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看到这种情景,婶子和二叔不但不管,反而倒笑了。大约过了有一袋烟的功夫,婶子才站起身来说:
    “国良,给你爹妈带好儿,有工夫我回家去看他们。你们先坐着吧,我们该回去了。”
    那个年轻人把我们送出了茶馆的门口儿;“小姑慢走,凤仙妹妹慢走。”走出去老远了,我回头一看,他还在茶

馆的台阶上站着向我们着手呢。
    过了有个两三天,我正在屋里做小鞋的时候,婶子来了。“凤仙,又做鞋哪?”
    “噢,是婶子啊,怎么,又要出去买东西吗?”
    “不是,我是来跟你说点儿正经事儿。”
    “什么事啊?”
    “在这个家里,咱们娘儿俩相处的最好了,我说的对与不对的,你可别急!”
    “哎呀!婶子,你还没上岁数呢,怎么就婆婆妈妈的了?有什么事你就快说吧。”我和婶子不截心,虽说她是我

的长辈,可我一直拿他当姐姐看,和她说话我从来都不那么讲礼貌。
    “你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没看见玉华、香花她们都已经出门子了吗?人家香花连孩子都有了,我也是在你的这

个岁数来你们家的。跟婶子说说,你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有什么打算啊?。”
    “我才不出门子呢,我就是要和婶子在一起吗。”
    “挺聪明的姑娘怎么尽说傻话呀?谁能当一辈子老姑娘啊?”
    这个问题我还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因为想了也是白想,女孩儿嫁人全都凭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自己作

主的?再说,整天价不让我出门,我又认识哪个男的啊?别说认识了,就是说话都没说过。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说

什么好,害羞的低下了头。
    “你看我侄子那个人儿怎么样?”
    噢,婶子说的就是那天在茶馆儿碰上的那个年轻人啊。长得白白净净的,挺斯文的,也挺讨人喜欢的。婶子家在

镇子上,家境也不错,他爸爸开了一个布铺,后来他爸爸去世了,铺子就由她二哥掌管了。他大哥(我未来的老公公)

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中医大夫,家里的生活也比较富裕,我们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国良是我大哥的儿子,他比你大两岁,是县里师范学校毕业的,前两年回家来教小学了。这几天你没看见吗?家

里来了不少的人,那都是来给你做媒的。这些日子经过看家门、合属相、和八字,家里人觉得就数着你们两个最合适,

你们那天也见了面了,那边儿送信儿来了,说一切都满意,就等着咱们这边儿的回话了,你爷爷、奶奶,你爹你妈让

我来问问你,愿意不愿意,好给他们一个回话儿。”
    噢,原来那天在茶馆的事都是你们事先安排好了的呀!既然你们全都捏估好了,还来问我干什么?我有点儿生气了,

噘起了嘴。
    “我说你别生气吗?结果还是生气了,得得得,就算我没说,以后家里就是给你说一个瘸聋瞎拐我都不管了。”婶

子其实是假装生气,她并没有走,一直还看着我。
    我低着头想:婶子的那个侄子长得白白净净的,个头好像比我二叔还要猛一点儿,挺斯文的,又有文化,也挺讨人

喜欢的,看着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条扁担抱着走”,我一个姑娘家又能说什么呢?

我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小鞋,不但是脸红,就连脖子都红了。
    “哎呀1姑奶奶,你倒是说话呀?你刚才说我婆婆妈妈的,你怎么也婆婆妈妈的啦?要不咱们这样吧,来一个摇头

儿不算点头儿算,要是不愿意啊,你就摇摇头儿;要是愿意啊,你就点点头。你倒是摇头儿啊还是点头儿啊?”
    婶子是不会害我的,家里人也都不会害我的。要是真能嫁给“他”,我也就算是知足了。于是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不结了吗!你真是我的好侄女,不,这以后啊,你还是我的侄媳妇啦!我这个姑婆可厉害呀!你不怕我虐待

你吗?”
    “婶子,你怎么又来了?我不理你了!”
    “好哇,这可真是啊,过河拆桥,念完经打和尚啊!我为了你跑里跑外的容易吗?八字儿还没一撇儿哪,你就不

理我啦!”
    “你嫁到我们家里来,觉得吃亏了,是要拿我还回去吧?”
    “你再瞎说,我这个姑婆可要打你了!”
    这哪儿像娘儿俩呀?婶子和我嘻嘻哈哈的闹了起来。
    几天之后,媒人领着“他”来到了我们家“下小定”了,一起来的还有给我治过脚伤的那个“大舅”,也就是“他”

的爸爸。还有两个人,我就不认识了。大人们在堂屋里边喝茶边说话,我躲在里屋,偷偷的从门帘的缝隙往外看,只见

“他”今天穿的是纺绸的大褂,还是那么斯文,那么精神,那么的好看。爸爸叫我出来给客人们倒一碗茶,我知道这是

他们家的人要看看我,我红着脸,慢慢的走了出去,连头都没敢抬,也没吭声儿,挨着个儿的倒完了水,就赶紧又回里

屋了,心跳得受不了,脸上直发烧。
    妈妈陪着我从堂屋里告辞出来,我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坐在炕沿上,不仅心跳,而且连喘气都很粗,这一切就想做梦

一样。过了一会儿,婶子也来了,她拿来了一个红布小包,说是人家送来的见面礼,都是给我的。我打开一看,里面有

一副包金的镯子、一对金耳坠子、一个金戒指。还说要我拿一样东西还回去。人家送来的都是好东西,我什么都没有,

拿什么往回还啊?婶子说,别的不要,就要我的一双鞋,还必须是我亲手做给自己穿的,还用这块红布包回去,说这是

规矩。我问要鞋干什么啊?妈妈说,这里面可有说道,这双鞋作用可大着呢,一是人家要看我的针线活儿怎么样,二是

要看我的脚有多大,三是拿走了这双鞋,就等于闺女给人家了。我打开了炕柜,拿出来一个小包袱,打开来,妈妈和婶

子帮我挑了一双大红绣花的小鞋,还用那块红布包好,给婶子拿走了。
下了“小定”,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下了。双方的老人选好了日子,写了婚书,过了龙凤帖,我就等着过门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