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十二、待字闺中

按照我们这个地方的风俗习惯,男方到女方家下了“小定”,这门亲事就基本上算是定下来了,我也就成了刘家的

“准媳妇”。又过了几天,国良他们家就来正式的进行定亲了,这一天他们家来的人还真不少,除了国良的父母,叔

叔、婶子之外,还有街上“义兴隆”布铺的庞掌柜和“王记茶馆”的王掌柜,他们都是我们家的老朋友了。国良家还

带来了“彩礼”,我也不知道都是些个什么东西,送到我房里去的是几匹绸缎,说是给我做衣裳用的,此外还有几样

金银首饰。爸妈、叔婶都陪着他们在堂屋里说话。他们都是婶子的娘家人,当然在我们家里最高兴的就数着婶子了,

和她的两个娘家嫂子说这说那,那叫一个亲哪。从她们的谈话中,我得知,原来他们在上次下“小定”之前就带走了

我的生辰八字,回去之后放在祖宗台上三天,在这三天里,家中没出任何事情,这证明他们家的祖宗表示接受我作他

们家的媳妇了,所以家里人经过查皇历,选定今天来进行正式定亲了。
我向客人们一一道了万福,“大舅、大舅妈,二舅,二舅妈。”我是随着婶子的孩子称呼他们。二舅妈是个爽快人;
“哈哈,现在叫大舅、舅妈,一会儿就该叫公公婆婆啦!”
一句话把我臊得脸“刷”的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跟儿,婶子怕我挂不住脸,连忙过来给我解围,
“二嫂子,你这脾气就是改不了,都快当婶婆了,还这么为老不尊!凤仙,别忌讳你这个二舅妈,她就是这么个人

儿,爱开玩笑,嘴上没有个把门儿的,说话没大没小,其实她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好人,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其是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为你们这门亲事高兴。”二舅妈也知道自己说话冒失了,连忙又找补了两句。
婶子见我没说什么,就转移了话题:
“我就说吗,我这个侄女是千里挑一的好闺女,给了咱们家的国良,那是咱们老刘家的福份!嫂子,你应该怎么感

谢我呀?”婶子得意的向他的娘家嫂子谝示着自己的功劳。
“天下媒人没有白做的,你说要什么吧 ,要不把我这副镯子送给你?”
“行了,我的嫂子,留着给你儿媳妇吧!只要你对我侄女好,也就算是对得起我了。你要是虐待了她,那我在这个

家里可就没法呆了。”
“他姑,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吗?我一定把他当成亲闺女看!”
“你要是对她不好,我可是她的娘家人,到时候可别说我闹脾气。”
姑嫂两个到了一块儿就斗嘴,看起来在婶子没出门子的时候,她们姐妹相处的非常好。
大家说着笑着,都说这叫“亲上加亲,”两家人对这门亲事都非常满意。
“亲家母,你闺女的针线活儿做的可真好,那双鞋上绣的花儿啊就跟真的一样,那针脚又小又密实,不仔细看就连

针脚都看不出来。”
“亲家母,你就别夸她了,这还不是她婶子教的吗。是你们家的手艺啊。”
“他姑(指我婶子)在家的时候就心灵手巧,国良小时候的衣裳,还有鞋袜都是她给做,那可真是我得好妹妹呀!”
“你们家闺女的脚裹得真好,我一看她的鞋就知道,又小又尖又瘦,刚才看见她好长得那么好看,文文静静的,真

是个好闺女。”
大家亲热了一阵子之后,下面的程序就是写龙凤帖,定日子了。“龙凤帖”就和现在的结婚证书一样,写上国良和

我的姓名、生辰八字、双方家长姓名、媒人姓名、证人姓名。媒人是“王记茶馆”的王掌柜,虽说是我婶子做的媒,但

是她是个妇道人家,又是把自己的婆家侄女说给娘家侄子,怕别人说闲话,所以就请王掌柜代劳了。证人就是“义兴隆”

布铺的庞掌柜,今天庞掌柜换了一身新的长袍马褂,他是开布铺的,国良家也是开布铺的,他的货有许多就是从国良家

的布铺批发来的,两家有生意上的往来;另一方面,“义兴隆”布铺和我们家的“全义兴”商号在一条街上,相距不远,

所以由庞掌柜作证婚人最合适。龙凤帖一式两份,男女双方各自保留一份。
下面的一个程序就是“改口”了,就是我开始改口管他的父母叫“爸妈,”国良也改口管我的父母叫“爸妈”了。四

位老人在正位坐好,我扭捏着张不开嘴,还是男人的脸皮厚,国良走到了我的父母面前,给二老毕恭毕敬的各深深地躹

了一个躬,叫了一声:
“爸、妈。”
我爸妈都笑了,各自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包递给了国良。
我扭捏了半天也躲不过去这一关,把心一横,反正我已经是他们家的人了,早晚也得叫,叫就叫吧。我红着脸,在众

目睽睽之下走了过去,给大舅、大舅妈各道了一个万福,低声叫了一声;“爸、妈。”
“哎,好孩子,快起来吧!”
二老也一人给了我一个红包,我听婶子告诉过我,这叫“改口钱”。
我退回到了里屋,婶子也跟了过来:
“凤仙,这回你可真成了我们老刘家的人了。”
“那我以后管你叫什么呢?是婶子还是姑婆呀?”
“我是你们家的人,还是这头儿近,你还是叫我婶子吧。”
婶子见我没什么事。就出去陪着他们说话去了。趁着大人们说话的功夫,国良走了进来,他偷偷的塞给了我一样东西,

就连忙出去了。我手里摸着觉得像一根小棍子,也不敢仔细看,就赶紧塞到了口袋里。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掏出来一

看,原来是一支钢笔。在那时候,钢笔还是个希罕物件儿,我在跟婶子学习写字的时候用的都是毛笔,还真不知道这个东

西怎么用。我知道上面是一个笔帽儿,可是不知道怎么弄下来,就用力去拔,可是拔不开,索性就不去弄它了,还是等以

后问问国良吧。
姑娘出嫁,月份要由男方选,具体的日子则要由双方商定,必需要听取女方的意见,因为结婚要避过姑娘身子“不干净”

的那几天,俗话说“骑马拜堂,家败人亡”,这是老规矩了,而“那几天”在什么时候,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为这事,婶子

来问我,我把“那几天”的日子告诉了她,具体出门子的日子就由大人们去定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