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十八、初为人妇

出门子的时候,婶子嘱咐过我,新婚之夜我是睡不好觉的,但是第二天必须还要早起,去给公婆敬茶。为了第二

天能够早起,我在睡觉之前吃点心的时候把一茶壶的水都喝了,为的是夜里多撒几次尿,这样就不耽误早起了。也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就觉得两只脚又涨又麻,醒了之后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尽顾了亲热了,竟然在睡觉的时候

没把脚裹上,怪不得这么难受呢,这时候鸡已经叫二遍了。我睁眼一看,国良睡得正香,他的一条大腿还在我的身

上压着,一条胳膊正好在我的脖子下面枕着,另一只手还在我的奶子上放着,我轻轻地挪开了他的手,又挪开了他

的大腿,坐了起来。尽管我的动作很轻,但还是把他给惊醒了,国良睡眼朦胧地说:“你起这么早干什么去啊?来,

再睡一会儿。”
“还早哪?天都亮了。”
我起身之后,来不及先穿上内衣内裤,从床头拿起裹脚布想先把脚裹上,因为以前睡觉的时候我都是不但要裹脚,

穿上布袜子,而且还要穿上睡鞋,昨天这是第一次光着脚睡的觉。如果不裹脚,我连地都下不了,所以必须要先把脚

裹上。这时候国良也起来了,
“来,我给你裹吧。”
“得了,你会吗?”
“不会可以学吗。”
“今天不行,我憋着一泡尿呢,以后有你给我裹脚的时候,我还要你给我洗脚呢!”
国良说:“那你先下地撒完了尿,再裹脚也不迟啊!”
“不裹上脚,我连一步都走不了。”
“那好办,我抱着你去撒尿。”
“你身子骨那么单薄,抱得动我吗?”
“怎么抱不动?”说着他就下地来拉我的胳膊,要抱我,我只是在小的时候叫爸爸、妈妈,还有刘妈抱过,除此以

外就再也没有人抱过我了。今天国良要抱我,那就抱吧,不让你抱叫谁抱啊?我也正好享受享受这种幸福的滋味儿。

国良就像抱小孩一样把我抱了起来,我用两只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国良轻轻地把我放在马桶上坐好,我两只光着

的脚不敢着地,他就在一边扶着我,等我撒完了尿之后他又把我抱回了炕上,一阴一阳两个赤身的肉体紧贴在一起的

感觉真好,我们两个紧紧地搂在一起,久久的不愿分开。
“行了,一会儿再闹吧,还是先忙正事吧。”
国良这才撒开了手,看着我裹脚。我抬起白嫩的小脚来,故意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看着他那贪婪的样子,不由得我

直乐。
“喜欢吗?”
“怎么不喜欢?简直是爱死我了!”
“我的这双脚就是给你裹的,你喜欢就随你的便,你爱怎么的,就怎么的。我也喜欢你摸我的这双小脚。要是每天

晚上都像这一宿似的,我才高兴呢!可是今天要给你爸妈敬茶去,你就少亲热会儿吧。”
“你瞧我这记性!一看到你这两只小脚,我就什么都忘了。还是你懂规矩,识大体,真是我的好娘子啊!”
“瞧你那傻样儿。”于是我就自己裹起了脚来,国良也顾不得穿衣服了,在旁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的每一个动作,

好像是在看高级匠人在雕琢一件象牙工艺品似的,逗得我直乐。
“你从明天开始就教给我裹脚吧,你裹一只脚,我给你裹一只脚,怎么样啊?”
“那好啊,要是你学会了可得天天给我裹脚,我也落一个清闲。”
我们两个说着笑着,亲亲密密,其乐融融。
裹好了脚,穿好了袜子,我这才穿衣服,之后穿上了鞋,下了地。这时候国良也已经穿好了衣服,他开门把马桶

提了出去,放在了门外的台阶上,在外面的王妈就把马桶提走了。
我拿起暖壶在脸盆里倒上了水,
“国良,洗脸吧。”
“你先洗吧,我去活动一下身体。”他说完就开门走了出去。我透过窗户上的玻璃看着他,原来他在做体操,这

大概是他每天的习惯了。
我洗了脸,用牙粉刷了牙。他们这个地方比我们村里开明,刷牙不用大青盐,而是用牙粉,少了那种咸咸的味道,

多了一种凉凉的感觉,真舒服。
洗漱完毕之后,我就坐在梳妆台前打扮了起来,首先是梳头,当了媳妇就要梳盘头了,这种头型我在出门子之前

没少练了,所以现在梳起来还不算生疏。在后面挽好了发髻,套上发网子,用叉子针固定好,又别上了一只金簪子,

在头上抹了一些杏仁油,见没有乱发了,这就算是把头梳好了。这才搽粉涂胭脂,当然比昨天要清淡多了。今天必

须打扮的跟平常过日子一样,表示我已经是这个家庭里的一员了。淡淡的搽了一些白粉,稍稍打上一些红胭脂,用

胭脂棉染红了嘴唇,用炭棒描了描眉毛,之后再带上耳环,就算是梳妆好了。昨天穿的是一身大红,今天可就不能

再那么穿了,从今天开始就要穿婆家的衣裳了。我换上了一身浅粉色的衣裙,连鞋也是浅粉色的,我站在镜子前面

左照右照,心里十分的满意,做姑娘的时候我长得好看,当了媳妇的我不但没有褪色,反而显得更漂亮了,这是一

种另外的美丽,是少妇的美。我全身上下都是粉色,就像一朵刚开的桃花一样娇艳。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