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二十, 骑自行车 

我们这里地处山区,我们所在的镇子地处山边,是山区与平原的交汇之处,发源于凤凰山的清泉河一路之上汇集了众多的泉涌溪流,成为了一条小河,从这里出山,流向平原。我们刘家集就在清泉河的出山口,是连接山区与平原的一个大集镇。这里的商业比较发达,平原城镇的各种生活日用品、生产工具从这里转运进山;山区所出产的干鲜果品、各种山货经这里外运,因而这里是山货的集散地,日用百货的转运站。
    我娘家距离刘家集六里地,地处清泉河边一处宽阔的谷地, 从我娘家到这里基本上都是平道,交通运输可以用马车,人们出行骑牲口、坐轿子也还方便。而山里的交通运输可就困难多了,人们出行主要是靠两条腿,所谓“地无三尺平,出门爬大岭”。货物运输主要靠骡子、毛驴驮运,穷人家养不起大牲口,运点儿什么东西则主要靠人背,一个用荆条编成的大篓子,一次能背一百多斤东西,不少穷人家都是把自家所收获的干鲜果品用背篓背到这里来出售的,不管十里二十里都是靠步行。到了夏秋季,果子下来了,上市要抢先,牲口就不够用了,一些大家主儿或者商号就专门雇人往山外背运干鲜果品,这些人被称为“背子手”,也叫“背大脚的”。
在背运货物的人里面也不乏有小脚女人。她们没有男人的力气大,再加上是小脚,所以背的重量就小一些,但是一次也能背个五六十斤。所不同的是她们一般都是背运自家的东西出山去卖,这也是无奈之举。小脚女人背着装有五六十斤干鲜果品的大篓子,走几十里蜿蜒曲折的山路,那种艰苦程度可想而知,这也是山区的一种特色。
    有人说小脚女人除了生孩子,什么也干不了,这简直就是胡说,小脚女人不是残废,她们裹小脚是为了追求美,对身体的一种修饰,而决不是自残。你看那些从山里来卖山货的小脚女人,不但要走十里二十里的崎岖山路,还要背上一个挺大的背篓,里面装的不是核桃、杏仁,就是小米、豆子,足有四五十斤重,恐怕赖一点儿的汉子也比不上她们,你能说她们是残废吗?这时候你就不会再轻视小脚女人了。除此之外,在我们镇子里也经常可以看见挑水的、挑着担子卖菜的小脚女人,镇子里穷苦人家的小脚女人们到县城里去,十几里地也都是步行。看起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只有我们这些富裕人家的女人,自以为是小脚,什么也干不了,其实是家里丰衣足食,什么活计也不需要自己去干罢了,是故作娇娇而已。不用说是小脚,即使我们是天足,也用不到我们自己去干活儿,看起来真正的“残废”是我们这些富裕人家的女人,不是因为裹了脚身体上残废了,而是自己的思想“残废”了。
    国良是上过洋学堂,念过洋书的人,他可不希望我也成为这种“残废”人,自从结婚以后,他几乎每天都要带着我出去。我还不到20岁,其实还是个“孩子”,哪有年轻人不喜欢玩儿的啊?所以每次出去我都特别高兴。我们不仅逛街,而且还到农田里去,看农家怎么耕地、耪地、收割,看他们是怎样生活的,农家的女人怎样养猪、放羊、喂鸡;捡柴禾、烧火、做饭;到铁匠铺去,看他们是怎样烧火、打铁,一把锄头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到编筐铺去,看他们是怎样把散乱的荆条编制成筐、篓、篮子的。有时候我们走远了,走累了,就找一个农家,花上一点儿钱,在农户家里吃饭。农家的饭菜虽然没有我们家的丰盛,但是也别有风味。香甜的小米粥,金黄的玉米面窝窝头、老腌咸菜,再加上两碟子山野菜,我比平时在家里吃饭能多吃上一倍。农家的生活虽然清苦,但是这种恬淡的情调却是我从来也没有感受过的。国良说,你别觉得农家的饭菜好吃,咱们是客人,人家给咱们特殊的待遇了。不少人家打的粮食除了交纳各种捐税之外,也就够吃上八九个月的,所以他们经常把野菜当饭吃。
    这些日子所接触到的一切几乎都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或者是知之甚少的。从小就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可是我只熟悉自己家的四合院这么一块小天地,根本就不知道父老乡亲们是怎样生活的,走出来之后真使我大开了眼界。国良说,这就叫接触社会,认识社会。在这个过程中,国良还给我讲了很多道理,我们吃的粮食、做衣服的布是农民种的粮食、养蚕缫丝制成的,为什么农民整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劳作却吃不饱穿不暖呢?为什么有些人身不动膀不摇,却能够整天花天酒地呢?为什么乡亲们一年要交那么多的捐税?什么保护费、治安捐、剿匪税、修河捐、修路捐、军费、文明生活税等等五花八门,种类越来越多,而人民的生活条件还是那么差呢?日本人占领了我国东北的大好河山,在那里杀人放火,政府的军队为什么不到东北去打日本,而是到西北去打红军呢?国良所讲的这些我都似懂非懂,反正我觉得国良的话是有道理的。
    经过短短几个月的“亲近大自然,接触社会”,我的收获还真不小,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我走路不发怵了,两条腿有劲儿了,觉得我这两只小脚也变“硬”了,身体也强壮了,走路的速度明显的快了,即使是国良快走,我也能一溜小跑儿的跟上了。当然,小鞋也比过去要费多了,穿破了的小鞋快有一箩筐了。每天晚上国良都给我烫脚、洗脚、揉脚。吃完了晚饭,他看书,我给自己做鞋。我幸福地享受着夫妻之间的恩恩爱爱,满身的疲惫睡一宿觉也就消除了,第二天照样跟着国良出去接触社会,了解社会。
    国良有一辆自行车,他每天到学校去的时候都是骑着这辆自行车,看着他飞身上车的潇洒样子,我真是羡慕极了,心想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一样,骑上自行车像飞一样,一顿饭的功夫就到娘家了,那该多好啊!他到学校去上课了,我在家里做针线活儿,一听见那熟悉的车铃声就知道是他回来了,马上放下手里的活计,给他准备洗脸水,趁他洗脸的时候给他倒上沏好的热茶。等他喝了水,我们就一起出去,几乎天天如此。到了礼拜天,我们要到比较远的地方去,只要是平道,国良就骑自行车驮上我。我不会上车,每一回都是站在大门口的台阶上,我才能上得去车。等我上了车,在后座子上坐好了之后,国良再骑上车。我怕摔了,两只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腰。一路之上,有那么多人看着我们,发出了羡慕的目光,我的心里美极了。
    “国良,你骑慢点儿,我害怕。”
    “这还算快呀?你的胆子也太小了,人家花木兰、穆桂英要是像你这么小的胆子,还能骑马打仗吗?”
    我从小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胆子能不小吗?看起来我真是应该好好的锻练锻练了,要不怎么能作一个新女性啊?
    有一天我对国良说:
    “国良,你教我骑自行车吧。等我学会了,和你一起骑着自行车到县城里去玩儿,那有多好啊!”
    “好啊,难得你主动请缨,在这大街上,人来车往的你也没法儿学呀,这样吧,等到礼拜天,我带你到我们学校的操场上去学好吗?”
    “好啊,说实在的,我还真怕别人看我的笑话儿呢。”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