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十六、洞房花烛 

    新房里只剩下了我们俩,一切都平静了下来。我这时候才看清楚,炕上只铺了一个被窝,摆着一个长长的“二人

枕”。被子铺了两床,一床红色的,一床绿色的,这叫“红倌儿绿娘子。”红被子在上面,绿被子在下面,表示男

在上,女在下,男尊女卑。这就是我们俩今天晚上睡觉的地方,我从今天开始就要和这个男人睡一个被窝儿,同床

共枕,阴阳交泰了。
    我们俩并肩坐在炕沿上,谁也不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国良先开口了:
    “折腾一天了,你累了吧?”
    “不累,你累吗?”
    “怎么会不累呢?我不但是累,而且还有点饿了。”
    国良一句话提醒了我,我忽然间想起来了,在过嫁妆的那一天,舅舅往我的箱子里装了两盒点心,妈妈告诉我,

这叫“压箱匣子”,一盒在新婚之夜让我和国良一块儿吃,因为新婚的这一天乱哄哄的,我们两个肯定是吃不好饭

的,到了夜里客人全都走了之后,我们两个就会感觉到饿了,正好可以用这盒点心垫补垫补。另一盒点心等到第二

天早晨起来,要给婆婆拿过去,让婆婆吃,说是为了填住婆婆的嘴,以后婆婆会就疼我爱我,对我好的。
    “你等一下。”我站起身来,走到墙根处,从怀里掏出了钥匙,打开了从娘家陪送过来的箱子,从里边拿出了一

盒点心,又从茶盘子里拿了两个茶碗,摸摸茶壶里的水还是热的,就倒了两碗。我把点心匣子放在桌子上打开:
    “来,过来吃两块儿点心吧,我也有点儿饿了。”
    “凤仙,你想得还挺周到的。”
    “哪里是我想的周到啊?这都是家里人给预备好了的。”
    国良一把把我搂在了怀里,我就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反正已经是两口子了,又没有外人在,我也就不害羞了。

在他的怀里,我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感觉过的男子气息,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让人心醉。我觉得他的身体看着瘦弱 ,

但是比起我来还强壮有力的,他的胸膛是宽大坚强的,这个男人就是我今后的坚强靠山啊……
    “来,我喂给你吃”。国良拿起一块点心,自己先咬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往我的嘴里塞……
    几块点心一下肚,我们两个就谁也不拘束了,彼此之间亲热多了。
    “哎,国良,我问你,那天在王记茶馆里,我碰上了你,这是不是你们事先安排好了的啊?”
    “呵呵,我小姑没跟你说吗?”
    “那天我根本就不知道,婶子说叫我跟着她上街去买东西,到后来我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的确是安排好了的叫我去相亲的。”
    “那你喜欢我吗?”
    “看你这话说的,不喜欢你,我能娶你吗?从我看到你的一眼开始,就爱上你了。当时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端

庄美丽,秀外慧中,如同一朵玉兰花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妻子啊。”
    “我当时看你也挺好的,可是不知道当时就是在相亲啊。”
    “当时我看见你的手那么白皙,真想伸手摸摸,看看是肉长的还是用象牙雕刻出来的!”
    “刚才你不是看了吗?这回你知道了吧,这是肉长的。”我抬起手来向他晃了晃。
    吃完了点心又喝了碗水,他好像是真的累了,先上了炕,我在地上收拾桌子上的点心渣滓。
    “你别弄了,明天再说吧,来上炕睡觉吧。”
    我知道,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睡觉,就要从女孩儿变成女人了。已经是两口子了,当然要在一

起睡觉了,这个道理我明白,可我终究是从来没有接触过陌生男人,真的是很害羞,心里非常想立刻就投入他的怀抱,

享受新婚的幸福,但是又有些莫名的害怕,有些不好意思,我扭捏着,不往前走。他走过来拽我,我也就半推半就了。
    上了炕,国良脱光了衣服,可能是从小就念书,没干过什么力气活儿的缘故,他的身体不是很强壮,比较瘦,但是

身上的肉皮子却是白白的,没有胸毛,腿毛也很淡,身材十分匀称,看着挺爱人儿的。
    “你等等,看我这一脑袋的首饰,怎么躺啊?”
    我重新下了地,坐在梳妆台前,拔下了头上的首饰,一一放在盒子里,然后解开头发,披散在肩上,这才上了炕。
    “你脱衣服吧,穿着衣服睡觉不舒服。”
    他没有像婶子所说的那样,男人见了女人就“猴儿急”,强硬的去扒女人的衣服,毕竟是读书人,连这新婚之夜

他还这么的斯文。
    叫我脱衣服?没那么容易!我能够把我这清白的身子主动的献给你吗?那我岂不是太贱了吗?我坐在炕上,看着

他,一动不动,看你小子怎么办!一个十七八,一掐一汪水儿的小美人儿摆在了你的面前,看你小子馋不馋!到底还

是国良憋不住了,他一把就把我拉了过去,
    “你自己不脱,那我可就给你脱了?”
    傻小子!这还要和我商量吗?我正盼着你给我脱呢!快动手啊!
    国良见我不说话,知道我已经默许了,就动手开始给我脱衣服了,我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任凭他的摆布。他先

解我上衣的纽襻,我觉得他的两只手在颤抖,哆哩哆嗦的费了好半天劲儿才把纽襻解开,可能是他太紧张,也可能是

太激动的缘故吧?傻小子,想得到一个大姑娘的身体就那么容易吗?怎么也得费点儿劲儿吧?好不容易他才脱掉了我

的上衣,接着又解开了我的裙子,我看他实在是太可怜了,不想叫他太费劲了,就顺从地配合着他。把外面的衣服全

都脱去了,最后只剩下了里面的红抹胸、白围腰和白绸子短裤,我用手挡住,不让他再脱了。在家里的时候就是三伏

天我也要穿着这些东西睡觉,已经习惯了。
    “你怎么到现在还穿着鞋哪?我来给你脱吧。”
    “行了,我自己来吧,瞧你笨手笨脚的傻样儿。”
    我先把小红鞋脱了,之后又脱下了布袜子,换上了一双藕荷色的睡鞋。一见到了我的小脚,国良就像刚抽完大烟

一样,精神头儿一下子就来了,他好像变了一个人儿,刚才的那股子斯文劲儿,好像被一股大风一下子就给刮跑了一

样,他就像小猫见了鱼一样,两只大眼睛中发出了一种贪婪的目光。
    “啊!你的脚这么小啊?真好看!”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那天在王记茶馆里,他看见我的脚时候的样子,不禁“噗哧”一下乐了:“那天在茶馆里你

不是看见了吗?”
“哪儿啊?我才看了一眼,你就往回缩,把两只小脚躲到裙子里面去了,不叫我看了,这回你可没有地方躲了吧?我

非得看个够不可!”
    说着他伸手就抓起了我的一只小脚,他一抬起我的腿来,我就可坐不住了,往后一仰,就靠在了被窝垛上。他扒掉

了我的睡鞋,扯掉了裹脚布。我躺在炕上,合上了眼睛,脸上又呼呼的冒起火来,心也砰砰的跳个不停。心里想:反

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整个的身子都已经是属于你的了,两只脚又算得了什么?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一切都随你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