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今天国良还是不改他的老习惯:
    “凤仙,我给你裹裹脚吧。”
    我掀开身上盖着的夹被,把两只脚往他面前一伸:
    “裹吧,我正懒得动弹呢。”
    他脱下我的睡鞋,解开裹脚布,仔细地检查我的趾甲是不是长了?轻轻地抚摸着脚上的每一个部位,看看是不是

有硬皮了?有脚垫、鸡眼没有?其实这是瞎掰,昨天你刚检查完了,怎么今天还检查啊?就是长老茧硬皮的也没有那

么快呀?但是我知道,对于他来说这是他一种难以替代的乐趣,他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他是我的丈夫,我的夫主,

我这两只脚本来就是给他长的,为他裹的,是属于他的吗,只要他喜欢,他怎么摆弄都不框外。
    把我的两只脚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个够,他这才在我的脚趾缝里撒上白矾面儿,用裹脚布把我的两只脚裹好。
    这时候天已经不早了,国良说出去找公公和二叔商量给孩子起名字的事,可是他却好久也没回来。
    在天擦黑的时候,孩子醒了,听见孩子的哭声,婆婆连忙跑了过来。
    “妈您看孩子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哄他都哭。”
    “小宝贝儿这是饿了呀。”
    “那怎么办呢?”
    我摸了摸自己的奶子,这时候奶还没有下来,给他吃什么呢?婆婆早有准备,回身对正在给我收拾屋子的王妈说


    “王妈,你到东院去,把国力家的叫过来,我和他们家说好了,叫她先给孩子喂两天奶。”
    刘国力是国良的堂叔伯哥哥,他媳妇生了个闺女,现在三个月了,她的奶水好,衣服的胸脯子上那块儿总是湿的


    有一袋烟的功夫,王妈把国力媳妇领了进来。
    “他嫂子,麻烦你了。”
    “婶子,看您说的,这叫什么麻烦哪?听我们家国力说,他小时候没少吃了您的奶,我现在给您的孙子喂点儿奶

还不是应该的吗?”
    我听婆婆说过,东院的国力大哥小时候儿他妈的奶水不足,当时国良的姐姐也才一周儿多,婆婆的奶水好,每天

都要到东院去给小国力喂上一次奶,直到他8个月能吃饭了才不给他喂奶了。
    国力嫂子解开怀,把奶子挤了挤,奶水像喷泉样流到了地上。然后才坐在炕沿上,从我的怀里接过了小宝贝儿,

把奶头儿塞进了他的小嘴儿里,小家伙立刻就不哭了,香甜的吸允了起来。
    一直到了都快起更了,国良才回来。
    “你今天又干什么去了?起名子能起一天吗?妈说你在家里只待了一会儿就出去了。昨天的事都把我吓坏了,你

别瞎跑了,好吗?”
    国良告诉我,他和范老师一天没回去,怕他的朋友们着急,出去是给他们报个平安。我知道,国良把他的“革命

”看的比什么都重要,“革命”是什么,我不懂,但是我认准了他干的都是正事,是好事!是为了不叫小鬼子打过来

,是为了叫那些穷人都过上像我们家这样的好日子,叫那些穷孩子都有书念,所以我不能阻拦他。
    “凤仙,一会儿我还要走,趁着天黑,把范老师送回去。现在形势越来越紧,有很多工作等着我去做呢。”
    “明天就是孩子‘洗三’的日子了,你不能过了明天再去干你的‘革命’吗?”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我原本也想多陪陪你,可是国家现在都快要么亡了,你想,没有国哪里还有

家呀?你看到街上的野狗了吧?没人要,没人管,没人喂,没有地方住,谁想打谁打,多可怜啊?咱们要是当了亡国

奴啊,连这些丧家犬还不如呢!我的话你明白吗?”
    怎么不明白呀?我又不是傻子!国良三天两头的给我讲,什么陕北红军了,什么苏联了,什么革命了,什么建立

新中国了,我觉得他说的都在理,也觉得让天下的穷人都过上好日子是大好事,所以我一直也没有阻拦过他出去干事

,就拿上次给抗日义勇军捐款来说吧,我每个月只有婆婆给的几块零花钱,攒了十几块了,我都捐出去了,我还觉得

少,就把娘家陪送给我的一副银镯子也捐出去了。就因为我觉得国良讲的那些道理都是对的。可是夫妻究竟是夫妻,

保卫团天天都在抓人,我能不为他担心吗?只要国良一出去,我就把心提到嗓子眼了,直到看见他回来,这颗心才又

放下了。这时候我不能够说别的,只有叮嘱他几句:
    “国良,我不拦你,你出去了可要放机灵点儿,不看我还看你刚出生的孩子呢!记住早点儿回来,别叫我着急!

啊?”
    国良抱着我亲了一口,就出去了。看着他的腿迈出了门槛,我的心随着就又提了起来。
    转过天来就是孩子出生的第三天了,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我们这里叫“喜三”。之所以说这一天是是一个重要

的日子,一是孩子已经度过了最初的危险期,这是一喜;二是从这天开始,孩子就能够吃奶了,其是我的小宝贝从昨

天晚上就开始吃奶了,只不过吃的不是我的奶,而是国力嫂子的奶,这是二喜;第三是这一天要给孩子洗澡,洗去他

从“前世”带来的污垢,使他今后能够一世平安,这是三喜,所以叫“喜三”。,因为这一天要给孩子洗澡,所以又

叫“洗三”。
    快到晌午的时候,老娘婆子来了,因为给孩子洗澡是她的差事。老娘婆子带来了碧霞元君娘娘、斑疹娘娘、眼光

娘娘的画像,在我们的外屋里悬挂起来,又到我住的里屋供上了“床公床母”的神像,王妈拿来了香炉和蜡扦,外间

屋的娘娘神像前点了蜡烛和高香,而里屋则只点了蜡烛没有点高香,因为怕呛着孩子,插上三支香,是那么个意思就

行了,在两张桌子的神像前面都压上了钱粮纸码儿。婆婆给众位神仙磕了头上了香,我不能下地,就在炕上向神像拜

了三拜。
    这时候婶子、还有家族中近支的几个大妈、婶子、嫂子也都来了,满满的一屋子的人,还挺热闹的。王妈已经把

洗澡水准备好了,这洗澡水可不像平常人那样,打一盆热水就行了,而是用槐树枝还有艾叶熬出来的水。老娘婆子把

铜盆放在炕上,婆婆用一个木勺从木桶里舀了一勺水,倒在了盆子里,之后大家就开始随喜“添盆”了。每个人都舀

上一勺水倒进盆子里,我也倒上了一勺,最后你王妈也倒了一勺。老娘婆子见盆子里的水还不够,就自己把水添足了

。婆婆往盆子里放上了一些大枣、栗子、桂圆还有几枚铜钱,在大家往盆子里倒水和添喜果的时候,老娘婆子在一边

说着吉祥话;
    “长流水,聪明伶俐,长命百岁”。
    “枣儿栗子,连生贵子”。
    “桂圆桂圆,连中三元”。
    “添盆”完毕后,老娘婆子拿来了一个洗衣服用的棒槌,这可把我吓了一跳,怎么?莫非她要打我的孩子吗?怎

么还有这个规矩呀?这么大的棒槌可别把我的孩子打坏了,他小胳膊小腿儿的,可经受不住啊!我也不敢说什么,只

有紧紧地把孩子搂在怀里。
    只见老娘婆子把棒槌放到盆子里搅起了水,一边搅一边嘴中念念有词:
    “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稀里呼噜都来了”。这一折腾把我的

小宝贝给吓哭了,大家一见反而倒全都乐了:
    “响盆儿了!响盆儿了!喜歌儿灵验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