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二十八、办满月酒 

日子过得可真快,转眼之间孩子就要满月了。俗话说“生儿好比爬血山,满月才过鬼门关”,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算是闯过了坐月子的这一关,结束了“监牢狱”的生活。自从生下了孩子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也没出过这个屋子,吃饭、喝水都是婆婆和王妈给我送,拉屎、撒尿也就在这个屋子里,再加上孩子的屎尿,那股子味儿啊就别提了。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孩子抓屎擦尿,喂奶、拍他睡觉。连个跟我说话儿的人都没有,烦闷死了。这暗房里窗户也不让开,门也不要让开,可把我给憋闷坏了。这回总算是熬出来了,明天我就可以走出这间憋闷了一个月的屋子,到外面去见见真风儿了。
    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小子的满月是提前一天办,丫头的满月才是满了一个月的时候办。刘家是镇子里有头有脸的人家,小来祥又是家里的长房长孙,所以婆婆说,小来祥的满月是一定要大办的,从前好几天之前家里就开始筹备这件事了。
    明天孩子就满月了,来的亲友一定少不了,我也可以出去见人了,所以今天我要好好的洗上一洗,不管婆婆同不同意,反正我是不能带着一身骚臭味儿去见外人。我虽然没有洁癖,但是也还算是个爱干净的女人,这大概是从小受婶子的影响太大了的缘故吧?其实我的这种想法是多余的,孩子明天就满月了,产妇在这个时候洗一洗身上的污垢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会对身体产生什么不良影响的,所以伺候我的王妈也没有提出异议。
    我叫王妈打来了一桶热水,然后插好了门,叫王妈给我看着孩子,我好洗洗澡。虽说是小家伙这时候睡得正香呢,可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啊?他要是醒了一哭闹,我还怎么洗呀?因为他是我的心甘宝贝儿,我见不得孩子哭,怕他受委屈。他奶奶更见不得孩子哭闹,都说隔辈儿人更亲,这话一点儿也不假,一听见孩子的哭声,她就会连忙往我屋里跑,看看是不是孩子饿了,是不是拉屎了,尿尿了,她最担心就是孩子尿湿了的裓子,我没有及时的换下来,说这样会把孩子的小屁屁湮红了的,那样他就会又疼又痒,很难受的。
    我脱光了衣服,坐在小凳上洗了起来。一个月没洗澡了,身上好难受啊!虽说是整天的在炕上滚,身上没有什么泥,可是由于天气太热,这个屋子里又不通风,我每天都要出好多汗,那股子味道实在难闻,真叫人受不了,不好好的洗洗行吗?我洗了头发,又洗了身上,浑身上下洗了个遍。啊!好舒服啊!这身上就像是卸去了千斤重担似的那么的轻松。
    “王妈,你再去给我弄点热水吧,这水不够用了,我要泡泡脚。”
    “你要泡脚啊?暖壶里的水都是新灌上的,你先使暖壶里的水吧,等你洗完了我再去灌。”
    王妈把盆子里的水倒在脏水桶里,从桌子上拿起暖壶来在盆子里倒了半盆子热水,又兑上点儿凉水,我又把浑身上下用清水冲洗了一遍。最后又叫她从暖壶里给我倒了半盆子热水,这一回我准备好好的泡泡自己的这两只脚了,一个月没洗脚了,两只脚都变臭了。
    “王妈,你打开那个箱子,在底下角上有一个小布口袋,你给我拿出来。”
    “凤仙(从我过了门之后,就一直不让下人们管我叫少奶奶,难听死了,就让他们直接叫我的名字),这是什么东西呀?香味儿真浓。”
    “这是我们那儿凤凰山上野生的玫瑰花儿,每年我们家都上山去采一些回来,阴干了之后,放在箱子里熏衣裳用。年轻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喜欢用它泡水洗脚,泡裹脚布,这两只脚啊,能香上好几天哪!”
    我从小布口袋里抓了一把花瓣放到了热水盆子里,然后叫王妈再把小口袋给我放回箱子里去,时间不大,整个屋子就都充满了玫瑰花儿的香气。我把两只脚放进了盆子里泡着,真舒服啊!用玫瑰花儿水泡脚,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这种快乐是一般的人所想象不到的。这时候我不禁想起了在出嫁的时候自己泡脚的情形,不由得“噗哧”一下乐出了声儿来。这日子过的可真快呀!一晃我从一个大姑娘变成了小媳妇,现在又有了孩子,当了妈妈,从小媳妇变成了一个老娘儿们了。
    泡完了脚,我坐在炕头上开始拾掇自己的两只脚。这些天我一直也没有出过这个屋子,由于活动少,脚上就不会有硬皮、老茧、鸡眼、脚垫什么的,两只脚和以前相比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那么的白嫩秀气,只是趾甲有点儿长了。我先用剪子剪短,又用修脚刀修理整齐,最后又用小锉刀把趾甲的边角都打磨圆滑、光亮为止。国良没在家,我就不染趾甲了,弄得那么漂亮给谁看去呀?因为它只是属于国良一个人的。我打开炕柜,从里面拿出来两卷雪白的裹脚布,细心的把脚裹好,穿上袜子,又换上了一双绿色的绣鞋。这双小鞋是绿缎子面的,沿着红色的鞋口,上面绣着红色的小花儿,特别的好看,就像是小红花儿开在了绿草地上一样。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花样儿了。俗话说“好马配好鞍”,我的这两只纤细的小脚,再穿上这双漂亮的小鞋,可谓是相得益彰了。我欣赏着自己的两只小脚,这时候王妈也注视着我的两只脚:
    “凤仙,你的脚真好看。”
    可能是刚才自己裹脚的时候缠得紧了一点儿,也可能是泡脚的时候水太烫了的缘故,这时候我觉得两只脚有点儿发麻,就对王妈说:
    “王妈,我的两只脚有点儿发麻,你给我攥攥好吗?”
    王妈伸手把我的两只脚攥在了手里,一只手攥一只,松一下紧一下的给我做起了按摩来。好舒服啊!我靠在被窝垛上闭上了眼睛,尽情地享受着。好久没有尝到这种滋味儿了,恍惚之间我觉得是国良在攥我的脚,我们两个赤身裸体,他攥着我的两只脚尽情地玩弄着,弄得我心神荡漾,就像驾着云一样,舒服极了,下边也有点儿控制不住了,连内裤都湿了。这时候我只觉得身上一顿燥热,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奶子,竟然哼哼出声儿来了。
    “凤仙,你怎么了?”
    王妈的叫声把我惊醒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太失态了,脸刷的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儿:
    “没什么,我刚才作了个梦。”
    王妈是过来人,她什么不懂啊?一看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唉,国良少爷从那天走了之后,到现在有二十多天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呀?眼看孩子就要满月了。我在你们家里干了十好几年了,国良是我从小看着他长起来的,那可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我想他一定在外面有要紧的事脱离不开,要不他是不会扔下你一个人带孩子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