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二十六、“喜三”之日 

生完孩子之后,肚子里一下子去掉了十来斤的东西,一下子就变空了,小米粥我一顿能喝三四碗,还吃不少的鸡蛋、核桃、黑糖,这一顿吃的都赶上原来我一天吃的东西了,可是我还觉得肚子里发空。
    为了陪范老师,国良到书房里去睡了。说句老实话,这炕上也根本就没有他睡觉的地方了,我和小宝贝儿就占去了大半个炕。他要是也躺在这个炕上,就他那睡觉乱翻乱滚的劲儿,压了我还没什么关系,要是碰着我的小宝贝儿,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再一说,产妇的暗房是污秽之地,会给老爷们儿带来晦气的,除非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一般的是不能在暗房里住的。现在这个屋子里又赃又臭的,我还真怕熏坏了他呢。
    第二天早晨起来,王妈把尿盆子端了出去,婆婆送来了一小盆的小米粥和一大碗煮鸡蛋,她刚出去国良就进来了。他好像愧疚之感还没有消退,也可能是想他的宝贝儿子吧,所以这么早就过来了。国良先给我盛了一碗小米粥,见粥还很烫,就放在了桌子上先晾着,然后转身去看他的宝贝儿子。儿子这时候还在酣睡,国良想伸手摸他的小脸蛋儿,被我给拦住了。
    “你干嘛呀?别弄醒了他!”
    “是,夫人,遵命遵命!”
    “国良,你帮我换换衣裳吧,昨天我出了好多的汗,衣裳都湿透了,溻在身上可难受了。”
    按照我的指点,国良从箱子里找出了一套我的内衣,他不叫我动,说要好好的伺候伺候我。他给我脱下了赃衣服,我赤裸的肉体完全暴露在了他的面前,还是那么的雪白鲜嫩。他伸手摸着我的肚子,调皮的说:
    “这里就是我的藏宝库,这里面有我的儿子,还有闺女。你要给我生一大堆孩子,到时候咱们俩领着他们去一起爬凤凰山,多美呀!”
    我用手指戳了他的脑门一下,
    “美的你,你要孩子,可是受罪的是我呀!”
    “赶快穿上衣服吧,别着凉了。”
    “什么天儿啊?我就着凉?眼看就五月天儿了,要不是了生孩子,这时候我都穿裙子了。你看这屋里,窗户、门都不让开,门口儿还挂着帘子,就连窗户帘儿都不让摘下来,多闷哪,都快把我闷死了!”
    “对了,你要不说帘子我还忘了,妈说叫我找一根红布条挂在帘子上。”
    门口挂红布条是女人坐月子暗房的标志,看到这个红布条,生人、外人、男人就都不会进来了,就连怀孕的妇女也不能进来,说是怕偷了产妇的奶,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红布条?你在针线笸箩里去找吧。”
    挂完了红布条,国良回到了屋里。
    “国良,你打一盆水来,我好好的洗洗,身上都有味儿了,脏死了!”
    “你现在能洗澡吗?人家说刚生了孩子的女人娇气得很,要是坐下病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我还是去问问妈妈吧。”
    说完,国良就出去了。
    没有一袋烟的功夫,婆婆就跑了过来。
    “凤仙,你疯了吗?洗什么呀洗?有刚生了孩子就洗澡的吗?你不要命了?不能洗,过两天再说吧!”
    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婆婆跟我发这么大的脾气,她是一位知书达理十分善良的老人,虽然她是我的婆婆,我是他的儿媳妇,但是她从来也没有跟我摆过婆婆的架子,待我就像亲闺女一样,但是比起对待亲闺女来,他又给了我,更多的自由,我自己在家里干些什么,什么时候出去逛街,她从来也不干涉,就是平时和我说话也一直是和颜悦色的,充满了慈爱。这一回她一发脾气,我还真有点儿挂不住脸儿了,掉下了眼泪。婆婆一见我掉眼泪了,也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她坐在了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说:
    “凤仙,你年轻,我知道你爱干净,可是你刚生完孩子呀!这女人坐月子的时候要是着了凉,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别怪妈跟你着急,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明白吗?可别生妈的气,啊?”
    多么好的好人家啊,我哪儿能生婆婆的气呀?
    “妈,瞧您说的,我哪儿能生您的气呀?我年轻不懂事,哪儿做得不对,您就尽管说我。”
    婆婆看了看睡着了的孩子,之后就走了出去。
    “国良,那我擦把脸哼是行吧?”
    “好吧。”
    国良打来了半盆热水,我沾湿了毛巾,擦了擦脸。
    我换好了衣服,按照以往的习惯,早上起来在下地之前,一定要把脚裹好,婆婆告诫过我,不过了十二天,我不能下地,但是一天不裹脚我可受不了,一来是觉得浑身难受,二来裹脚是我的一种乐趣,或者说是一种享受。
    我的这双小脚对于国良来说,好像是具有无限的魅力,就像勾着他的魂儿似的,他有时候出去办事,三四天不回来,可是一进了门,可以不搂我。可以不亲我,但是不能不摸我的脚,本来裹得好好的脚,他非要解下来,由他重新给我裹一遍不可。就是他天天都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既然他主动的要求为我效这个劳,我也就乐享其成了,今天依然如此。他开始给我裹脚的时候笨手笨脚的,我一再的教给他,可是他裹出来不是松了就是紧了,我觉得不舒服。为了不扫他的兴,也只能说好。给我裹完了脚之后,他才到院子里去作早操,趁着这个时候,我自己再解开裹脚布重新把脚裹好。后来有一天,他给我裹完了脚,到院子里作早操去了,我正在炕头上重新裹脚的时候,他在外面喊我,说是天上飞过来了一群大雁,排着队,特别好看,叫我赶快出来看。我正在裹脚呢下不了地,见我半天没出来,他就进屋来叫我,一进门见我自己正在裹脚,就不解的问:
    “刚才我不是给你裹好了吗?你怎么自己又裹起来了?”
    我笑着说:
    “你以为这裹脚那么容易哪?用布条子把脚缠上就行了?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
    “那么你就好好的教教我吧,免得你自己再费二回手了。”
    他说得也对,我就重新把裹脚布解开,叫他重新给我裹上,松了我就告诉他,紧了我也告诉他,叫他掌握好这个劲儿。这一次裹脚是我有生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拆了裹,裹了拆的,足足用了半个时辰,他才把我的这双脚裹好了。俗话说“久练久熟,没有三天的力巴儿”,他学起来非常的认真,再加上他非常的聪明,裹过几次之后,就掌握得差不多了。每当他给我裹好了脚之后就特别的高兴,拿着我的一双小脚左看右看,看个没完没了,就像在欣赏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一样。每当这个时候我也特别的高兴,觉得浑身上下都透着那么美。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