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因为要出去放风筝,所以我今天把脚裹得特别的紧,并且没有穿裙子,绑好了腿带子,这样就利落多了,便于走

路,就是跑上几步也没问题。
春天是最美丽的季节,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草是绿的,花是红的,一切都让人感到心情舒畅。我们所住的镇子

是这一带的繁华之地,镇子里是没有空地可以放风筝的,放风筝要出了过街楼,到紧邻寨墙的荒滩上去,那里比较空

旷,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走很远的一段路。自从裹了脚以后,我就很少走这么远的路,最远的路也就是出去逛街了,

来回的路都算起来也就有3里左右,而从我们家到放风筝的地方一去就有3里路了。由于贪玩儿心切,我倒也没觉得怎

么累。
在荒滩上有不少的人在放风筝,我们选了一块远离人群比较平坦的空地,我迎着风站着,把风筝高高的举起,国良

在前面拿着缠着风筝线的线车子,
“好啦,撒手吧。”
我一放手,国良拉着线向前跑了几步,风筝就飞起来了,就像翱翔空中的一只大鸟。我看着国良一下一下的抻着线

那种高兴的样子,心里和他一样的快乐。我走到国良跟前:
“叫我玩玩儿吧。”
国良把线车子递到了我的手里,手把手的教给我怎么抻线,我觉得他把着我的手很别扭,就说:
“我会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在旁边给我看着就行了。”
国良撒开手之后我才感觉到,原来放风筝也是个力气活儿,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够拉住风筝,不至于叫风筝飞跑了。

由于我尽注意往天上看风筝了,就没注意脚底下,荒滩上看似平坦,其实到处是鹅卵石,磕磕绊绊的,大脚的男人有时

也不免打个趔趄,何况我这三寸金莲呢?脚下一绊身子一侧歪,险些摔倒,国良一直站在我的身后,他知道我的小脚不

灵便,所以一直在身边保护着我。见我要摔倒,连忙把我扶住,我这时候才深深地体会到男人对于女人是多么的重要啊!

依偎在他的怀里,我感觉到无限的温暖。
“凤仙,不碍事,再来一次,你一定能行!”
国良的鼓励给了我很大的力量,我从小就争强好胜,脾气犟,我就不信我放不了风筝?我推开了国良,自己又开始放

风筝了。不知道为什么,国良放风筝的时候风筝往起飞,而我一放,风筝却总往下栽,这是怎么回事啊?国良说:
“你跑得太慢了,风筝兜不起风来,当然就飞不起来了,看起来你还要先从跑步练起呀。”
“你没发烧吧?跑步?就我这么小的脚还能跑步?”
“怎么不能?你又不缺胳膊少腿的,别人行,你怎么就不行?事在人为吗!”
“好吧,那你放风筝,我练跑步,怎么样?”
“你的性子也太急了点儿吧?心急吃不了热粘糕。”
“我不吗,我就要从现在开始练,我就不相信,我放不了这个小小的风筝!”
国良见拧不过我,就说;
“好吧,咱们找一块平整的地方,你练跑步,我在旁边保护你。”
“那咱们可得找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要不人家还以为我是个疯子呢。”
“好好,听你的,我的夫人!”
我们又向前走了一段儿路,觉得已经不在那些放风筝的人能够看到的范围之内了,找了一块比较平坦的地面,国良用

脚把地面上的石头巴拉巴拉。
“行了,你不要着急,慢慢的来,千万不要摔倒了。你也不要害怕,我保护你。”
小脚女人练跑步,你听说过吗?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先把裹脚布紧了紧,又把腿带子重新绑了绑,站起来走了两步

试了试,觉得还算利落,就对国良说:
“行了,你可要保护好了我,要是摔了我,我可不饶你。”
其实小脚女人是能跑的,我在娘家的时候,经常看见小脚女人在街上追孩子,四五岁的孩子在前面跑,当妈的怕他摔

倒或是叫马车、牲口的碰了,着两只小脚儿在后面追,跑得也挺快的。可是从我从裹了脚之后就不知道“跑”是什么

滋味儿了,就连平时走路也是按照婶子的样子,颤颤巍巍的,如同随风摆柳,大家还都说我这种走路的姿势好看,好看

是好看,可就是太慢了,连走路我都走不快,就甭说跑了。其实我这是有些自娇,要是生在贫苦之家,我也得一样去上

山打柴,下地送饭,看孩子,不跑能行吗?
国良拉着我的手,快步往前走,我在他的拉扯之下,快步的往前倒着两条腿,不然就摔到了。
“哎呀!哎呀!你慢一点儿啊!我跟不上你啦,别把我摔着!”
“你那叫跑吗?还没有我走的快呢。”
“你不是说要慢慢来吗?一口能吃成个胖子吗?”
就这样,国良拉着我在长约三四丈的地方来回跑了三四个来回儿,我就受不了了,
“国良,你叫我喘口气儿吧,我这两只脚都快肿了。”我真的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了。
国良放开了手,我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把一只脚抬起来放到膝盖上,用手连脚带脚脖子揉了起来。
“来,我给你揉吧。”
“去,在这里叫人家看见多不好啊,回家之后我饶不了你,你不揉都不行!”
“好,好,我听你的。”揉了一会儿之后,我觉得好多了,就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看没什么问题就自己试着跑了几

步。我从裹了脚就练的是用全脚掌走路,所以跑起来还是那么回事,但是就是跑不快,因为我不能够用仅前脚掌支撑身

体。国良说,我现在练习跑步不能够求快,主要是掌握身体的平衡,找到了这个劲儿之后,再练习逐渐加快脚步。跑了

一会儿,几次身子不稳要摔倒的时候都是国良扶住了我,使我化险为夷。
“好了,别跑了,你散散步,轻松一下,天不早了,咱们该回家了。”
别看来的时候我没感觉出累来,因为那是贪玩儿心切,这回去的时候可就不一样了,腿肚子,脚脖子又酸又疼,两只

脚都已经麻木了,特别的难受。国良知道我今天的活动量过大,看着我走路摇摇晃晃的样子,心疼地说:
“怎么样?我背你吧。”
“去!我还没七老八十哪,谁用你背呀!”
到了堡门,要进镇子了,我叫国良走慢一点儿,我不愿意让人们看见我狼狈的样子,故意装出了一副悠闲的样子,好

像是一对小夫妻在逛街似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