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二十一、县城见闻 

    “小于老师,你的这身衣服真好看,你是在哪里做的啊?我想叫国良也按照这个样子去给我做一套。”
    “嫂子,这身衣服我看你穿着挺合适的,这身衣服我也没穿几次,你要不嫌弃,我就送给你吧。不过这双鞋你穿着好像是太大了,不如叫国良给你再去买一双小两号的吧”。
    “白要你的东西,那怎么好意思呢?”
    “怎么是白要?我还有事要求你呢,你给我做两双绣花鞋行吗?”
    “你们这些念过洋书的人也喜欢穿绣花儿鞋啊?”
    “凤仙,是这么回事,你不知道,小于快要当新娘子了,等放了暑假就要出门子了,现在正为自己准备嫁妆呢。绣花儿鞋是新娘子必备的呀,人家都说你的针线活儿好,所以小于就求到了我,让我和你说说,让你给他帮帮忙,我说没问题,你一定会答应她的。这不是吗,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她倒等不及了,今天亲自来求你了,我想你是一定会帮我师妹这个忙的。”
    国良笑着对我说,说得小于老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低下了头,显出了一副娇羞的样子。
    “害什么羞啊?这可是大喜事啊!这样吧,你这身衣服先借给我用几天,我照着样子自己做一身,然后再还给你。”
    我低头看了看小于老师的脚,心里有了谱儿。
    “两个礼拜之后,我就把两双绣花鞋给你做好了,让国良把衣服和鞋一块儿给你送去好吗?”
    “嫂子,你真好”。
    这几天我可有的干了,打袼禙,裁鞋底子,纳鞋底子,剪鞋样子,绣鞋面儿,绱鞋,排鞋,两双绣花儿鞋很快就做好了。我又开始按照小于老师衣服的样子给自己做衣服,家里开着布铺,衣服料子有的是,一身洋学生的服装很快就做好了。我做鞋、做衣服的手艺都是在家里做姑娘的时候婶子教的,虽然我的手艺比婶子还差得远,可也有她六七分的功力了,做两双鞋,一身衣服对于我来说,还不算什么难事儿。
    人哪就是这样,学会了一项技艺,就喜欢显白显白。又是礼拜天了,国良从学校的同事那里借来了一辆自行车,我换上新做的衣服,在小鞋外面套上了国良新给我买来的白力士胶鞋,又梳好了辫子,也没有擦胭脂抹粉,打扮的就像一个女学生似的,显得清纯靓丽,别有风采。婆婆是个开通的人,我怎样打扮,只要是干净利落,她就什么也不说,只要是我跟国良出去,她从来都不管。小两口恩恩爱爱,她看着总是乐的。
    从刘家集通往县城的大道是一条土路,有两丈多宽,俗话说。“多年大道走成河,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这条大道虽然还没有成为道沟, 但是也比两旁的地面低了二尺有余了。路面还算平坦,只是有两条车辙沟,大约有半尺深,那是来往的大车碾轧出来的。上路之前,国良告诉我,注意路上的车辙沟儿,千万不要骑到沟儿里面去,否则非得摔跟头不可。
    一路之上,国良和我相伴而行,他怕我累着,所以骑得很慢。我初次骑自行车出门,觉得很刺激,反而骑得比较快。一路之上看着树木。行人、大车一个个的被我们甩在了后面,心里那叫一个美!国良一再的劝我,慢一点儿骑,注意安全。我才不管那一套呢,依旧我行我素,骑着自行车就像小鸟在飞一样,那叫一个爽!没用半个时辰,县城就到了,这要是走着去,一个时辰也不一定能到得了,看起来还是这自行车好啊。
    我到了刘家集之后,觉得那里比娘家陈家庄大多了,可是到了化州县城就又觉得这里比刘家集大多了。高高的城墙,高大的城门楼子,显得那么气派。城门口站着几个穿黑衣裳的警察,背着枪,对进城出城的车辆、行人进行检查。在旁边的墙上贴着几张布告,也没有几个人看,我害怕背枪的警察,更是不敢过去看上面写的是什么。我们下了车,警察看我们这身打扮,都是读书人的样子,也没进行检查,手一挥,就放我们进城了。
    推着车在大街上慢慢的走着。我从来也没有到过县城,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新鲜的,大街的两旁买卖店铺鳞次栉比,一家挨一家的,客栈、饭馆、布铺、酒楼、盐店、鞍子房、杂货铺、鞋铺、裁缝铺、首饰楼、书店、茶馆、茶叶店、瓷器店、文具店等等,应有尽有,甚至还有藏春楼,沿街还有许多小摊儿,卖水果的、卖烧饼的、卖小孩儿玩具的、算命测字的,真够热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大马车、小毛驴车、人拉的排子车、推的独轮小车,还有轿子,骆绎不绝,行人中有男有女,穿长袍马褂的、穿学生服的、穿中山装的、小衣襟短打扮的、穿灰色军装的大兵、黑衣服的警察,甚至还有穿旗袍,烫着摩登头的,当然也有破衣拉撒的乞丐。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