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小玉見麗娟有些掃興,就想換個話題,改變一下氣氛,遂對大家道:“你們都有了高跟鞋沒有?我上星期天買

了一雙,細高跟的,跟高12厘米,穿上真夠刺激。”
麗娟道:“早就買了,不過一直不大穿。主要是沒有水泥路面供你展示,土路到處坑坑窪窪,讓你東倒西歪的,凈出洋相,沒有一點兒好處,又容易崴脚,什麽時候柏油路修到咱家門口就好了。”
小玉道:“這倒是。不過,到底還是有高跟鞋的好,既使穿不出來,在家中自我欣賞一下,也覺得過癮。”
現在的小女孩真是早熟的可以,還祇十三、四歲,剛剛長出個人樣兒的雛形來,就想做十七、八的大姑娘的事了,這也是信息時代的一個特色吧。
我沒有買高跟鞋,這倒并不是因為家裡窮,買不起高檔的,還買不起低檔的?高跟鞋在現今的社會早已是司空見慣,哪家的女孩子沒有幾雙高跟鞋?我沒有買的原因之一是學校不讓學生穿高跟鞋上學,說這會影響未成年人的發育。學校是學習知識的場所,不是爭奇鬥妍之地,學校的初衷原是不錯的。可是,哪個女孩不愛美?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電視上每一個畫面對你都是不小的誘惑。我們這些女孩就像是禁錮在伊甸園中的夏娃,天天都有摘食禁果的欲望和沖動,這是無足怪的。
但是,摘食了禁果就一定好麽?我查過很多資料,對高跟鞋也算有了相當的了解。高跟鞋早就成了我們生活時尚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却沒人能夠理智地權衡高跟鞋的利弊,也就無法抵禦高跟鞋的誘惑。一個女孩,一旦穿上了高跟鞋,立時就感覺青春勃發,風情萬種。高跟鞋改變了女孩的站姿和步態。穿上高跟鞋以後,使人感到欣喜的是:身體的高度得到了增加,身材變得頎長而挺拔。同時又迫使她必須挺胸收腹以適應身體重心的改變。鞋跟越高,這種改變就越夸張。每邁一步,腰身与臀部的動態曲线就會随着身體的擺動生出無限風情,因而顯得裊裊婷婷、婀娜多姿,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性感”,這正是女人引為驕傲和男人為之痴迷的原因。
但是,高跟鞋的弊端也是顯而易見的。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脚趾、足踝和小腿的高度緊張,使人時刻處在危險之中,走路必須十分小心,因為隨時有崴脚、摔跤、關節扭傷的可能。然而就是這樣,還有人組織穿高跟鞋賽跑,竟還有眾多的女子參加。這無疑是使本來已經舉步維艱的情況雪上加霜,說這種競賽是“作死”也毫不過份。
在互聯網上見過一個視頻,說的是一個穿緊身裙的西方女子,裙長長度到膝,大大限制了她的邁步,可她却穿着高跟鞋,還要上樓梯,你根本想不到她是怎樣上去的。到了要上樓梯時,她把身子側過來,前腿用僅能邁出的小步踏上一個台階,緊接着,後腿跟着側身踏上來,然後再上一個台階,就這樣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地邁上來。這樣的上樓梯方法,不如說是表演更恰當些。人們就愛看這種噱頭。
至於穿高跟鞋的明星或模特摔跤的視頻,互聯網上更是屢見不鮮。鞋跟越高、鞋跟越細,摔得越狠。然而看客們却無不報以哄笑或喝彩,大概認為是摔得好,有看頭吧。所以,這些摔跤的鏡頭都被人們精心地收集起來。這種幸災樂禍的心態其實正說明了人們對追逐虛榮的嘲笑,認為這是追逐虛榮的報應。可是明星和模特們却依然樂此不疲,或許這是職業的需要吧。
所以,有人說:女人的墮落是從高跟鞋開始的。因為穿着高跟鞋就不方便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她們祇好打私家車的主意。高跟鞋就是这样的一种东西,它的发明基本上是男權社會的一个陰謀,除了使女人看上去更性感以外,它实際没有任何實用價值,而且女人穿上它後不能跑,不能快步走,不能做保持平衡以外的一切事。这和中国以前的纏足没什么本質區别,區别祇在於東西方審美觀的不同。
其實,上述所說的這些穿高跟鞋的危害還算是輕的,也不會引起人們的注意。為了美,人們可以不懼崴脚和摔跤,而且在全身慣注的情況下走路,崴脚和摔跤的發生率也不是很高,所以穿高跟鞋的危險被大大忽略了。可是,高跟鞋的危害遠不止這些。它的最大隱患是傷害到了脊柱,高跟鞋使人的重心過度前移,脊柱的彎曲增大,腰椎和頸椎受力點集中到一個很小的點上,壓力就會成倍地增加,久而久之,造成椎骨的損傷,最終導致頸椎病和腰椎病的發生。輕者是長期忍受腰頸疼痛的折磨,重者則和癱瘓沒有多大區別,這個後果是災難性的。了解了這一點,盡量少穿或不穿高跟鞋才是為以后健康着想的明智之舉。我們不能為了暫時的虛榮而犧牲長久的健康,高跟鞋不值得我們為之付出這麽大的代價。時尚不一定有道理,跟風時尚往往使人陷入誤區,高跟鞋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的例子。
正在我思考這些高跟鞋的利弊的時候,小玉見我不說話,就回過頭來問我:“你有沒有高跟鞋?”
我說:“我沒有買,學校不是不讓穿麽?說是影響未成年人發育?”
小玉道:“學校說的凈是些死教條,你也信?有用的社會知識他們從來不告訴你的。”
麗娟也道:“說白了,學校搞的就是一套應試教育,他們根本不管你的實際需要,上初中是為了上高中,上高中是為了參加高考,等考完了,書本就丟了,什麽也都忘了,學來學去,祇是作為升學的一個敲門磚,因為那些知識根本就沒多大用處。學校沒有向學生傳授社會知識的義務,他們也沒有這個興趣,他們祇是照本宣科,應付差事,到時拿工資而已,社會知識還得靠自己去積累。”
看來,麗娟她們早就有了成見,對學校刻板式的教育和思想禁錮甚是不以為然,想沖破一切束縛和禁錮,自由自在的飛翔。想法固然好,說得也不無道理,可未必有什么成效。因為,摒棄舊制度,又要建一個全新的制度,這可不是說做就能做的,對於我們這些位卑言輕的人來說,更是如此。或許,她們也僅僅是發發牢騷而已。這不是我感興趣的內容,大家聊着也無趣,又說了不一會兒,就散了。
媽媽回來後,我問媽媽:“媽媽,你看,我梳了蜈蚣辮兒,好看不?”媽媽說:“好看,誰給你梳的?”我說是同學麗娟。媽媽仔細看了看,道:“編這個也不難,只是編起來麻煩一些。不過,倒是好看了許多。”“但是,”媽媽又說,“以後可不許打扮成這個樣子去學校。”我問:“為什么?”媽媽道:“環兒,這樣做,把心思都用在打扮上,會耽誤了學業;再有,女兒家打扮得扎眼,會招蜂引蝶,惹來很多麻煩。如果被壞人盯上,找機會把你誘到遠處壞了你,你是死還是活?我不讓你去同學家,為的就是防着這些。女兒家本份就是要謙虛、文靜、低調做人,不張揚,放學要趕快回家,不要和外人搭訕。回家要守閨訓,沒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這樣的女孩兒才會被人敬重,被人喜歡。以後才能嫁到好人家。”我一聽“嫁人”二字,心裡就不是滋味,道:“媽,好好的嫁什么人呢?不嫁人不行麽?”媽媽道:“凈說孩子話,女兒大了哪有不嫁人的,憑她是誰,早晚都有這一天,就是皇帝的女兒也不例外。”
我無語了。
媽媽這話,讓我思量了很久很久,事情真的是這樣麽?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