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第一次聽說女兒家身上還有這麽多的名堂,我不禁暗暗吃驚。學校從來不講這些,也沒人議論這些,如果沒有媽媽的這些“私房話”,我不知會蒙昧糊涂到什么時候。
    “以西方文明為主的現代社會,認為男人的所謂‘處女情結’是男權社會的產物,是對女性的無理苛求,觀念陳腐而庸俗。然而,不幸的是,我們今天所處的社會仍然是形形色色被粉飾的男權社會,女人無法逃脫男權的統治。世界由強者統治,由強者規定秩序,從弱者的生存智慧來看,最好的對策就是服從。現代社會改變不了男強女弱的態勢,也就無法根除傳統觀念。這就是雖然到了今天,傳統觀念依然十分強大的原因。不遵守這個秩序的女人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這就是我們現今面對的社會。”
    我駭然了,在這以前,我始終認為,媽媽只是一個普通的農婦,沒想到媽媽會有這麽多的高論。如果媽媽生在上層家庭,她完全有能力做一個政治家,遺憾的是,媽媽生在最底層,這些知識全然派不上用場,只能做一名卑微的農婦。這是媽媽的悲哀。
    我又想到了媽媽對我的調教。以前我對媽媽給我規定的諸多戒條絕對服從,只代表我對媽媽的愛和尊敬,却并不認可那些戒條有多少合理性。我總是認為媽媽的觀念陳腐、守舊,不合時宜,與現今主流社會的觀念格格不入。現在我終于明白了,現今所謂主流社會的觀念,大都是官樣文章,外表光鮮,實際却不能實行。在民間真正行得通的,還是傳統觀念。由此看來,媽媽給我規定的各種戒條竟然條條有理。我不由得佩服媽媽的先見之明,再不敢對媽媽的調教萌生叛逆了。
    媽媽又說:“越是富豪人家,傳統觀念就越是根深蒂固,規矩就越多。你既有可能嫁入這樣的人家,就得事先了解這些清規戒律,進行一次再學習。《女四書》就是這樣的教材,它把女人調教得沉靜端莊,溫柔恭順,這才是大家風範。平心而論,這種教育沒什麽不好,這是在培養高尚的品行,也是做為一個淑女賢婦的最高境界,從而被社會承認、被社會贊賞。貴為后妃之師的班昭,她的名氣比她丈夫曹壽大得多了,世人只知有班昭,不知有曹壽。可是班昭講自己嫁到曹家,仍然謙稱是‘執箕帚於曹氏’,小心翼翼、安份守己地做曹家的媳婦,而且四十年來,‘戰戰競競,常懼黜辱’,可見,生活在具有深厚傳統觀念的大家庭裡,是何等的不易。”
    我聽後,對媽媽道:“媽,您說到這兒,我想起來了,《紅樓夢》裡,薛姨媽在談到給寶釵定親時,問寶釵愿不愿意,寶釵反正色的對母親道,‘媽媽這話說錯了。女孩兒家的事情是父母做主的。如今我父親没了,媽媽應該做主的,再不然問哥哥。怎麽問起我來?’當時我還以為寶釵在做作,現在才明白,只有這樣回答,才符合淑女規範。”說到這裡,我不由自主地倒在媽媽懷裡,“以後女兒的婚姻大事,也聽憑媽做主,媽媽為女兒操心的事,必然事事周全,女兒沒有不服從的道理。”
    “好孩子,難得你有這份孝心,媽一定精心為你打算。”媽媽輕輕撫摸着我的頭道。“可是,”接着,媽媽話題一轉,“環兒,有件事總讓我放心不下……這……”
    “媽有什么話儘管對女兒說,這麽吞吞吐吐做什麽,”我說,“女兒有什麽事做得不好,請媽媽教訓就是了。過去我常常背地裡報怨媽媽管得多,管得嚴,現在我知道了,媽媽管得對,都是為了我好,以後我再不敢對媽媽的調教心懷不滿了。”
    媽媽道:“環兒,難得你能這么懂事,媽就放心了。媽媽索性挑明了和你說吧。”
    “當前社會風氣很不好,男男女女天天混在一起沒個約束,偏偏女孩兒又是不設防的,這只對男人有利,對女孩兒不利。社會上壞人多,很多不諳事的女孩兒上當受騙,失了貞操,壞了名譽,今天和這個上床,明天又和那個未婚先孕,什么丟人現眼的事都做得出,好人家哪會要這種人?這些女孩兒自己不知道尊重,把一生的幸福都斷送了。”
    “為了防備萬一,防止這些不幸的事情發生,”媽媽加重了語氣,“媽想給你立個更嚴厲的規矩,把你的貞操牢牢守護起來,不讓外人有一點可乘之機。你愿意麽?”說完,用兩眼望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知道媽媽這話的意思就是等待我做出肯定的回答。我哪能拗着媽媽的意思來,當然回答:“我愿意。”
    “這很好,”媽媽很鄭重地說,“媽想把你鎖起來。”
    我疑惑地問:“媽媽是想把我鎖在家里,不讓我出去了麽?”
    “哪能呢?”媽媽說,“把個大活人天天鎖在家里,還不把人鎖死、鎖出毛病來?媽是說,要把你的下身鎖起來。”
    我一下什麽都明白了,心裡不禁打了個寒顫。媽媽怎麽想出這麽嚴厲的辦法收拾我?這辦法嚴厲得大大超出我的意外。我連忙跪到媽媽的脚下,緊緊抱住媽媽的腿:“媽,以後我一定事事聽您的話,上學、放學都和同學一道去一道回;在路上不和任何生人說話;在假期,沒有媽媽的命令,我哪兒也不去,要去就和媽媽一起去,這還不行麽?要是上了鎖,讓別人知道了,多難為情啊!”我含淚哀求着。
    可媽媽絲毫不肯讓步,她掙脫我的手,從床上坐到床邊的椅子上,望着跪在地上的我,語氣變得和緩了些:“環兒,不是媽媽狠心,是社會充滿了危險,太不安全。就算我一天到晚能跟着你,再加上你開山哥,可你能保證在路上不會突然出現七八個壞人,把你媽和開山哥打倒,把你劫了去?等把你劫到沒有人煙的地方,壞了你,你還有什么臉見人?這是你最後的防線,它關系到你一生的幸福和榮辱,所以,不能不下狠心,想個萬全之策。”
    我跪在地上,低聲啜泣着,沒有回答。
    媽媽又說:“環兒,自你爹走后,我們成了弱女寡母,再沒有人保護我們了,我的心天天懸着,就是怕有一天,萬一你出個什么好歹,不光你沒臉活下去,做媽的也活不成了。你的身子一天不設防,媽就一天不安寧。環兒你就從了吧!都是媽不好,讓你委屈了,算媽求你了!以後你才會知道媽的苦心。”
    我依舊低頭啜泣,不肯答應。
    媽媽見狀,也不禁凄然,半晌無言,也輕輕地啜泣起來。
    突然,媽媽站起來,在我面前跪下,把頭拜下去,道:“環兒,媽求你了!”
    我被這突然出現的場面驚呆了!連忙把媽媽抱起來,“媽,快起來,您這是做什么?不是置女兒于不孝麽?女兒從了還不行麽?”
    媽媽把頭轉過去,不停地悄悄地拭淚,道:“環兒,你起個誓。”
    現在輪到我難堪了!媽媽用哀兵粉碎了我最后的抵抗,看來,媽媽是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我已經答應了媽媽,不能反悔了!我只得發誓道:

    女兒張氏翠環,愿聽從媽媽嚴加管束,絕不反悔,絕不背叛。如有背叛,天地不容!

    媽媽聽了,這才把我扶起來,流淚道:“那就委屈環兒了,別怪媽心狠。媽也是百般無奈,才出此下策……”
    稍後,媽媽從后屋搬來了爸爸生前坐的藤椅,還拿來幾條繩子放在我面前,我一看就明白了。問:“媽,這就開始收拾我麽?”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