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第二天早晨我刚一起来,婶子和刘妈就过来了。她们伺候着我裹好了脚,穿好衣服,洗脸,用大青盐刷了牙,刮了

舌头,漱了口,梳完了头。刘妈端来了早饭,说今天这顿早饭就叫我在自己的屋里吃。我吃完了饭之后,刘妈收拾碗

筷,端走了。妈妈早就已经起来出去忙活了,直到这时候走进屋里来,她告诉我,从现在开始,我不能吃饭,也不能

喝水,要把肚子空干净了,因为明天我就出门子了,要整整的忙和上一整天,因为在这一天里我都不能上茅房,所以

今天就不能吃饭,也不能喝水,吃的东西只有几个煮鸡蛋。要是吃多了喝多了,在坐上轿子之后,我要上茅房,那还

行?花轿不到地方是不能落轿的,所以我就必须要渴着、饿着。不吃就不吃吧,饿一点儿没关系,可是不喝水真叫我

受不了,就连《红楼梦》里的贾宝玉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作为一个女人,况且又正是“一掐一汪水儿”的年龄

,不叫我喝水,那得多难受啊!我不时的用水漱漱口,以缓解一下口干舌燥。嫁妆到下半晌就要送走了,我也收拾着

自己手使的东西,有给“他”做的红兜兜、我自己的裹脚布、抹胸、内裤,还有女人来“那个”的时候用的东西,这

些东西用一块红布包了一个包袱,妈妈叫我随身带着。
    这一天刘妈给我开了脸,她公婆、丈夫、儿女齐全,是个大“全客人”由她来给我开脸最合适。我坐在梳妆台前,

闭着眼睛,任凭她们在我的脸上摆弄。刘妈用五彩的细洋丝线,在手上搭成个剪刀形的样子,用两只手的手指撑着,

嘴里还吊着一头儿,在我的脸上铰汗毛。不但是脸上,就连脖子上的汗毛都铰得干干净净,头发的边缘能铰下来的乱

发也都铰了下来,铰不下来的就用手拔掉,这样就能够使得我的头发边缘变得整整齐齐的。我不时的皱一下眉,因为

有的时候还真疼,但是我也只能强忍着,不敢出声儿。为了好看吗,这点儿痛苦和当初我裹脚的时候相比简直就不算

是一回事。好不容易开完了脸,之后婶子拿来了一把小镊子,她要亲自给我修理眉毛,婶子一只手的手指撑着我的眉

毛上下两侧,另一只手拿着小镊子,一根一根的往下拔我的眉毛,这可比刘妈给我开脸疼多了。我的眉毛比较散乱,

没有婶子的眉毛那么弯,那么细,那么好看,女孩子都爱美,以前我也央求过婶子,叫她给我弄成她那样的眉形,婶

子说我还小,只是稍微给我整理了一下而已,而今天她却整理了很长的时间,把我的眉毛拔下来了不少,疼得我呲牙

咧嘴的。
    在刘妈和婶子打扮我的时候,其他的人不断的在一旁指点着,这里还差一点儿,那里再细一点儿,好像大家是在合

力精心的雕琢一件艺术品似的。终于拾捣完了,连开脸带修理眉毛,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大家看着全都满意了,

婶子才放了手,她把镜子递给了我;
    “你自己照照,看看怎么样?”
    我接过镜子来一照,只见我的脸光光的、头发的边缘齐齐的,两条眉毛又细又弯,白白的脸蛋就像剥了皮的煮鸡蛋

一样光滑、白净。刘妈把便盆拿进来放到了我的床底下,婶子告诉我,这一整天都不准我出门,连窗户帘也不准摘,

说是这一天我不能见“三光”(指日、月、星),说天上有邪神,看见了漂亮的新媳妇会下来捣乱的。她们都出去忙

了,屋子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闲着没事干,我就坐在炕上,一件一件的翻弄着家里给我准备的嫁衣,看了一遍又一

遍,打开了看完了又叠上,叠上了又打开看,就这样一直折腾了一天。
    这天晚上,妈妈没有回屋去,而是住在了我的房里,她是搂着我睡的觉。有好多年妈妈没有这样搂着我睡觉了,自

从我的身上来了“那个”以后,就搬进了这间属于我一个人的屋子,自己睡觉了。我依偎在妈妈的怀里,仿佛又回到

了孩提的时代,妈妈的身上暖暖的,软软的,我摸着她的大奶子,真想再吃上两口,充分享受一下母爱的幸福。想起

明天我就要出门子,离开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二叔婶子,还有弟弟们,而成为别人家的人了,不觉得鼻子一酸,

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妈妈也没有睡,她和我说了许多话,过门之后就是人家的人了,小姐的脾气也要改一改了,

吃饭要做在前头,吃在后头,孝敬公婆,伺候好自己的丈夫,将来相夫教子,做一个贤惠的好媳妇……我听着听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犯迷糊了……
    也不知道是到什么时候了,妈妈把我叫醒了。我睁眼一看,天还黑着呢,奶奶、婶子、刘妈也都进来了。在众人的

帮助下,妈妈先给我洗了脚,这些年都是我自己洗脚,可是今天,妈妈却非要亲自给我洗脚不可,母爱之深是难以用

语言所形容的。妈妈说我今天什么也不能干,一切都有人伺候,好像我今天一下子变成了高贵的公主似的,我也就尽

情地享受着全家人对我最后的疼爱。
    洗完了脚,妈妈用胭脂棉涂在我的大脚趾的趾甲上,大脚趾甲红红的,象一颗红樱桃似的那么鲜灵。在雪白的小脚

衬托下,那鲜红的颜色特别地显眼,非常好看。我在脚趾缝里撒上了一些白矾面,用一条崭新的漂白裹脚布把脚裹好,

这几卷裹脚布,已经在玫瑰花的水里泡上好几天了,都已经微微的染上玫瑰花的红紫色了,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

裹好了脚,套上一双白洋布袜子。然后大家给我穿上了一身新衣服,新内裤,红抹胸,白围腰,白绸子内衣,大红袄,

葱心绿的裤子,外面围上了一条长长的红裙子。我穿上一双崭新的红缎子绣花鞋。然后下地洗完了脸,用大青盐刷完了

牙,用刮舌子挂干净了舌苔,婶子和妈妈扶着我坐到了梳妆台前,由婶子给我画眉毛、搽粉,涂胭脂,用胭脂片染红了

嘴唇,戴上一对把金耳坠,用胭脂棉染了我手上的长指甲,把我打扮得就像画儿上的美人儿一样。之后婶子又打开了我

的头发,细心地梳理着,梳通了之后,又抹上了杏仁油,但是既没有梳辫子,也没有给我盘上头,就让头发在我的肩上

披散着。
    忙和了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都已经亮了。这时候就听见外面鞭炮响,鼓乐声也响了起来,原来是娶亲的花轿到

大门口了,我的心不禁“砰砰”的跳了起来。一会儿,刘妈拿进来一个水壶,说是婆家人送来的,给我梳头用。婶子接

过水壶,用梳子蘸着水,在我的头上梳了几下,然后就把我的长头发编成了辫子,在后面盘成了一个发髻,套上了一个

发网子,又插上了金簪子、银叉子针,还戴上了几朵红绒花,婶子说这叫“上头”,以后我就再也不能再梳辫子了,梳

盘头是作媳妇的标志。
    时辰到了,轿子被人提到了我的房门口,为什么不是把轿子抬到我的房门前而是提到了房门口呢?那是因为轿夫们

已经把喜轿撤去了轿杆,摘掉了轿顶,除去了轿围子,只剩下了一个木头壳子,这样轿子就小了许多。由两个人就可以

把轿子提到我房间的门口了,把轿子紧贴在房门口上,这样我就可以在屋子里上轿了。因为姑娘在上轿子的时候不能见

“三光”的,所以轿门要紧贴着着我的房门口,不留缝隙。
    这一上了轿子,我就要被抬到别人的家里去了,再想见到我的奶奶、妈妈、婶子,还有刘妈,那可就不容易了,我止

不住的哭了。婶子说:“不要哭,一哭脸就花了,该不好看了。”我强忍住了眼泪,也怕眼泪把脸上的胭脂和香粉冲花

了。刘妈搀着我给奶奶、妈妈、婶子一一磕了头,然后我又向刘妈道了个万福,这就算是告别礼了。刘妈给我盖上了红

盖头,妈妈把一个苹果放在了我的手里,告诉我,这个苹果不许我吃,要两只手托着,一直到婆家,这叫“平平安安”。

婶子把一本薄薄的小书塞进了我的怀里,嘱咐我,这本小书必须到了新婚之夜才许看,而且还要我和国良一起看。
    大家扶着我倒退着坐进了轿子里,放下了轿帘。轿子又被人提到了院子里。轿夫们安上轿顶,围好了轿围子,插上

轿杆,我被“囚禁”在了一个暗无天日的狭小空间里。只觉得身体一晃,这是轿夫们把轿子上了肩,这时候又是一阵鞭

炮响,紧接着锣鼓和唢呐声也响了起来,我就觉得花轿动了,轿子抬出了大门,抬往我的新家而去。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