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二十三、动荡年月 

毕竟是头一次走这么远的路,况且还是山路,对于我这个小脚女人来说确实够一呛。在路上还不觉得什么,可是一进了家门,立刻就觉得腰酸腿疼,浑身上下都快散架了,躺在炕上我都不想动了。国良打来了热水,给我洗脚。我坐在炕沿上,国良给我脱下了鞋,脱了袜子,解开裹脚布,这时候全身的血液好像一下子全都涌到了两只脚上,又麻又涨,好难受啊!虽然是在事先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把两只脚裹得紧紧的,在王妈送给我的鞋里垫上了棉花,这样可以使鞋里柔软一些,使自己的脚少受些委屈,可是脚上还是磨出了血泡,又黑又紫,鼓鼓的,疼急了,根本就不敢碰。国良心疼地说:
    “我把泡给你穿了吧?”
    “你会吗?还是我自己来吧。”
    我从针线笸箩里找了一根绣花针,在煤油灯上烧了烧,然后擦干净。随手从自己的头上揪下来一根头发,然后用针刺穿了脚上的血泡,把头发丝穿进泡里,让泡里面的血水顺着头发丝缓缓的流出来,这样才不会很疼。洗完了脚,国良轻轻地给我进行按摩,然后他又把脚给我裹上。虽说国良是一个秀妙人儿,我也教给过他怎样裹脚,可是老爷们儿干起这个来总显得笨手笨脚的,这哪里是在给老婆裹脚啊?分明是在捆粽子啊!他用两条长长的裹脚布把我的两只小脚紧紧的捆了起来,虽然脚上很不舒服,但是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丈夫给老婆裹脚,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啊!虽然裹的不好,今天也就凑合了吧,明天早上我自己再收拾吧。就在他的爱抚之中,我进入了梦乡。
    其实青年男女只要双方身体健康,不去求神也一样会生娃娃的。我不知道,其实在去求神的时候,我已经有身孕了,只是自己还不知道而已。身上已经两个月没有来红了,我还以为是这些日子出去玩儿累得呢,自己也没有在意。心想自己可不能太娇贵了,刚出去跑了这么几天身体就撑不住了,哪儿像农家女那么的结实啊?看起来自己真应该好好的锻炼了,要不还怎么跟国良去“接触社会”呀?直到有一天吃中午饭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有了。
    那一天大家像往常一样,在堂屋里吃中午饭,刚吃了几口,忽然觉得一阵恶心,我马上扔下手里的饭碗跑出门去,刚到门口儿就吐了。
    “凤仙,你怎么了?是不是胃口不好啊?”
    我漱了漱口,回来重新坐在了饭桌旁。婆婆问我:
    “你怎么了?”
    我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有点儿恶心。”
    婆婆站起身来,把我拉到了一旁,悄悄地问我:
    “你这两个月来红了吗?”
    “没有。妈,您别担心,我没事,就是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身子骨儿娇嫩了点儿,过些日子就好了。”
    “还是叫你爸爸给你号号脉吧,要是真的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我看哪,八成儿你是不能再跟着国良往出跑了。”
    “妈,我没那么娇贵,过两天就好了。”
    婆婆笑了:
    “你呀,真是个孩子。”
    吃完了饭,王妈把桌子收拾好,婆婆先悄悄地和公公小声的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让公公给我号脉。我家开着一个药铺,公公坐堂行医,是一位远近小有名气的中医大夫。老人家给我号了号脉,之后什么也没说,向婆婆一笑,婆婆也笑了。两位老人打的什么哑谜啊?我如同掉进了雾里:
    “爸爸,我没事吧?”
    “没事,好着呢。”
    “妈,我说我没事吧,您还不信。我不能太娇贵了,属国良说的,还得加强锻炼才行啊!”
    公公站起身来,对婆婆说:
    “从今天开始,给她开小灶儿,少叫她往出跑。”
    然后就笑着走了出去。看着公公莫名其妙的样子,我就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妈,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了?”
    “傻孩子,你有喜了!我快要抱孙子了!”
    婆婆一边说一边乐,乐得简直连嘴都合不上了。
    国良一听这话,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两只眼睛看着我一个劲儿的笑。我也简直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啊?我有了!我要当妈妈了,国良要当爸爸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啊?公爹是这个镇子上有名的大夫,他说是,那就一定没错儿!我摸着自己的肚子,心里那个美呀就别提了。
    “我不反对你跟着国良出去玩儿,可是怀孕三四个月是最娇贵的时候,你们再出去的时候可不准跑远了,更不准跑啊跳的,走路的时候慢一点儿,千万不要摔了跟头。在家里你也不要再帮助王妈干活儿了,你明白吗?”
    “嗯,我听您的。”
    国良也说;
    “妈。您就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照顾他。”
    从这一天开始,我似乎成为了家里的女皇,受到了特殊的照顾。我不再跟着国良到远的地方去“接触社会”了,更不敢骑自行车了,每天只是在院子里转转,只有礼拜天才由国良陪着出去走走,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到寨门外边的清泉河边溜达溜达而已。
    我的肚子眼瞧着一天比一天大,到了出怀之后,我就连门都不出了。一个年轻女人挺着个大肚子满街晃,有多寒碜啊。这身子一重了人就犯懒,什么都懒得干,针线活儿也懒得做,书也懒得看了,一个年轻活泼的年轻媳妇,这时候似乎变成了一个懒娘们儿了。不知怎的,我的腿肨了,脚也肿了,原来的鞋都穿不进去了。这可怎么办呢?怀孩子应该只是肚子大呀,为什么我的腿和脚都肿成了这个样子呢?莫非我真的得病了吗?会不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啊?婆婆说,你别害怕,我怀国良的时候肿得比这还厉害呢,这是女人怀孩子的一种正常反应,特别是头一胎,反应的更明显一些。听婆婆这么一说我才放心了。婆婆说,越是这时候你就越不能懒,要多活动活动,到生的时候能少受点儿罪。我两只手捧着肚子在院子里前后的溜达,这时候我好像觉得特别的孤单,因为国良整天的不在我的身边。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