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从我婆家到娘家6里路,过了娘家陈家村再向前走2里是杨家村,从这里就要开始爬山了,从山下到娘娘庙是8里地。从我们家到杨家村的8里地,我们搭坐了进山去收山货的大车。中途路过我的娘家陈家村,可是我没有回娘家去看看,一来出了门子的女人是不能随便回娘家的,除了特殊情况之外,回娘家都是有固定日子的,大年初二、二月二、八月十六,其余的时候要想回娘家,就必须要得到婆婆的允许;二来如果回去了见到谁也都要说上几句话,那样会耽误时间的,恐怕在回家的时候弄不好就天黑了。
    到了杨家村,国良说我的脚小,爬山会很不方便的,想给我雇一乘“爬山虎”(山轿,近似于四川的滑竿儿),我说 拜娘娘要虔诚,我还是走着上山吧。国良说,就你那两只小脚,能爬得了山吗?我说,在庙会上我亲眼看到过一步一磕头爬上山去的,人家受的罪可比我这小脚爬山可要大多了。再一说,人家山里的女人也是小脚,背着几十斤重的山货上山下山如走平地一样,她们行,我就不行吗?其实,我早就已经做好了爬山的准备,今天早起来我特意把两只脚裹得紧紧的,没有穿平日的长裙,而是穿了一条花布裤子,绑好了腿带子。也没有穿缎子面的绣花鞋,而是换上了王妈送给我的那双麻绳纳底的硬鞋,虽然鞋是大了一点儿,可是塞上了棉花,还是挺合适的。全身收拾得紧身利落,如同农家女人一般(其实比农家女人穿的要好多了)。
    上山通往娘娘庙的山道叫做“香道”,有五六尺宽,每年在庙会之前都有民间的“修道会”义务的进行修路,清除蒿草、碎石,铲平高岗,垫平低洼,在有的地方还铺砌上了石块儿,所以这条山路并不算难走,平日里山里的人们进山出山也大多走这条路。我究竟是第一次走山路,开始的时候凭着年轻,玩儿的心气儿足,还不觉得什么,可是走了大约一里地之后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头上也冒汗了,喘气也粗了,腿也酸了,脚也疼了。我一个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阔家大小姐,千娇百媚的大宅门少奶奶,要爬山,谈何容易?腰酸腿疼的,真想坐下来歇一会儿。国良说:
    “你一坐下来就不想走了,俗话说,‘不怕慢,就怕站’。你别着急,走慢一点儿,不要只顾走路,看看沿路的风景,这样你就不觉得那么累了。”
    他从路边捡了一恨枯树枝,修理了一下,递给了我,叫我当拐棍使,
    “给你这个,三条腿儿总比两条腿儿省劲儿。”
    看着从我们身边不时超越而过的人们,其中甚至还有头发花白背着篓子的小脚女人,我不由得脸红了,把棍子扔到了一边,
    “我不要,我还没七老八十哪!”
    “好好,有志气!”
    一路之上,国良伴随着我慢慢的在山路上攀登着,不时的在前面拉我一把,有时又在后面推上我一把,或者搀一下我的胳膊。他还不时的给我讲自己小时候和上学时候的事情,讲古代的历史,讲社会上的轶闻趣事,以此来逗我开心一笑。真是想尽了办法来分散着我的注意力。
    “你看那块山石,像不像一只蹲着的猴子?”
    “你看那棵松树,像不像是一把大伞?”
    “你看山下的房子,是不是还没有洋火盒儿大呢?”
    他还从路边摘下来几朵野花儿,
    “你看这几朵花儿哪一朵最好看啊?”
    我从中挑了一朵蒜花儿(山丹丹花),花朵虽然不大,但是红的那么的纯正,那么的艳丽,那么的高雅,那么的可爱,
    “我喜欢这朵。”
    “好,我给你戴上好吗?”
    我前后看了看,见没有人,就把头凑了过去,国良把小红花儿插在了我的发髻上,这时候我觉得心里真是甜滋滋的,幸福极了。
    就这样,我们两个说说笑笑,一路上玩耍着,不知不觉的就已经看见山上娘娘庙的红墙了,走了这么远的山路竟然没有觉得怎么累。回过头来看着我们刚才走过的山路,像一条黄白色的带子弯弯曲曲的向山下延伸。我就是凭着两只小脚一步一步的从这条上路上走上来的,爬上了这座平时让人望而敬畏高高的山峰。由此使我想到,人生之路上也不会是一马平川的,有坎坷,有曲折,可是要做一件事,不管有多么大的困难,只要你有决心、有恒心,有信心,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走,你就一定会成功的。
    我和国良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大石头坐了下来,在山风的吹拂下感到无比的清凉爽快。
    “瑞华。你累吗?”
    “不累。”
    “你两只小脚儿,今天头一次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能不累吗?”
    是啊,说不累那是瞎话,我这时候才感觉到,不但是腿酸了,脚疼了,连身上都有点儿不自在了。我一个人空着身爬到这里都这么的累,想起来当初人家抬着我上来的时候该有多累啊!国良从书包里掏出水葫芦,我喝了两口水,擦了擦汗,喘息了一会儿,感觉汗落了,国良说:
    “咱们走吧,山上的风硬,不能坐的时间太长了。起来吧,时候儿不早了,你不是还要去烧香呢吗?”
    “你拉我起来。”
    我们两个到了庙门前,因为不是庙会期间,所以到庙里来烧香的人不太多,但也是有出有进的。国良去抄碑文了,我进到大殿里去烧香。首先跪在碧霞元君娘娘的面前,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默默地祷告,求娘娘保佑我们全家平安,公婆长寿。虔诚地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身来,点燃三炷香,恭恭敬敬的插在香炉里,并且在功德箱里放了一块大洋的香钱。看看这时候大殿里没有人,就又到送子娘娘的面前,跪下后默默的祷告,请求送子娘娘保佑我早生贵子,给刘家延续香火。然后恭恭敬敬的烧了香,在功德箱里放了香钱。伴随着庙祝敲击铁罄发出的“当当”声,心里感到了极大的安慰。
    出了大殿,我悄悄地走到了一块大石碑的后面,知道国良就在那里抄碑文,想过去吓他一大跳。转过来之后却看见国良在和一个年轻女人说话。咦,他在这里还有熟人吗?莫非……,女人特有的醋意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我气冲冲走过去,想看看他们在干些什么。
    “咦,这不是香花姐吗?你也到庙里来进香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原来在和国良说话的年轻女人竟然是很久不见的香花姐,这可是太巧了。
    “啊!是凤仙呀,你来烧香啊?我家就在山坡那边的王家岭,今天是礼拜天,香客多,我来卖煮老棒子(玉米),换几个钱好买油盐。”
    几年没见了,山花姐的个子长高了,身子骨也更健壮了。秀气的瓜子脸上晒得有点儿黑了,但是仍不失当年的俊美,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露出机灵气儿。身上穿着蓝布大襟袄,灰布裤子,虽然上面打着补丁,但是很干净,一看就是个勤快利落的女人。她挎着个篮子,上面盖着一条白粗布手巾。她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煮熟了的老棒子,
    “我们山里没什么好东西,凤仙妹妹,来尝个鲜儿吧。听说你也出门子了,嫁到哪儿去了?”
    我拉了一把国良,
    “来,我给你们引见引见,这是我的先生刘国良,刘家集小学校教书的;这是香花姐,我小时候最好的伙伴儿。”
    “噢,是香花姐啊,凤仙经常提起你,说你为人热情,聪明能干,是陈家庄数一数二的好姑娘。”
    “噢,是刘先生啊,你娶了我妹子可真是你前世修来的造化呀!我妹子可是我们陈家庄第一号的大美人啊!”
    “我正想给你买几根老棒子吃呢,原来你们是姐妹呀?这可真是太巧了!”
    巧遇几年不见的好姐妹,那叫一个亲哪,我把国良甩在了一边,拉着香花姐说个没完没了,香花姐也挺高兴,我们互问了各自的家庭情况、丈夫、孩子、公婆、生活情况等等。
    也不知道谈了多长时间,香花姐抬头看了看太阳,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到我们家去坐坐吧,从这儿往西4里地的那个村子就是王家岭,我家在村东头儿,门口有一棵大皂角树。”
    “不了,等有机会在去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和香花姐依依不舍的分了手。在下山的路上,我觉得怎么这些日子国良有些怪怪的?那天在书店里、今天他和香花姐……,好像有些神神秘秘的……,但是我坚信,国良一定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