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二十四、苦难时刻 

我们这个地方是农村的一个小镇,在那个年月,医疗卫生条件还是挺落后的,在当时镇子里还没有医院,只有几家药铺,有中医大夫坐堂行医。人们有了伤病,都是看去中医。那年月还没有“接生员”、“助产士”这个名词,只有“老娘婆子”,一般都是略通些医道,对于妇女生产的过程比较了解,有一定接生经验的中老年妇女。她们是半职业的,平时和一般女人一样,居家过日子,有人来请就去给人家接生,得几个喜钱,这也是家里的一项收入。妇女生孩子,一般头一胎都比较不好生,骨缝儿开的时候很费劲,所以要去请老娘婆子来接生,以防止发生意外,以后第二胎、第三胎就好生一些了,但是还要请老娘婆子来接生,毕竟是两条人命啊。也有些穷人家从二胎之后就由家里人自己接生了,为的是能省几个钱。像我们这种大户人家,不管是生第几胎,都要去请老娘婆子来接生,因为生孩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这是女人生死攸关的大事,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再说我们也不在乎那几个钱。
    这位老娘婆子四十岁出头儿,家住在后街,为人很快性,接生的手法也好,是我们镇子里最好的接生婆了,论起来我还管他叫婶子呢。她把带来的一个蓝布包袱放在了桌子上,里面放的是她接生所使用的一些东西。
    俗话说“不养活孩子不知道肚子疼”,这话可一点儿也不假。我躺在炕上,肚子疼得难以忍受,直想打滚儿,可是王妈和婶婆却紧紧地摁住了我,不让我动弹,我这个时候就像被上了刑一样,疼得浑身上下已经是大汗淋漓了,两只脚在炕上拼命的乱蹬乱摔,似乎是要把全部的疼痛都通过这两只小脚摔出去似的,脚上的睡鞋已经摔掉了,裹脚布也快摔散了,借此以减轻一些痛苦。
    虽然我如此的痛苦,但是老娘婆子却并不着急,依旧坐在那里,一边问婆婆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疼厉害的,什么时候破的水等情况,一边喝着茶。人家经过见过的多了,自然心里有谱儿。
    “她大婶儿,你快过来!国良家的见红了!”
    老娘婆子赶紧跑了过来,她让王妈和婶婆掰开我的两条大腿,自己用草纸擦了擦我下身的血污。
    “使劲啊!少奶奶,已经看见孩子的脑袋了!快使劲啊!你再使一把劲儿,孩子就生出来了!”
    我一听老娘婆子说已经看见孩子的脑袋了,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怀胎十月,终于要瓜熟蒂落了。我用两只手紧紧地攥身下的褥子,可以说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可是孩子还没有出来。越使劲就越难受,下身简直要撑裂了,人都要分成两半了,我的妈呀!简直都快要把我给憋死了!
    女人在生孩子的时候是一种“生离死别”,这个时候最需要就是自己的男人在身边,给自己以力量和安慰,帮助自己度过这一人生的关口。丈夫是妻子的依靠,这是任何人也替代不了的。生孩子是女人生死攸关的时候啊,可是这时候国良却偏偏不在我的身边。尽管婆婆、婶婆、王妈,老娘婆子,还有门外的公公都在我的身边,可是他们谁又能够代替得了国良呢?我在这个时候就像是疯了一样,什么大家闺秀,什么大宅门儿的少奶奶,我已经完全都不顾自己的脸面了,旁若无人的拚命地喊着,叫着:
    “国良,你怎么还不回来呀?你老婆都快要死了,你管不管哪?哎呀妈呀!可疼死我啦!”
    虽然我这时候有点儿过分,但是大家还是体谅我的。她们也都是女人,都生过孩子,都受过生头一胎的罪,所以觉得我这个样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婆婆见我如此的痛苦,也觉得有点儿对不住我似的:
    “国良这孩子可真不懂事!他媳妇都快生孩子了,他还往出跑。国良家的,你别着急,我已经叫人出去找他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他回来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的管教他,给你出这口气!好媳妇,全都看我了,啊?”
    婆婆既是在埋怨着国良,同时也是在安慰着我,可是这时候我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一边“吭吭”的拼命地使着劲,一边继续的叫喊着。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从心里恨国良:国良,你个小没良心的,我一个青春靓丽的大姑娘,如今被你弄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九死一生的在给你生孩子,你却不在我的身边,跑到一边躲清静去了,你还算是人吗?
    俗话说“女人生孩子的时候,就和阎王爷隔着一张窗户纸了”,真是一点儿也不假呀!今天我的罪受得可大了。由于是头一胎,我平时吃的又好,活动又少,所以生起来就特别的困难,那种痛苦是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
    婆婆紧紧地攥着我的手,不停的用毛巾给我擦着头上的汗。王妈和婶子分别掰着我的两条腿,老娘婆子一面给我顺着胎位,一面给我擦着下身的污血。我“吭吭”的使了半天的劲,可孩子就是下不来。还是老娘婆子有经验:
    “摁住她的两只脚,像她这么样乱蹬乱踹的,把劲儿都分散了!”
    王妈和婶婆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分别用一只手掰着我的膝盖,用一只手摁住了我的一只脚。
    “使劲!再使劲!快出来了!”
    “吭、吭”,我按照老娘婆子的要求,拼命的使着劲。下体都快撑爆了,可是孩子就是生不下来。见到我这么的痛苦,全家人都不知道怎么好,干着急也没办法,大家全都向老娘婆子投上了祈求的目光。
    “她婶子,你看这可怎么办哪?”
    老娘婆子放开了我,直起身来说;
    “你们别着急,少奶奶的胎位很正,她的身子骨儿又没什么伤病,就是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活动太少,再加上这是头一胎,不太好生。这种情况我见的多了。不碍事的,我有秘方,一用准灵!”
    老娘婆子回到了桌子旁边,大家还以为她去自己包袱里拿什么灵丹妙药呢,谁知道她却坐在了椅子上。她根本没有去动放在桌子上的那个蓝布小包袱,却干起了别的。只见她搬起自己的一条腿放在膝盖上,把自己一只鞋脱了下来。老娘婆子也是一双小脚,当然没有我的脚那么的好看,她的脚比我的脚要大一点儿,大约有四寸左右吧。只见她不但脱了鞋,接着又脱下了袜子,露出了里面的裹脚布。我们的裹脚布都是雪白雪白的,而她的裹脚布却已经是黄褐色的了,不知道她是因为家里穷没有的换洗,还是自己太懒,不经常洗的缘故,估计是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洗过了,显得脏兮兮的。这还不算,她竟然解开了自己的裹脚布,露出了一只白生生的小脚儿来。这时候,大家可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