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裙底斗春风,钿尺量来三寸小,袅袅依依雪中行,款步试双钩”。他可能是太动情了,顺口又诌出了几句歪诗。
    “你瞎说什么哪?哪儿来的裙子啊?我这不是光着呢吗?下雪的季节也还没到哪,你这首诗做的可不好,完全不符合实

际,简直就是胡诌白咧。”
    “呵呵,这哪里是我做的诗啊?我可没有那么高的才学,这也是古人的诗。”听到我说他,他才好像从梦中醒了过来。
    看样子今天国良是不准备睡觉了,他的全部兴趣完全都放在了我的两只脚上了。他把我的两只脚又都抓在手了里,连捏

带攥,一会儿劲大,一会劲小,劲大的时候好像要把两只脚攥出水来,疼得我直咧嘴;劲小的时候又好像在捏“红胡娘”

(一种野果),弄得我不仅两只脚痒痒的,而且全身上下都是痒痒的,特别是心里痒的就更厉害了。
    他怎么摆弄我的脚我都受得了,就是这一攥捏,我可就又受不了,一下子又靠在了被窝上,扭动着身体,两只手使劲得

揉着自己的两个奶子,一声比一声高的又哼哼了起来。我这时候想起了当初看到婶子扭着身子哼哼的样子,心里才全都明

白了,为什么当时婶子说等我有了女婿就全明白了呢,这时候我真的是全都明白了。这种滋味儿说不上是好受还是难受,

是那么一种难以形容的,无法比喻的,没有合适的文字可以描述的,那么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这种滋味儿简直能够把

一个大活人给融化成水。
    他捏攥了一会儿之后,又一只手抓着我的一只脚,用嘴在两只脚上不停的亲吻着,左一口右一口,不时的还发出“叭叭”

的响声,就好像见到了多年未见的亲人一样,亲热的不得了。亲吻了半天,他还觉得有点儿意犹未尽,竟然把我的两只脚

一左一右的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好像要把我的两只小脚安到他的脸上去似的。我心理想,我这两只脚已经属于你了,以后

你能够每天都这样的爱抚我的这双小脚吗?可千万不要只是两天半的新鲜啊!我真希望你每天都像今天似的这么疼爱我,

那得有多美啊!
    他总算是放下了我的两只脚,躺在了我的身边,把我搂在了怀里,
    “我从小就生长在小脚的世界里,奶奶、妈妈、婶子、小姑都是小脚,在我的眼里小脚是那么的美,我要是个女人啊一

定也要裹一双漂亮的小脚。我觉得在小脚里面隐藏着无限的秘密,所以就非要娶一个三寸金莲的女人作妻子不可,老天叫

我得到了你这么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这真是我的福气呀!”
    他的几句话说的我心里美滋滋的,在他的怀里我感觉到了无限的温暖。
    “不过,你是一个新女性,可不能像我们的前辈人那样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以后我要带你去县城,去省城见大市

面。带你去爬山,去游泳,去观赏我们祖国的大好河山。还要教你学骑自行车,学骑马,学跳舞,叫你这双漂亮的小脚更

加有灵性,塑造出一双新时代的三寸金莲来,你说好吗?”
    “我的脚这么小,连走路都走不远,能爬山、游泳,骑自行车吗?”
    “行,你一定行!人家穆桂英不也是小脚吗?还能够骑马打仗当元帅呢!她行,你也一定行!只要你有决心,就没有办

不成的事!你的小脚也不是一天就裹成的呀?只要你坚持不懈的去锻炼,循序渐进,你就一定能行!”
    “好,我听你的,你叫我怎么着我就怎么着。”
    我们俩共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国良大概是折腾了半天有些饿了,他放开了我,伸手从炕桌上拿起了一个苹果,我还以为他要吃呢,原来他是想出来了

一个玩儿的花样儿。他脱下了我的一只鞋,把苹果放在鞋窠拉里,鞋那么小,苹果那么大,根本就放不进去,他就用小鞋

托着苹果吃了起来。鞋是藕荷色的,苹果是红色的,都挺娇艳,配在一起,倒也挺好看的。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了,临出

门子的时候,婶子给了我一本书,要我们两个在新婚之夜的时候一起看,当时我就揣在怀里了,好在衣服就放在了炕柜上,

不用下地我就能够拿到了,于是我从衣服里掏出来了那本书。
    国良回到了炕上,我把那本小书递给了他。
    “咦?这是什么书?我怎么没看过?”
    “这是我婶子,也就是你的小姑,在我上轿子的时候给的,说叫我们俩今天夜里一起看的,我也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啊,是小姑给的啊,那我倒要好好的看看,家里的书我都看过,怎么就从来也没看过这一本呢?”
    “你上了那么多年的学,看的书恐怕一大车也装不下了,还没看够啊?”
    他翻开了那本书,看了几页,神秘的一笑,之后对我说:“来。咱们两个一块儿看吧。”
    国良叫我躺在他的胳膊上,把我揽在怀里,拿着书叫我看。只见这本书上每一页上都画着一幅图画,下面还写着两行小

字。所画的都是一男一女,赤身裸体,那个女的也是一双小脚,两个人这样、那样的缠在一起,躺着的,坐着的、站着的、

什么样儿姿势的都有,只有一点是固定的,那就是那个男人的手一直也没有离开女人的小脚。
    “妈呀!这叫什么呀?羞死人了!”
    “这叫《春宫图》,是专门给新婚男女看的。原来我只是听说过,可是一直也没看见过。”
    我害羞,闭上眼睛不敢看了,可是越不敢看的东西就越想看,就这样我红着脸,喘着粗气,一片儿一片儿的看着这本书

中的图画,不禁用手攥住了他的“那个东西”,只觉得“那个东西”长长的,粗粗的,硬硬的,烫烫的;他也用手去摸我的

“娇井”,我的心跳得都能够听见声音了,同时我也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着。书刚看了一半儿,我们两个就全都忍受不住

了。国良一翻身就压在了我赤裸的身体上,在我的屁股底下有一块“全客人”铺好的白布,我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就这样,

国良和我一起开始行周公之礼,共度巫山云雨……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