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在我梳头的时候,国良已经梳洗完毕,站在在一旁看着我打扮,他一边看着,一边甜蜜的笑着,心中好像充满了

无尽的幸福。见丈夫这样喜欢我,我的心里也是甜滋滋的。
    国良说:“从明天开始,我不但要给你裹脚,还要学古人张敞,给你画眉。”
    “谁是张敞?他是干什么的呀?”
    “张敞是汉朝人,他们夫妻十分的恩爱,每天早晨起来,他都要给妻子画眉毛。”
    “那你也给我画吧。”
    “你不是已经画好了吗,明天我再给你画吧。”
    “不吗,我就叫你今天给我画吗。”我噘起了小嘴,扭动着身体,撒起了娇来。
    “那我要是画坏了你可别怨我。”
    我一想,时候不早了,他要是真的给我画坏了,我还得重新洗脸。再化一次妆,那可就耽误事了。
    “好吧,那你明天一定要给我画,骗人是小狗。”
    “好好,我一定给你画。”
    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去见公婆,可能是太紧张了,心里砰砰的直跳,国良看出了我内心的不安,他对我说:
    “我妈妈是很慈祥的,别害怕,她一定会喜欢你的,”
    新媳妇给公婆献茶是多少年流传下来的老规矩了,这一关是必需要过的。我定了定神,从箱子里拿出压箱的点心

匣子,由国良陪着,缓步向堂屋走去。公婆二老在堂屋里正位上坐着,叔公婶婆坐在两旁观礼,王妈在一旁站着。我

走进屋,王妈已经倒好了两碗茶,她把茶盘子端到了我的面前,我端起一杯茶,端端正正的跪在了二老面前,双手把

茶碗擎起:
    “爸爸请喝茶。”
    公爹向前一欠身,把茶碗接了过去。
    我又从王妈端着的茶盘子里端起了第二碗茶:
    “妈妈请喝茶。”
    婆婆也接过了茶碗。
    “爸、妈,我年纪小,不懂事,今后请您二老多教导我,我说话、办事有个到与不到的,还请二老多包涵。”
    婆婆笑了:
    “孩子,快起来吧,坐下来说话。”
    “您二老还没吃早点吧?这是儿媳孝敬二老的。”
    婆婆把点心匣子接了过去,
    “见过你叔叔、婶子。”
    我转过身来,向叔公、婶婆各道了一个万福。
    这时候刚才出去了的王妈又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我炕上铺着的那块白布给婆婆看,只见雪白的布上点点桃花格外

的鲜艳,婆婆笑了,向婶婆展示了一下,就收了起来。婶婆会意的一笑:
    “行了行了!都是一家子,哪儿来的那么多礼儿啊?嫂子,你看你把闺女给吓的,脸都白了。”婶子是个爽快人,

那脾气有点儿像“半截俊”大妈,心直口快,待人特别亲热。
    “来,过来,他嫂子,坐在我这儿,让婶子好好看看你!”
    我回头看了看婆婆,婆婆向我一笑:
    “你婶子就是这么一个人儿,你就听她的吧。要不,她该说我是恶婆婆了!”
    “你要是虐待了我大侄媳妇,你可不就是个恶婆婆吗?”
    “瞧你这张嘴呀!都当婶婆了,还这么为老不尊!”
    看起来这妯娌俩相处得不错,由此可见这是一个和睦的大家庭。
    见我给全家人都见过礼了,公爹这时候站起身来,说出去有事,叔公也说铺子里忙,就都出去了。
    我顺从的坐在了婶婆的身边。婶婆爱惜的摸摸我的头,有看看我的手。
    “闺女,昨天夜里国良没欺负你吧?”
    我想起昨天夜里之事,脸“唰”的一下子,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头都快低到胸脯子上了。
    “婶子,您说什么哪?”
    “呦呦,害羞了!你瞧那小脸儿红的跟一块大红布似的!”
    婆婆见我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就连忙给我解围:
    “说你为老不尊吧,你还不爱听!有当婶婆的跟新过门儿的侄媳妇这么胡说八道的吗?孩子过来,这是我给你的见

面礼儿。”说着,婆婆掏出来了一对玉镯子,“这还是国良他姥姥留给我的呢,现在我把它给你。”
    “呦!我还真忘了这碴儿了,一会儿我把见面礼给你补上!”婶子说完就提起了我的裙子边儿,看着我的脚,
    “嫂子,你看人家凤仙的这双脚,裹得多好啊!又小又瘦又尖又周正。真是一双好脚啊!”婶婆对我的这双脚特别

感兴趣。
    “您老的脚也挺周正的啊。”我看婶婆的脚裹得也挺不错的。
    “我都老太太了,哪能和你这个小媳妇比呀?你婆婆的脚裹得才好呢。”
    “你说就说吧,干嘛又冲我来了?”
    这老姐儿俩啊,到了一起就斗嘴,从中也可以看出,她们妯娌之间是相当的和睦,就像亲姐俩一样。这个前半晌,

一家人就是在这种说说笑笑的和睦气氛中度过的。我心里暗喜,能有这么慈祥的婆婆、这么疼爱我的婶婆,能够生活

在这么一个和睦的大家庭里,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份啊!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