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今天是礼拜天,学校里除了看门的杂役王老头儿之外就没有别的人了。学校在镇子的南边,原来是一座龙王庙。“中华民国大改良,打开庙门建学堂”,当年镇子里的几家买卖铺号集资,在这里建起了小学校,当时国良的爷爷也是校董之一,这座完小可是我们这一带十里八乡的最高学府,周边有几个比较大的村子虽然也办有小学,但都是初小,孩子们要想上高小就只有到我们刘家集来。这座学校的学生有200多人,教师有十几名,在当时也是相当有规模的学校了。教室最早是龙王庙的配殿,后来又在后面盖了几排教室,把配殿改为了老师们的办公室。操场在学校的最后面,原来是庙里的香火地,面积有一亩多,又光又平整,真是一个练习骑自行车的好地方。
    小脚女人学骑自行车,谈何容易!别说骑了,就是摸,我也从来都没摸过这玩艺儿。
    “国良,你扶我上去!”
    “你也太急了点儿吧?这学骑车呀,必需要先从学推车练起。哪能还不会走就学跑啊?”
    推自行车其实也不容易,我看国良一只手推着自行车都行走自如,以为推车很容易,谁知道我一接过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两个轱辘一个向东拐,一个向西扭,说什么也不听我的使唤,再加上我的脚小,车子一晃我就站立不稳了,连自行车带人“趴喳”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一下子我就趴在了自行车上。这下子可把国良吓坏了,他连忙拉起了我,
    “怎么样?看看摔坏了没有?”
    我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土,活动活动胳膊腿儿,还好,我说:
    “没有,不碍事的。”
    国良说:
    “要是车子歪了,你就撒手,不要跟着车子一起倒。摔坏了车子不碍事,可别摔坏了我的娘子啊!”
    我真恨我自己,怎么这么笨哪!连个车都推不了!好在国良他是不会笑话我的。这要是在大街上,那可就糗大了。
    好不容易我才学会了推车,下一步就是学溜车了,也就是一只脚站在脚蹬子上向前溜,不会溜车,就无法上车和下车。为了学这溜车,我又摔了不少的跟头,可这也值得,因为我终于可以溜车了。这时候半天儿的功夫就已经过去了,我们该回家吃饭去了。实在是太累了,吃完饭我想躺下歇一会儿,可是不知不觉得就睡着了。再一睁眼,见国良正坐在桌子前看书呢。
    “什么时候了?”
    “太阳快下山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啊?我还要去学骑车呢。”
    “我看你睡得那么香,哪里舍得叫醒你啊。”
    “得,今天是学不了了,等下个礼拜天,你一定要带我去学车,我就不信我学不会!”
    “遵命遵命。”
    说实话,我确实觉得很累,就像干了多少力气活儿似的。十几年了,我基本上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走路也要拿个姿势,一步一步稳稳当当,脚呈八字,屁股一扭一扭的,两条胳膊前后摆动,如同随风摆柳。像我这样一个人要去学骑自行车,多大的反差啊!能不累吗?
    在家里我是不敢练车的,作媳妇的理应是严守妇道,三从四德,孝敬公婆,相夫教子,所以我每天还是早晨起来梳洗完毕之后,先到婆婆那里去请一次安,之后这一天就算没事了。家里什么活儿也不用我干,每天在自己的屋子里除了做点儿针线活儿,就是看看闲书,眼睛不时的往大门口瞅,盼望着国良早一点回来,并且天天盼望着礼拜天的到来。
    虽说我已经做了人家的媳妇,但我终归还不到20岁啊,压抑已久的年轻人活力在国良的激发之下一下子就焕发出来了。好在婆婆不知道我这个年轻小媳妇每天出去是去学骑自行车,否则一定是一顿严厉的训斥,她见我和国良每天一同出去,一同回来,小两口儿形影不离,恩恩爱爱,老人家还挺高兴的呢。
    学骑自行车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小脚比不了大脚,大脚在脚蹬子上站得稳,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一下子就能够站住,小脚可不行,所以我在一开始都是蹬着台阶才能上车和下车,到后来是国良扶着我上下车,到自己能够上下车已经过去好几个礼拜天了。说是我在学骑自行车,其实受累的不是我,而是国良,他在后面扶着车子,推着我走,只要他一松手,我就会倒。国良说没你不要看车轱辘,向前方看,两只手不要死死的攥着车把,放松一点儿,只要能够找到“那个劲儿”,就好办了。说得轻松,哪儿那么容易啊!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膝盖都摔破了,足足用了四五个礼拜天,我才终于可以不用国良保驾,自己能骑自行车了。
    之后国良给我增加了难度,他在操场上摆上了几条教室里用的板凳,说这就是路上的行人和车辆,要我骑着车子在板凳之间穿来绕去。这可太难了,不是碰倒了这边的板凳,就是撞倒了那边的板凳,没有一袋烟的功夫,我就连续出了四五次“交通事故”了,自己也摔了好几个跟头。
    到了下一个礼拜天,国良又给我增加了难度,他总是几条板凳之间穿来穿去,装作过路的行人,一见到前面“路上有人”,我就喊
    “躲开,快躲开!”
    这时候就忘记了摁车铃儿,也忘了捏闸,前轱辘一摇晃,身子就歪了。国良一见我要摔倒,就连忙把我扶住,这样我才没有摔倒。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了几个礼拜天的练习,我终于可以在操场上自如的骑自行车了。
    在没有人的操场上能骑车了,不等于就会骑车了,国良觉得我应当到大街上去练一练。小脚女人在大街上骑自行车,那一定会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另外,如果我在街上骑车,国良在旁边保护我,人们看着也不雅啊。国良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想了一个办法,把学校的小于老师叫了来。小于老师是一位女老师,和国良是一个学校(县立师范)毕业的。她还给我带来了她自己的一身衣服,月白色的中式上衣,黑绸裙子,还有一双白力士胶鞋。上衣和裙子我穿着都挺合适的,就是这双鞋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大了,穿的时候可着实费了一番力气。先在鞋里面塞上了好多棉花,然后我再穿着小鞋把这双鞋穿上,系紧了鞋带儿,试着走了几步,还行,虽然说是觉得别扭点儿,但是还能走路,就是因为我的八字脚走路的样子有点儿不好看。我在镜子前面照了照,好像觉得哪里有些别扭似的,猛然间想起来了,我梳着发繤呢。于是我打开了头发,像做姑娘时那样,梳了两条辫子,由于头发比较长,我把辫子折了起来,这样一来正好垂到了肩上。再一照镜子,嘿!活脱脱的一个女学生,漂亮极了。
    “嫂子,你可真漂亮啊!这一打扮又成大姑娘了。”
    “我是绣花儿枕头,肚子里可没有你们那么多墨水儿。”
    在家门口的大街上我不敢骑,怕家里人看见我出洋相,那样我会挨说的。国良带着我们去了后街,那里清静一些。我骑上了车,小于老师一溜小跑的跟着我,为我保驾,国良在旁边跟着,以防万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真害怕,一见到前面有人就不知道怎么躲了,好在没有碰到人。练了半天儿,我终于对自己的技术有了信心,天快黑了,我们才不练了。看着小于老师一脑袋的汗,和喘着粗气的样子,我的心里真有点儿过意不去。
    国良说我在刘家集创造了一个小脚女人骑自行车的奇迹,其实这算什么?我小时候看到卖艺的小脚女孩儿蹬伞,那才是真正的奇迹呢。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