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十五、闹洞房 

    结婚仪式大部分程序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真正的高潮还没有到来,我知道,新郎倌和新娘子最难过的一关就是

“闹洞房”了,所以这时候心里一个劲儿的在打鼓,在家里的时候我就听说过,闹新房的讲究“三天没大小”,闹

的花样儿五花八门,什么样儿的都有,主要是闹新娘子,有把新娘子的小鞋扒下来叫新郎顶在头上的;有把新郎捆

上系了一大串的死扣,让新娘子去解开的;有把新郎和新娘子面对面的捆在一起的;还有的叫新郎倌抱着新娘子,

要抱一袋烟的功夫不准放下来的。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年轻人会闹出什么花样儿来,我自己暗暗地盘算着,遇到了什

么情况我自己应该怎么去应付。
    过了一会儿,国良被一帮子人推进了洞房,这些人都和国良的岁数差不多,有穿大褂的,有穿制服的,其中还有

两个女的,剪着短发,上身穿月白小袄,下身穿黑色的长裙子,白袜子,黑布鞋,都是大脚片子,一看就是城里的

女学生,大概他们都是国良的同事和好朋友吧?
    我装作没看见,依旧稳稳的在炕沿上坐着。国良走过来示意我站起来,我只好听从他的指挥站了起来。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小于,这是老范,这是四眼儿,这是林莉,对了,还有这位,‘老夫子’,他

们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然后他又指着我对大家说;“这位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他每介绍一位,我就向人家点一下头,微笑一下,表现出一个大家闺秀应有的风范。其实这时候谁是谁,我一

个也没记住。既然都是国良的同事,那以后来往的机会肯定很多。
    “嫂子”、“嫂子”,人家管我叫嫂子,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样称呼我。
    “哎,老范,你怎么也叫嫂子呀?你比我大呀!”
    “叫嫂子好说话儿!”
    “哈哈”,大家又是一阵欢笑。
    “嫂子可真漂亮,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杨柳细腰赛笔管,一个标准的东方古典美人儿啊!国

良,你可真有艳福啊!”
    “国良,明天早晨你就该学古人‘张敞画眉’了吧?”
    “你可不要金屋藏娇,把嫂子变成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啊,带上的她出去,和我们一起去亲近大自然吧。”
    一个女老师提起了我的裙子,“呦,你们看,新娘子的脚可真小啊!嫂子,咱们俩比比脚吧。”说着就把她

的大脚放在了我的小脚跟前。
    “哎,你们看啊,我这一只脚比嫂子的两只脚还大呢!”
    “谁像你啊?小于,你不裹小脚当心嫁不出去呀!”
    “去你的吧!我还要凭着这两只大脚去周游世界呢!”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声。
    这帮人都是读书人,虽然是了来闹洞房,方式还是比较文明的,不像我们乡下人那样儿的胡闹一锅粥。
    大家让我们两个喝交杯酒。交杯酒就是两个酒杯用一根红绳儿一头栓一个,给我们两个人一人一杯,先各喝

一半,然后交换酒杯,把对方剩下的半杯酒喝下去。我不会喝酒,也从来都没喝过酒,可是这杯酒却不能不喝,

因为这是亲友们对我们的一种美好祝福。我接过酒杯,才一端到了嘴边还没有喝,就闻见一股子呛鼻子的辣味

儿,呛得我直想咳嗽。我强忍着那股子呛鼻子的酒味儿,用嘴唇轻轻地泯了一下杯子里的酒,而国良则深深地

喝了一大口,别看他的样子文文静静的,这时候还真有点儿男子汉的气概呢。然后我们两个交换了酒杯,我发

现,国良杯子里面的酒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时候我才明白了,原来国良是在照顾我,他知道我不会喝酒,怕我

难堪,就几乎把两个杯子里的酒自己都喝了。多么疼我爱我的丈夫啊!我看他的脸已经喝红了,不禁心里都心

疼他了。
    喝完了交杯酒,我还以为他们这样就算闹完了呢,没想到他们还有花样儿呢,没想到,读书人有读书人的花

样儿。原来他们要叫我和国良亲个嘴儿,这种闹新房的方式我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大概就是他们读书人闹

洞房的方式吧。大家把国良推到了我的身边,要国良亲我的脸,当着这么多人,那怎么好意思呢?我连忙往后

躲,三个男的推着国良,两个女的推着我,把我们两个凑到了一起。国良也真大方,他用手搂住了我的肩头,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真的就在我粉嫩的脸上“啪”的一下,“拔了个萝卜”,大家发出了一阵欢快的笑声。我

摸着自己的脸,那叫一个害臊啊。活了这么大,这还的头一次被男人亲脸蛋儿呢,那种感觉就像驾了云一样,

晕乎乎的,美极了,如果没有这么多人看着,说不定我会晕倒的。国良,以后你会这样天天的亲我吗?我真的

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只是不要当着人就好了。
    这帮人闹完了出去了之后,全客人进来了,叫我们两个一起到堂屋里去“拜亲友,认家帮。”我和国良跟

着“全客人”来到了堂屋里,这里的酒宴已经结束了,大家在喝茶聊天。在座的都是国良他们家的亲友,有

男的也有女的,岁数都比我们大,有的头发都已经花白了,他们正在这里等着受拜呢。旁边有人给引见,

“这是你二婶”。“这是你大舅妈。”“这是你老姨。”还有什么, 一时我也记不住,反正是跪下道万福

就行了,这也是婶子事先教给我的。长辈们受了拜礼,都给了我“拜钱”,我只是过一下手,旁边有人就给

接过去了,高喊一声;“拜礼收过!”然后都替我收了起来。
    他们家的亲戚还真不少,拜完了一拨又进来一拨,乱乱哄哄的,把我拜了个晕头转向。国良比我更惨,我

只是跪着道万福,而他却要磕头。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跪下。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裹小脚还有这么个好

处啊,因为脚小,人家怕我跪下起来的站立不稳,所以一直都有人搀着我,这我可就省劲儿多了。说实话,

我真有点儿心疼国良了,终归这是自己的丈夫啊。
    进行完了这道程序之后,全客人又把我们两个送回了洞房之中。这时候第一拨亲已经吃喝完了,他们一般

的都是长辈以及至近的亲戚,他们是不会闹我的,都到别的屋子里喝茶说话去了,第二拨亲友正在吃喝,所以

这个时候没有人到新房里来。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国良和我在炕沿上紧挨着坐着。他没说话,我就更不说话

了,低着头,只觉得心里“砰砰”的乱跳。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