影響。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