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这些日子我总是心神不定的,看书也看不下去,做针线活儿也做不下去,心里乱乱的。我看看院子里的房子,这座青砖

灰瓦的四合院,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这里有我的奶奶爷爷、爸爸妈妈、叔叔婶子,还有我的弟弟们。这里有我的喜怒

哀乐,我在这里裹了小脚,在这里学习看书写字,学习针线活儿,在这里我从一个吃奶的孩子长成了一个大姑娘,过几天

我就要离开这里了,离开我的亲人,离开我熟悉院子,到一个陌生的家庭里去,给人家当媳妇去了,每想到这里,我就不

禁泪流满面,过了好几天我才平静了下来。
这日子过得可真快,转眼间出门子的日子就快到了,这些天在婶子的指导下,我忙着给自己做衣服,做鞋。奶奶岁数大了,

把钥匙交给了妈妈。妈妈当了家,要操持这一大家子人的吃喝穿戴,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要操心,对我的照顾就少了。

好在我有个好婶子,整天帮助我裁衣服,选花样,指导我做针线活儿。光小鞋我就做了十几双,有红的。绿的、藕荷色的、

粉的、豆青的,每一双都绣上了花儿,花样儿都是婶子帮我挑的。衣服有红的、绿的、粉的,有大袄、小袄、抹胸、内裤、

围腰,裙子,做了有六七身,我还偷着给“他”做了一个红兜兜,绣着一个胖小子拿着一朵荷花,这件事连婶子都不知道。
    转眼间,婚期就已经临门了,“婆家”来过礼了,我们家到明天也要送过去嫁妆。眼看着我就要出门子了,妈妈忙着置

办酒席,也没有功夫陪我。晚上,婶子过来陪我了。她送得我一双她亲手给我做的睡鞋,这双小鞋真叫漂亮。软软的,上

面绣的不是花草,而是绣满了可爱死的胖娃娃,鞋帮、鞋里,连鞋底上都有,在小鞋雪白鞋岢岚的里面底子上绣着两个小

人,没穿衣服,赤身裸体,看得出来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因为一个是大脚,一个是小脚,一个的颜色发白,一个的颜

色有些发红,那个男的压在女的身上……,看到这里羞得我的脸通红通红的。她说这叫“百子鞋”,祝福我们早生贵子,

儿女满堂。这个“姑婆”呀,人家还没过门儿呢,怎么就盼着人家生孩子呀?你是不是想当姑奶奶了?真把我给羞死了。
    这几天,我每天在洗脚的时候,刘妈都往盆子里放上许多玫瑰花瓣,叫我泡脚,要把一盆子热水泡凉了为止。我们村

子旁边的山上长有许多玫瑰花,紫红色的,这种花在每年的四月底(农历)开,花开的时候,香气特别得浓,就连我们

的村子里都飘荡着玫瑰花的香气。村里的人家采回来,女人用来泡脚,泡手绢、泡裹脚布。用花瓣捣烂了挤出汁来,洒

在手绢上几滴,能够香上好几天,这大概就是早年间的“香水”了。用泡了玫瑰花的水洗澡,整个人都是香的。家里人

用花瓣加上白糖拌匀了之后,放到罐子里,把口封严了,腌制起来,做汤的时候,放上一小勺,香气四溢,非常好吃。

因为这种野生的玫瑰花不多,采摘也相当的不容易,要在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采那些似开未开的花苞,要是全开了香

味就没有这么浓郁了,所以这种东西在每家都很珍惜。我们家里也存了一些玫瑰花,在过去的时候,平时也只有我和婶

子用,就连妈妈都不用,她说;“我又不是大姑娘小媳妇的,臭美个什么呀?”我非常喜欢这种香味儿,手绢总是香的。

可是这种花并不多,用不了多久就使完了。所以,一般人家都视为宝贝。家里人采来的玫瑰花,今年都给我留着呢,就

连平时爱美的婶子都一点儿也没有用,因为我是陈家唯一的女孩儿,又是个妙龄的姑娘,况且又快出嫁了呢。
    洗完了脚,我坐在炕上,仔仔细细的收拾着自己的两只脚。这两只小脚是我的最爱,也是我奶奶和妈妈,乃至我们全

家人的骄傲。凡是看过的人都说,这双脚不仅裹得小,而且有灵性。这不是虚夸,小小的,尖尖的,白白的,嫩嫩的,

光光的,滑滑的,前面大脚趾由于每天的缠裹,已经变成了尖尖的,似乎比我裹脚之前还要尖细,涂着红色的脚趾甲盖

是那样的娇艳可爱,就像个熟透了的红樱桃。窝在脚底上四个脚趾头依次的排列着,整齐而有序。两只漂亮的小脚没有

疤瘌,没有痦子,没有黑痣,没有脚垫,没有鸡眼,没有死皮,没有皱纹,指甲修整得圆滑光亮。看着我自己的两这只

小脚,白白净净的,没有一点瑕疵,就像粉雕玉琢的一样,那么的可爱。这两只可爱的小脚就像两只小白玉鸟,好像一

不留神就会飞起来一样。我的脚尖很正,在整个脚的正前方居中位置。婶子说,裹脚裹到了这种程度,那可是真不容易

啊!一般女孩子的小脚都很难裹得这么周正。
    我的脚背向上弓起,由于我不是肉脚,所以看起来,脚面并不十分的高,脚尖平直。外侧的脚骨虽然没有断,但是经

过这些年的缠裹,几根脚骨已经并在了一起,显得我的脚很瘦。四个脚趾抠进了脚底板上,把脚底板压出了四个肉窝,似

乎那里才是它们真正的“家”。脚趾背和脚底板形成了一个平面,共同担负着接触地面,承托身体,行走的重任。前脚掌

几乎贴到了脚后跟上,使得脚心里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缝隙。每次洗脚洗这个地方都是最难洗到的地方,我的手指头已经够

细的了,称得上是十指尖尖,可是也很难探到脚缝里边去。我都是用布条子沾上水往里边来回的勒,这样才能把脚缝洗干

净。
    按照婶子的嘱咐,我仔细的收拾着自己的脚,由于刚泡完了脚,脚很软,我仔细的修理好每一个脚趾甲,剪短,磨光,

不叫趾甲往肉里抠。用手搓去泡软了的硬皮,仔细的检查有没有鸡眼、脚垫,茧子,凡是有的地方,甚至于硬皮都要用小

刀片掉。就为了收拾这双脚,我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好不容易收拾完了,自己觉得满意了,这才住手。我坐在炕上,看

着自己一双光鲜靓丽的小脚,就像一个剥了皮的粽子,尖尖的,白白的,嫩嫩的,光光的,软软的,滑滑的,是那么的美,

心里不觉喜滋滋的,我用手摸,用手捏,用手攥,真是越看越越美,越看越爱,恨不能把一双小脚含到嘴里去。奶奶呀奶

奶,是您老人家给我裹出了这么漂亮的一双小脚,当初我不懂事,还恨您,偷着在心里骂您,这可真是不应该呀!现在我

长大了,明白了,您是真正的疼我爱我呀!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