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我把奶奶送的玉鐲褪下來,連同伯父、伯母送的禮物一并交給他:“還是請你替我保管吧。”他露出疑惑的神色:“以前是我送的,也倒罷了,如今是奶奶和你未來的公婆送的禮物,意義非比尋常,你怎能不受呢?”
    我道:“奶奶和伯父伯母這份情,我自然得領,所以我當時收受了。可要我拿回家斷斷不可,婚姻大事要經過媽媽同意才成的。如果只是收受你的禮物,還只是一宗罪,要是媽媽知道我收受了奶奶、伯父伯母送的禮物,媽媽會說我私訂終身,就是兩宗罪,犯了一宗罪尚且要打個半死,若是二罪并罰,我還有得活麽?你若是嫌我死得慢,就讓我拿回去,明天就死給你看;若是可憐我,你就收起來,給我留條活路。”說着,我的眼圈又紅了。一山哥道:“那好吧,我就給你收着。”
    一山哥道:“環兒,你看,怎麽又說到不高興的地方來了?我們還是換個話題吧。”我只是低了頭,沒有說話。一山哥道:“環兒,你說我最喜歡你什么?”我想了想,搖搖頭。一山哥道:“實對你說吧,不怕你笑話,我最喜歡的就是你這條大辮子。你走路時,辮梢輕輕地擺來擺去,太美了!我就是被你這條大辮子迷住了!今天,我向你乞求,讓我玩玩你的大辮子吧!”我臉紅了,把頭背對着他:“你若喜歡,就……”我不敢說下去。但是我轉過身,已經把辮子獻給他了。他抓住我的辮子,時而緊握,時而輕撫,又把辮子舉到鼻邊猛嗅,道“好香!”然后又反覆把玩,沒個安靜時候,像個淘氣的小孩子。我感到有一股熱流,在全身流淌,我沒想到,我的這條辮子,竟使他如此的失魂落魄,以後我更要珍愛我的這條辮子,不祇是為了我,更是為了一山哥。
    他抓住我的辮根,用力往後一拉,把我拉倒在他的懷里,然後是一陣狂吻,我想掙脫他坐起來,可辮子被他緊緊捉住,我動彈不得。我說:“你揪住我的辮子了,我起不來了。”可他絲毫不理會我的話,又把我狂吻了好一會兒,才把手鬆開,讓我坐起來。
    一山哥道:“環兒,我差點忘了,我還有件禮物要送給你呢。”說着,他從抽屜里拿出一張紙來。我見上面寫的是──

            長辮仙子妙語──獻給環兒妹妹
            ……
 
   我問:“有沒有筆?”一山哥道:“有。”就把筆送到我手裡,道:“你要在上面寫什麽?”
    我把“獻給”兩字劃掉,在上面補了個“贈”字。我對他道:“我不過是個憨村姑,一個不懂事的小丫頭,哪受得了你的‘獻’呢?還是用‘贈’字合适些。”一山哥道:“環兒過謙了,好吧,都由你,請你往下看。”我看下面寫的是──

            長辮仙子妙語──贈環兒妹妹

            聽說 梳了長辮子
            有朝一日 會飛升為仙子
            溫馨的辮子 充滿着神秘
            那是美與精靈的化身

            聽說 有福氣的人 都要梳辮子
            梳了長辮子 就有福祉降臨
            聽說 機遇 總是睛青睞美神
            長辮子就是美神 梳辮子就有好運

    我看後,不禁低頭沉思,這詩寫得還真有些應驗,是我這條辮子給我帶來了好運,回想當初,還想狠心把辮子剪掉,這不是自殺麽?幸虧當初沒剪,不然……我不禁打了個寒颤。
    一山哥道:“喜不喜歡?”我低頭答道:“喜歡。那就讓我借哥哥的福,讓妹妹有個好運吧!”一山哥道:“妹妹一定會有好運的,奶奶不是說了,我以後的發跡,全靠你的福份麽!你就是我家的財神奶奶!以後还得仰仗你,保佑我们李家。奶奶不是說,不能讓你跑了麽?以後我要捉緊你,不許你跑掉!”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真有那麽好麽?”一山哥道:“奶奶说的,一定不会有错!”
    我對鏡子照了照,發現我的頭髪又被他搞亂了,就對一山哥道:“我又要梳頭了,你看我現在,蓬頭亂髪的,像是被人強暴過一樣,這個樣子,怎能回家見我媽?”他趕緊把梳子遞給我,道:“對不起,我就是強暴你的那個‘強姦犯’!”接着又道:“我剛剛知道,女孩兒嬌得像朵花兒,摸不得碰不得的,這回你梳好了頭,我可不敢再碰你了。”
    我解開辮子,把頭髪理順,一邊編辮子,一邊問他:“哥,我有件事不明白,你能告訴我麽?”他道:“什么事?凡是我知道的,一定告訴你。”
    我問:“哥,我看你媽好像是裹了小脚兒,我很詫異,他們這個年齡,哪還有裹脚的?”
    一山哥道:“是這樣,這是奶奶立下的規矩,說現在不管外面現在實行啥,外人怎麽做,只要做李家的媳婦就得裹脚,這是李家的規矩。奶奶是個很傳統的人,說女人一雙大脚片子是沒教養,沒規矩,裹了脚才會變得規矩起來。所以我媽剛過門第二天,奶奶就給她立了規矩,要她裹脚。起初,讓她做很多鞋,一雙比一雙小,每雙鞋都比原來的小兩分,以後,就要她把脚裹緊,穿那些一雙比一雙小的鞋。就這樣,每天催逼着、拘管着,經過這多年的苦熬,脚由七寸裹成了六寸,脚裹尖了,也瘦了許多。為了這雙脚,我媽吃了很多苦頭。”
    我聽了,不由得心中一緊,又問道:“你媽裹脚,該不會挨打吧?”
    他笑了笑:“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媽为人敦厚,可又笨嘴拙舌,不大會說話,奶奶不大待見她。我媽見了奶奶,好像老鼠見了貓,大氣都不敢出,總是畢恭畢敬、謹小慎微的樣子,好像很怕奶奶。”
    “你怕不怕奶奶?”
    “我才不怕呢。”他笑了,“奶奶最疼我了,從我記事起,大約是五六歲、七八歲的光景,奶奶就讓我和她一起睡,奶奶把好吃的東西都留給我吃,不讓我爸我媽打我一下。不過,奶奶也教育我,不是打罵教育,而是用她的慈祥、她的善良、她的愛心感化我。讓我感到不聽她話,就像是對不起她似的。有一次,我看她的小鞋很小,很好看,就拿來想穿到自己脚上,可是鞋太小,我穿不進。奶奶說:‘這可不是大小子做的事,穿女人的鞋子會被認為沒出息,遭外人笑話。男孩長大要做男子漢大丈夫,哪能扭扭揑揑學女人呢?男人有女人氣就沒出息,女人有男人氣就有出息;男人長大娶女人,管女人,女人長大被人娶,被人管,你說當男人好,還是當女人好?’你說,奶奶重男輕女的思想,還挺嚴重的,是不是?”
    我想,奶奶的話雖然粗,却是千百年來的事實,女人再強,強不過男人,最終還得被男人捉去做老婆,而且被捉之后,還很情愿,很慶幸。可是這話又不能說出口,所以,我一直低頭無語。
    “還有一回,奶奶在床上做針線,我就把奶奶的一雙小鞋偷出去玩,兩隻鞋都裝滿了沙子,奶奶要下地,找不到鞋子,就喊:‘小山子,把我的鞋拿哪兒去了?快給我拿回來!’我把裝滿沙子的小鞋拿給她,道‘奶奶給你鞋。’奶奶一見,舉手要打,我急急逃走了。聽到奶奶在里面自言自語道:‘這壞小子,知道欺負奶奶了。’其實,我是做了調皮搗蛋的事心虛才逃走,并不是怕奶奶打。我當時就是把自己伸給奶奶讓她打,奶奶也是下不了手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