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公公把香花儿姐领进了书房,我也随着跟了进去,公公怕再有别人进来,随手就把门插上了。
“香花姐,你快说,国良他现在在哪儿啊?他还好吗?”
一听说国良有消息了,我迫不及待的拉住香花儿姐就问。公公看了我一眼说:
“来祥他妈,你也太着急了,先叫你姐姐坐下喘口气儿,喝口水儿。一看她样子我就知道,国良平安无事。”
公公不愧是中医大夫,“望闻问切”四诊中的头一项就是“望诊”,所以他一看香花儿姐的神态就猜到了,国良一定平安无事,这样一来,我也就把心放了下来。这也不能怪我鲁莽,因为国良毕竟是我最亲近的人啊!我怀里抱着孩子不方便,公公亲手给香花儿姐倒了一碗茶水。
香花儿姐这时候比我还着急;
“凤仙,我的枪呢?”
我从怀里把那个物件儿掏了出来,递给了她,香花姐把枪别在了腰里。
“姑娘,你还真带着枪哪!刚才可是太悬了!快告诉我,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啦?”
“大叔您别害怕,事情是这样的。现在的形势我想您也知道,卢沟桥二十九军退却之后,日本鬼子很快就占领了北平,八路军挺进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国良被组织上派到阜平县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学习去了,他算好了今天是他儿子满月的日子,可是自己回不来,叫我来给家里报个平安。”
她喝了一口水接着说:
“就在我快要进镇子的时候,正碰上了一帮子保卫团在寨门口搜查生人,我怕他们搜查我,就跟着一群卖菜的人往里挤,他们叫我站住,要搜查我,我连忙就跑,他们在后边追,我回手打了他们一枪,把那几个家伙吓趴下了,我就趁机跑到这儿来了。”

说着她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银质的长命锁:
“这是国良给孩子买的礼物,让我给带给你们,叫你们放心。”
“哎!国将不存,何以家为呀!姑娘,你告诉国良,叫他安心学习,学出了本事狠狠的打小鬼子!精忠报国!”
香花儿姐又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水。
“来,好孩子,叫大姨抱抱。”
“你轻着点儿,你腰里那个家伙别硌坏了我的宝贝儿。”
“呦呦呦,你瞧啊,到底是大家门儿出来的小姐,你这不是刚生了这一个吗?我都俩了,比你会侍弄孩子。”
“他大姨,你还没吃饭吧?”
“是啊,我还真饿了。”
“你到了这里就算是到家了,我给你端饭去。”
“爸爸,您抱着孩子,我去吧。”
“好吧。”
“他大姨,外面人多嘴杂,你就在这屋里吃吧,先不要出去。”
“那好吧。”
刚出了门,就看见爸爸叫我,
“爸爸,什么事啊?”
“我看刚才那个女的好像是香花儿,她怎么到这儿来啦?”
“你先回屋去,等一会儿我再跟您说。”
我给香花儿姐盛了一大碗饭,还端来了一盘子四喜丸子和一盘子酱猪肉,给她把茶壶倒满水。
“香花儿姐,我爸爸妈妈他们看见你来了,叫我过去问问,你先吃饭,我说话就回来。”
“好,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了。”
“他大姨,我也出去一下,你可千万不要出去呀!”
“大叔,您去忙吧。”
我从公公手里接过孩子,小家伙儿这时候已经睡着了。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我把孩子放在了炕上,妈妈迫不及待地问我:
“凤仙,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我把事情的前后简略的说了一遍,但是有关于香花儿姐他们共产党的事,我则一个字也没提。国良跟我说过,这些事情要严格保密,也就是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儿。
“香花儿来啦?你把她叫过来,就说我想她了。这孩子自从出了门子之后,我好几年没见着她了。”
我回到了书房里,这时候香花姐一碗饭已经吃完了。
“香花儿姐,我再去给你盛一碗吧。”
“不吃了,吃饱了。我该走了,你把大叔叫过来,我跟他告个别。”
我出去到堂屋里去叫公公,他老人家正和婆婆说国良的事呢。
“爸爸,香花儿姐要走,叫您过去一下。”
“走?那怎么行啊?外面保卫团搜查还没完呢!”
公公来到了书房。
“他大姨,你现在不能走啊,那群王八羔子还在搜查呢!你先在这儿住一宿,等明天风声儿过去了你再走吧。”
“不行啊,大叔。这都后半晌儿了,我要是今天不回去,山上的同志们会担心的。”
“那我叫人去套车,我的亲家今天也要回去,你就和他们一起走,我去送你们出镇子。”
“那也好,我也正想看看大叔和婶子他们呢。”
“来祥他妈,你去给你姐姐找一身衣裳换上,保卫团就认准了她的这身衣裳了,要不出去了说不定还会有麻烦。别找太新的,要不太扎眼。”
我回到房间里给香花儿找来了一身我的衣裳,顺便跟爸爸妈妈说了一下,香花儿姐和他们一起回去。
来到书房里,我叫香花儿姐把衣裳换上。香花儿姐虽然说比我大两岁,可是我们姐儿俩的身量差不多,她穿上我的衣裳还挺合适的。
这时候公公已经找人套好了车,我们这里没有轿车,就是一辆大马车,上面支一个苇席的棚子,在车上铺一张苇席,人直接坐在车上就行了。这种大车既可以载人,也可以拉货,是我们这里一种主要的交通运输工具。
爸爸、妈妈她们从我的屋里出来,香花儿姐也走出了书房,见了面不免又是一番絮叨。公公说:
“亲家,对不住你们了,今天大喜的日子,可惜叫那帮王八蛋给冲了。我送你们出镇子,就只当是赔礼了!”
“亲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可客气的呀?你们家里正是忙的时候,就甭送了吧?”
“我还是去送送吧,那帮兔崽子可能会找你们麻烦,不把你们送出镇子,我不放心哪!”
爸爸、妈妈、二叔、婶子、弟弟、妹妹还有香花儿姐都上了车,公公叫香花儿姐坐在最里面,她跨在车辕子上,婆婆、叔公、婶婆还有我,一直把他们送到了大门外,直到大车走远了才回去。
从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坐卧不宁,心里为香花儿姐担心,眼睛一直看着大门口,希望公公能够早一点儿回来。
过了好半天,公公回来了,我赶忙迎上前去:
“爸爸,还顺利吗?”
“顺利,保卫团正镇子口上检查呢,别人不查,专门搜查那些穿蓝地白花袄的女人。他们见了我还真给面子,探头往车里看了看,见没有穿那种衣裳的,就没有搜查,直接放他们走了”。听了公公的话,我才算踏实了,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