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国良这些日子似乎很忙,白天到学校里去上课,我没的说,可是晚上他去干什了?问他他说去给孩子们补课,有时候甚至直到深更半夜才回来,给孩子补课能到这么晚吗?这天晚上,都起更了,可是国良还没有回来。我像往常一样的独伴油灯等着他,不由得一阵胡思乱想。看着镜子里的我,脸上长起了难看的“蝴蝶斑”,往日的光鲜靓丽俊俏的面容已经不见了,再看身上,高高鼓起的肚子,好像怀里揣了一个大西瓜,杨柳细腰已经也不复存在;再看我这两只脚,肿得像馒头,那两只令人羡慕的三寸金莲已经变得不堪入目了。莫非我变寒碜了,他嫌弃我了吗?他那么的爱我,怎么会在我快要为他生孩子的时候出去干一些对不起我的事呢?真是无端的瞎想!可是他究竟背着我在干些什么呢?
    近来镇子里很不太平,街上风传凤凰山那边儿闹起土匪来了,镇子里也有共党活动,保卫团在通往凤凰山的路口杨家村设了卡子,城里的警察三天两头儿的下来抓人,一到夜里大多数人就都不敢出门了,我真为国良担心哪!
    又是起更了,忽然外面一阵狗叫,我知道这是候国良回来了。果然是他,国良今天不知道又干些什么去了,一身制服上尽是土,额头上还有划伤,样子显得很狼狈。
    我没有像往常那样给他打洗脸水和沏茶,鼓着一肚子的气,准备问他个究竟。
    “国良,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有事,脱不开身。”
    “有什么事比你老婆要生孩子了还重要?你说你还要不要这个家了?”
    “你现在怎么也学的老娘们儿家家的了?跟你说,反正我没去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
    “怎么?你深更半夜才回来,还不许别人问了?你不看着我,总该看着我肚子里的孩子吧?他可是你们刘家的种!”
    “哎呀!姑奶奶,你小声儿点儿,别叫妈他们听见!”
    “噢!你还有个怕的人啊?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咱们就到爹妈面前评个理去!”
    “好,我跟你说,你可不要叫爹妈他们知道。”
    “嗯,那还要看你干的是什么事!”
    “你知道,杨家村那儿设了卡子,好多东西都不准往山里边运了,凡是进山出山的人都要检查。山里边现在最缺的就是食盐,你想,乡亲们没有盐吃怎么行啊?我们几个人这几天就是操持着给山里的乡亲们送点儿大青盐去。”
    “听说山里边闹土匪呢,这兵荒马乱的你往山里头跑干什么?他们有没有盐吃碍你什么事了?你没见那些保卫团的大兵都端着枪呢么?那枪子儿可是不长眼睛啊!你不要命啦!”
    “你别听他们的那些胡说八道!谁是土匪?你香花姐是土匪吗?保卫团在镇子里贴了告示,要抓她,说她是女共党,杀人放火的土匪头子,你信吗?”
    要说别人我信,要说香花姐杀人放火,那怎么可能呢?从小儿一起长起来的姐妹,谁还不知道谁呀?不但是她,就连她们一家子都是本分人,说她是土匪,打死我也不相信!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日本鬼子才是真正杀人放火的强盗呢,他们快要打到咱们这儿了,共产党号召人民团结起来一致抗日,保卫自己的家乡,不让鬼子糟蹋,山里边组织了抗日游击队,陈香花就是游击队长,现在他们已经有20多人了。可是县里的保卫团说他们是土匪,要剿灭他们,就这么回事!”
    “那你今天这是……”
    “给山里的乡亲们送盐去了。为了躲避哨卡子,我们从一条小道上的山,黑了巴静的不好走,摔了几个跟头,脸上这是是叫蒿子划的。”
    原来国良是干正事去了,我真的错怪他了。我连忙给他准备洗脸水,他洗完脸之后,我找了一块软布,轻轻的给他擦着脸上划的血道子。
    “疼吗?”
    “不疼。”
    “你还要去吗?”
    “当然要去!”
    “你可要小心哪!”
    “这几天我就陪不了你了,你正怀着孩子,委屈你了。”
    “国良,你常说,亡国奴不如丧家权,我明白这个道理。没有国,哪有家啊?我就是不太放心你呀。”
    从打知道了国良所干的事以后,我每天都替他担着心,一听见街上抓人,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一听见有枪响,我的心里就砰砰乱跳,只有到了夜里听见狗叫,见到国良回来了,我这一颗悬了一天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可是到了早晨他一出门,我的这颗心就又悬了起来。
    这一天阴着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我不知道是夜里着了凉还是怎么回事,觉得腰疼,我叫王妈去给我找两丸子治腰疼的药吃,王妈说我怀着孩子,不能吃药,所以我就只好忍着。从上午一直疼到了后半晌,开始的时候还能忍,没想到这腰越疼越厉害,疼得我在屋里的地上来回的走溜儿。本来不想叫婆婆知道,可是实在把我疼的受不了了,就走出房门去,到雨的里去淋着。
    “水仙,你怎么了?”
    婆婆看见了,连忙走了过来。
    “妈,我腰疼。”
    “哎呀,是不是要生了啊?”
    “不会吧,要生孩子应该肚子疼,可我是腰疼啊,可能是昨天夜里着凉了。”
    “赶快把你公公叫回来给你看看吧。”
    “不用了,我这会儿好多了。”
    我这腰疼是好一阵儿坏一阵儿,一会儿疼的厉害,一会儿又不很疼了。
    “王妈,你快去到药铺把先生叫回来,再到学校去把国良喊回来,快去!”
    婆婆把我扶到了屋里,
    “妈,我真的没事,这会儿不疼了。”
    “什么没事?有事就晚了!”
    忽然间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原来是半个钟头疼一次,现在是三四分钟就疼上一阵儿了,而且疼得一阵儿比一阵儿紧。
    “哎呀,妈呀,我的腰又疼起来了,腾的好厉害呀!”
    “这个死老头子,怎么还不回来呀?急死我了!”
    公公终于回来了,可是国良没回来,王妈说在学校里没有找到他。公公摸了摸我的脉说:
    “快去请老娘婆子吧,快要生了!”
    之后就退了出去。王妈连忙出去请接生婆了,婆婆把婶婆也喊了过来,二人连忙准备开水、草纸,做着接生的一切准备工作。
    “哎呀!妈我尿裤子了。”
    “你快躺下!破水了。老娘婆子怎么还不来呀?他婶儿,你到门口去看看,真是急死我了!”
    “妈呀!肚子疼,疼死我啦!”
    “孩子,你再忍一忍,老娘婆子说话就到了,啊。”
    肚子的剧烈疼痛叫人难以忍耐,这时候的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两只手捂着肚子,头拼命的在枕头上摇晃着,两只小脚拼命的蹬着墙。
    老娘婆子终于来了。
    “哎呀!怎么这时候才到哇?”
    王妈连忙解释说:
    “我们在大街上碰上了保卫团,又是盘问,又是检查的,耽误了老半天的功夫,所以就来晚了。”
    接生的老娘看了看我,摸了摸我的肚子,褪下了我的裤子,看了看我的下面,然后对婆婆说:
    “老太太,我看哪还要等上半个时辰。您别着急,少奶奶的胎位很正,没大问题。因为她这是头一胎,可能会多受点儿罪。”说完她就坐到一边抽烟喝水去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