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十一、女大当嫁 

    我是长大了,个头儿已经追上了妈妈了,胸部长出了两座明显的山峰,屁股也大了,可就是这一双小脚却没长大

多少,也就有三寸半大。街坊邻居来串门的婶子大妈们都夸我长得漂亮,心灵手巧,知书达理,脚又裹得好,将来一

定能够嫁个好人家,说得我脸上热乎乎的,怪不好意思的。
    这些日子家里有些奇怪,三天两头儿的有外人来,有街坊邻居的婶子大妈,更多的则是我所不认识的人,其中还

有一些男的。爸爸、妈妈陪着他们说话,在堂屋里喝茶。我本来在自己的屋子里看书或者做针线活儿,外面发生了什

么事我向来都是不闻不问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好几次家里一来人,过不了多一会儿,婶子就喊我,叫我到她屋

里去,说是有事。去了之后她又没有什么大事,什么看看我做的什么活儿啊、今天看的什么书啊,都是一些个鸡毛蒜

皮的小事。说是有事,可是她却不过来找我,以前一天往我的屋里要跑上好几趟,可是现在却总是叫我到她屋里去,

干什么?摆婶娘的谱啊?最令人奇怪的就是我刚一出门,马上堂屋里的客人就从门口伸出脑袋来看我,一直看到我进

了婶子屋里才缩回去。这些人真没教养,看人家的女孩子干什么?爸妈也不管管他们!
    “婶子,你今天又叫我有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我闷得慌,想和你说说话儿。”
    开始我还不觉得什么,一天、两天,几乎回回都是如此,我就有些纳闷了,婶子这是干什么啊?家里的大人好像

都神神秘秘的,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啊?我问了婶子好几次,可她总是笑着说:“没事。”
    这一天,婶子过来找我,说是要和我一起去街上“义兴隆”布店,帮她挑一块花布。好啊!我有好些日子没出门

去了,早想出去透透风儿了。
    “义兴隆”布店在大街的中间,离我家的“全义兴”商号不远,中间只隔着一家“王记”茶馆。从我家到这里有

半里多地,我们娘儿俩收拾了一下,就上了街。反正出来也没事儿,一路之上东瞧瞧,西逛逛,到这个小摊儿看看吹

糖人儿的,到那个小摊儿看看卖风车儿的,到这个铺子看看卖盆儿卖碗儿的,到那个铺子看看纸墨笔砚的,可着劲儿

的散着心。婶子好像有什么大事在等着她似的,一路之上紧着的催我快走:
    “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呀?别玩儿了,快走吧,你看‘老爷儿’(太阳)都快正中了,快去买了东

西好回家吃饭去。”
    “忙什么的?天还早着呢,你又没事儿,出来了还不好好玩玩吗。”
    在婶子的一再催促下,我们来到了“义兴隆”布铺。掌柜的一看我们进来了连忙打招呼:
    “呦,是你们啊,二奶奶、大小姐,有些日子没见了,今天想买点儿什么呀?我们这儿有新来的阴丹士林布,给

你们家掌柜的做件大褂吧?”
    “噢,不,我想看看青市布,给孩子撕两双鞋面儿。”
    “哎,婶子,你怎么胡涂了,你不是说要撕几尺花布吗?怎么又说买青市布了?”
    “噢,青市布也看,花布也看。”
    看了一会儿,花布没买,婶子说花色不好看,只买了二尺青市布,我们就出来了。出了布店门口,婶子手搭凉棚

抬头看了看太阳说:
    “我渴了,咱们到茶馆去喝口水吧。”
    “哎,婶子,刚才你还说‘老爷儿’快正中了,赶着回家去吃饭呢,怎么这会儿又不急了?喝什么茶啊?回家喝

去吧。”
    “不忙,喝口水再走,我真渴了,嗓子直冒烟儿。”
    我拧不过婶子,就跟着她进了旁边的王记茶馆。这是一家小茶馆儿,两间门面,里面只有四张桌子,几条板凳。

掀帘子刚一进门,呦,二叔在这儿哪,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看样子也就20来岁,穿着一身制服,在上衣

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支钢笔。梳着分头,戴着一副眼镜,长得白白净净的,人显得挺英俊的,看样子像是个读书人,挺

斯文的。
    “呦,你们在这儿哪!”
    小伙子站了起来,我看他的个头和二叔差不多,不过没有二叔胖,属于偏瘦的那种人,只见他向婶子弯了弯腰,

叫了一声:“小姑。”
    原来婶子和这个年轻人认识啊。
    “国良,你怎么在这儿啊?”
    “噢,我的一个学生病了,我去看看他,从这儿路过,正好碰上了姑夫,非叫我来这里喝口水再走。”原来他是

一个教书的老师啊。
    二叔说:“你们干什来了?”
    “我和凤仙出来给孩子撕两双鞋面儿,渴了,进来喝口水。”
    二叔回身向里边喊:
    “掌柜的加两个茶碗,再续上一壶水,来一盘花生,一盘瓜子。”
    婶子拉了我一下,
    “来,我给你们引见引见,这是我侄女,叫凤仙。这是我娘家侄子,叫国良。”
    年轻人向我弯了弯腰;“你好。”
    我还是第一次和一个不相识的男人说话,一时间不知所措,人家向我鞠躬问好了,我只好赶紧还礼,道了一个“

万福”,脸都红了,赶紧躲到了婶子的身后去了。

    “国良,到了家门口了,怎么也不到家里去呀?这都快晌午了,到家去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学校里还有事,我还要赶回去呢,等有功夫我再去看小姑和姑夫。”
    “我好些日子没回娘家了,家里你爹妈他们都好吧?”看样子,婶子是要和她的这个娘家侄子拉拉家常。我们坐

下来,婶子茶也没喝,慢条斯理的和她侄子说着话,我坐在婶子的旁边,慢慢地嗑着瓜子。我发现,那个年轻人嘴里

和婶子说着话,眼睛却一直都在看着我,从头上看到脚下。特别是当他看到了我的脚下的时候,两只眼睛好像发出了

异样的目光。怎么啦?我连忙低头一看,原来我的两只脚露在了裙子的外面,黑裙子下面,两只穿着红色缎子绣花鞋

的小脚特别显眼,我连忙把脚往后缩,由于是坐着,裙子就遮不住两只小脚了,真不好意思,我的脸“唰”的一下子

又红了。
    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给我倒茶进行掩饰,其实碗里的茶水我一直没动,还是满的。他用两只手把茶碗

端给我:
    “凤仙妹妹,喝水呀。”
    “哦,好。谢谢你,我不渴。”我连忙把水接了过来,慌乱之中,碗里的水洒了我一手。
    “呦,烫着没有?”他赶紧掏出手绢来,给我擦手,我连忙往后躲:
    “没事,没事。”不敢让他碰我的手。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