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今天,一山哥抱過我了,吻過我了,從這一天起,我認為他就是我的丈夫了,當然,現在還只是準丈夫。從這一天起,我也從一個大姑娘變成一個小婦人,當然也是準婦人。這使我興奮、使我激動,使我暗自驚喜,但同時也讓我有一種莫名的惆悵和若有所失,我再不能像以前做姑娘的時候那么驕傲自大、目中無人了,我的心已經被一山哥虜去了,但我情愿被虜,隨之將會被他占有我的全部,我以心相許,準丈夫就是真正的丈夫,準婦人就是真正的婦人。我愿無條件地服從我的丈夫,做他喜歡的任何事情。
    我們登車踏上了歸途。一山哥對我說:“環兒,今天時候還早,先到我家坐一會兒,順便吃過午飯再回家,好不好?”
    “不要吧,”我說,“這太麻煩了,讓人多不好意思呵!”
    “不會的,”一山哥笑對我說,“我家早就盼望有這麽一天了。”
    “你早就安排好了的?”
    “是這樣,環兒,你聽我說,”一山哥陪着笑臉,“我家老早就想給我提親,特別是我奶奶,催得更急,可都被我婉言拒絕了,我說我要自己找。奶奶問:‘莫非你已經找好了?’我說,‘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呢,等找好了,就把她領回來給您看看。’奶奶就記住了我這句話,隔不幾天,就問我一回,可我又無法回答,就這么一直拖着。如今,你看我找好了吧?為什麽不能領給老人家看看?這也算是盡了我們一份孝心,你說不是麽?”
    “那就更不能去了,我怕。”我說。
    “有什麽可怕的?凡事有我呢。”一山哥說。
    “我怕萬一進了你家,你家不喜歡我,我的臉往哪兒擱啊?”
    “這哪兒會啊?奶奶平時談到村里的人,第一個就談到你,夸你是個孝女,心地善良,模樣又好,不知誰家有福氣能把你娶回家。今天我有幸得到你的眷顧,還不該趕快把這個喜訊告訴奶奶?奶奶見了你,肯定會十分驚喜!我求你幫我這一回。”說着,他把車停了,不住地向我作揖,懇求着。“環兒,我求你了!” 
    我沒主意了,不知道該怎麽回答,“我不。”我把臉轉過去背對他,“這是你是蓄謀已久的,刻意安排好了的,給我下的套,讓我鑽。我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叫我怎麽去?”
    無論他怎樣打躬作揖,我就是不理他。他長嘆了一聲,把頭埋在方向盤里。我有些動搖了,心想,我不該這麽難為他。可是,我已經嘴硬了半天了,沒個台階可下。
    突然,他抬起頭來,“環兒,今天你不去也得去,不去,就把你捆了也要去!”他突然語氣強硬起來。但我看得出來,他這是裝的。
    我說:“你捆吧。”說着,就把兩手背過來,讓他捆。
    他把我兩隻手捉住,不停地撫摸揉搓,像是自言自語:“這雙白嫩的小手,要是被小繩一捆,勒出一道道的血印子,多讓人心疼啊!怪可憐見的,這不成了焚琴煮鶴了麽!實在是罪過,我可下不了手。”說畢,他把我的手轻轻放回来,又摟着我狂吻。最後,他又懇求說:“環兒,別鬧了,就答應我這一回吧,以後不管有什麽事,我一定事先和你商量。今天你跟我去,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料定你絕對不會受委屈,你會給我全家帶來驚喜!因為他們知道,能把你娶到手,會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你是滄海中的一顆明珠,是高聳於懸崖峭壁之上的、可望而不可及的一株靈芝,是高貴無比的純潔女神,我家會因擁有你而蓬蓽生輝!你會得到全家一致的熱烈歡迎。請相信我不會騙你的。”
    我知道他并不善言辭,他說的這些話肯定是事先備了課的。我知道他說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哄着我去他家。可是,這不正是我企盼已久的事麽!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祇有得到公婆的接納,才能成為他家的媳婦,這是我必須要過的一關。我可不能再裝清高,把這事弄砸了!我一定要讓他的“陰謀”得逞!
    我說:“你這不是臊我麽!這些封號我當得起麽!奴家盡管愚昧,還不至於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地步吧?夫君是奴家的所天,夫君有命,奴家豈有不從之理!”
    一山哥頓時歡喜起来,抱着我說:“我就知道,我們的環兒善解人意,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哥,常言道,醜媳婦總要見公婆,今天我就依你的話,不揣醜陋去見公婆,可是你得教我。”我說。
    “環兒這么聰明,還用教麽?到時見了誰,我自然會給你介紹的。包你鬧不出笑話來的。”
    “不是這些,我是說,你家是很講禮數的,我應該用什么禮數見他們,你得教我。比如,是鞠躬、襝衽萬福,還是跪拜;還有,見面應該說什么,是應該說‘奴家張氏翠環拜見奶奶’,還是說‘翠環給奶奶請安’?”
    一山哥道:“你這可把我問住了,我在家裡又沒見過媳婦拜公婆,我怎麽能知道?我只知道,只有過年時,爸爸、媽媽才會向奶奶跪拜行禮,平時就沒什么講究了。”
    “那我就跪拜吧,第一次見公婆,總得恭敬些、莊重些。總以不失禮為好。”
    “那就委屈環兒了!”一山哥算是認可我的話,語中不免含憐惜意。
    “晚輩向長輩行禮,天經地義,怎能說是委屈呢?”我答道。
    “環兒可以做我的先生了,”一山哥贊道,“這些都是你媽調教出來的吧?”
    “嗯。”我回答。
    “環兒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見我奶奶、我爹媽的了?”他問。
    “夫命難違,就算準備不好也得去,你說是不是?”我回答道。
    “太謝謝環兒了!我發誓:今生今世,開一山絕不有負環兒!”
    “夫君言重了,夫君恩深似海,奴家不敢當。”我答道。
    車子重新啟動,一山哥志得意滿地駛向歸途。他要帶着他的獵物、他的戰利品、他的俘虜回家,獻俘於奶奶和爹娘面前。我就是他的獵物、他的戰利品、他的俘虜。他在小樹林裡把我俘獲,連同我的芳心也一起被他虜去。既然被他捉住,也只能俯首聽命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