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豈知一山哥根本不理會我突然冒出來的怪想法,他緊緊抓住我的手腕,不讓我逃脫,厲聲道:“你當這是兒戲,說散就散?這對得起奶奶麽?我不許你胡來,說好了的就不能變,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說着就強拉硬拽地拉着我往前走。我好象是一隻不聽話的羔羊,雖然極力想賴着往后退,却因力弱,被他拉得被迫向前滑,不幾步到了門口,一山哥稍作停留,小聲對我說:“環兒,馬上要見奶奶了,調整好心態,不要害怕,奶奶最喜歡你了。”
    我深深吸了幾口氣,頭腦好像清醒了些,現在,我知道不可能退回去了,只有硬着頭皮朝前走,我對一山哥道:“已經到了這地步,我只有豁出去了!”
    他拉着我穿過客廳,走進奶奶的臥室,便道:“奶奶,我把她捉來了!”我見一個頭髪花白的老人正盤腿坐在床上呢,我想,這就是奶奶了。還有一對中年夫婦坐在我對面不遠的地方,我想,那一定是一山哥的爹娘了。
    一山哥讓我面對着奶奶,道:“這是奶奶。”接着,六隻眼睛都把目光轉向了我,我難堪得低下了頭。
    祇聽得奶奶道:“一山這混小子,太不懂事了,說的什么話!人還能捉來?怎能這樣對待人家姑娘呢?你當是搶人呢?快放開她!別嚇着她!”接着又對我說:“姑娘,別怕,到我這兒來。”
    奶奶一副慈祥的面孔和我說話,我深深感動了,自從聽一山哥說奶奶喜歡我,我就把奶奶看成了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奶奶是最高的長輩,她一言九鼎,一錘定音,她定下了我,全家再無異議,這使我感恩終生。因為這關系到我的榮辱,我的生死。假如我不能嫁給李家,我就會死掉。正是:

            聞聲已識慈恩重,覿面方知眷顧深。


    如今,見到了奶奶,我的救世主!我百感交集,熱淚盈眶,不由得雙膝跪下,口稱:“奴家張氏翠環,拜見奶奶!祝奶奶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接着,我磕下頭去。一山哥又要我面對他爹娘,道:“這是我爸、我媽。”
    我沒敢起身,繼續跪着道:“奴家張氏翠環,拜見伯父伯母,愿伯父伯母萬福金安!”接着,又磕下頭去。
    奶奶道:“看,多好的孩子!快扶她起來!”一山爹媽也跟着道:“一山,你快扶她起來!”
    一山哥攙起我來,奶奶道:“讓她坐我這兒來,讓我好好看看。”
    我順從地脫鞋上床,跪向奶奶。奶奶道:“姑娘跪着多累呀!別太拘束了,還是隨便些的好,盤腿坐吧。”我這才盤腿坐在床上,低頭含羞不語。
    奶奶向前挪了挪,和我坐得很近很近。奶奶用手撫摸着我的頭髪和我的辮子,贊道:“好一條大辮子!”接著,捧着我的臉看了半天,又揑了揑我的胳膊,把我羞得無地自容。奶奶道:“這孩子有旺夫相,一山你可要好好待她。你以後的發跡,全靠她的福份。”停了一會兒,又揑了揑我的脚道,“脚秧也好。是個好孩子。”
    奶奶見我含着眼淚,問:“姑娘怎麽哭了?是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打他!”我連忙道:“不是,是奶奶對我恩重如山,我感動得流淚了。”
    奶奶對眾人道:“你們看,多好的孩子!知冷知暖,知恩知禮的,讓人好心疼。”奶奶說著,把自己手上的翠綠玉鐲從臂膊上脫下來,套在我的手上,道,“姑娘,你初來乍到的,就向我行這樣的大禮,讓我心不安,這隻鐲子就算作是見面禮吧!”我知道奶奶送東西是盛情難却、不能推托的,連忙說:“謝謝奶奶!”
    奶奶又把眼望着一山爹媽,示意他們也送我些見面禮,他們頓時侷促起來,因為事先沒準備,急切間難得備辦。一山哥見狀,忙對他們說:“爸、媽,你們等着,我拿給你們。”不一會兒,一山哥拿回了去S城買來的首飾,他把珍珠項練交給爸爸,把兩對耳環交給媽媽。開山爹媽把這些東西都送了我,我連忙一一謝過,愧受了。
    這時,我開始留心觀察屋裡的幾個長輩,奶奶是一雙小脚兒,大概三寸有餘、四寸不到吧,小脚兒裹得很瘦,很周正,一看就知道是個大家閨秀。我又轉過身看一山媽,她大概是六、七十年代的人吧,竟然也裹著一雙小脚兒,大約六寸左右,雖不如奶奶的小脚兒小,但也裹得周正,這使我大為詫異,奶奶是四十年代裹脚,這在當時很普通,可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也裹脚,這可是聞所未聞。可我又不便問,只好裝作沒看見。
    一山哥在一旁道:“奶奶的禮物是定孫媳婦的,爹媽的禮物是定兒媳婦的,環兒受了禮就是李家的媳婦了!快喊爹、娘啊!”
    我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該叫還是不該叫。尷尬間,還是奶奶為我解了圍:“一山,別混她!還沒到叫的時候呢!沒跟人家大人說,就把媳婦定下了,這不成了搶人了?這咋對得起親家?總得兩邊說好了,定了親,再叫她喊才是正理。孫媳婦我是定下了,這麽好的姑娘誰不喜歡?還能把她放跑了?可喜歡歸喜歡,辦事還得正經走手續。一山,以後不許你欺負她。”又對我說:“姑娘,以後他要是敢欺負你,你告訴我,我拿鞭子抽他!”我忙答道:“奶奶言重了,一山哥待我很好。”
    奶奶聽了,笑道:“你們看,剛才我直給這姑娘撐腰,可她却向着這混小子,可見他倆是一路的,我操的什麽心哪!這不成了老糊塗了!”說罷,呵呵的笑了起來。接着又道,“一山,你帶她到你屋里,說你們的悄悄話去,把你們拘在這里這半天,讓你們不自在。”奶奶又撫摸我的頭,“多好的姑娘!一看就讓人喜歡得不行。跟他去吧,說你們自己的私房話去。”
    一山哥示意我跟他走,我不敢,就轉過身看奶奶,奶奶也微笑着示意我跟他去。我這才輕輕下床,和奶奶、伯父、伯母道別,跟一山哥出來。
    出了後屋,一山哥問我:“你說奶奶好不好?”我含羞說了聲“好。”
    一山哥眉飛色舞起來:“環兒你看,我沒說謊吧?全村人里頭,奶奶就喜歡你一個人。”接着又道,“幸虧今天我沒有遷就你,把你強拉硬拽了去,不然,會誤了天大的好事,你說是不是?”我說:“我知道我有臨陣脫逃的毛病,所以提前給你打了預防針,讓你管住我,不許我胡來。哥的力氣真大,我拗不過你,像是被你逮着的羔羊,只得聽你擺佈。”一山哥略帶戲謔地問道:“你愿不愿意被我逮着?”
    這讓我怎麽回答呢?一山哥凈給我出難題,我若回答“愿意”,這不太肉麻了麽?我不成了“狐貍精”了麽!我不敢回答,可又不愿違背他的意思,躊躇半晌,才紅着臉,把頭微微點了兩下。
    一山哥來了興致,一把把我抱起來道:“小寶貝兒,怎麽就那麽撩撥人呢?我真想把你搶回家,吃了你!”
    他把我抱回他的房間,放回到椅子上。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