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十、青春萌动 

    我发现我自己是已经长大了,个头儿已经追上了妈妈了,胸也变高了,屁股也大了,还往上翘,可就是这一双小

脚却没长大多少,还不到三寸五分呢。街坊家来串门的婶子大妈们都夸我长得漂亮,心灵手巧,知书达理,人又贤

惠,特别是这一双小脚,又小、又尖、又瘦、又周正,将来一定能嫁个好人家。别的不说,就凭着一双端端正正的

小脚,也得找个好女婿,谁要是娶了我,那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说得我脸上热乎乎的,真羞死人了。
    年轻姑娘爱瞎想,真是一点也不假。有时候我闷得慌了就一个人瞎想,人们为什么这么看中女人的这双脚呢?

香花姐长得那么好看,又那么能干,就因为没裹脚,在附近的村子里都嫁不出去,结果嫁到大山里边王家岭那个穷

地方去了。那些个男人为什么那么爱看着我的脚呢?女人的小脚有什么好的呀?我不明白,这些都是为什么呢?
    我坐在炕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两只小脚,真不知道女人裹了小脚为什么就那么金贵呀?而没裹脚的女人,或者

是没有把脚裹得很小的女人,不管她多能干,多漂亮也被人们看不起呢?男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女人的小脚呢?既然

喜欢,为什么他们自己不裹脚呢?女人的这双小脚上有什么魔力吗?我仔仔细细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尖尖的,

瘦瘦的,小小的,是觉得好看,怪不得男人喜欢呢,就连我自己都喜欢它。我禁不住捏了捏自己的小脚,软中有硬,

硬中有软,还有弹性,到底是软还是硬,我也说不清楚。这一宿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一个个奇妙的问题始终萦

绕着我,女人为什么要裹脚?裹脚有什么用?男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女人的小脚?耳边好像又响起了那个小伙子的歌

声:
    “妹子的脚,瘦又小,上边绣着一只白玉鸟,我有心去捉鸟……”
    来捉我小鞋上绣着的小鸟,那不是就摸到我的脚了吗?婶子她们说,女人的这双脚男人看都不能看,怎么能叫他

们摸呢?虽然我的脚在庙会扮娘娘的时候被小女孩摸过,可是那时候我是“娘娘”啊?不是我刘凤仙自己啊!是为

了替娘娘给老百姓施恩赐福啊!不但不算是不守规矩,还是一种人人羡慕的荣耀呢!婶子还说,女人的这双脚是给

自己的丈夫裹的。为什么不是给自己裹的,而是给一个原本不认识的男人——自己的丈夫裹的呢?以此说来,奶奶

的脚是给爷爷裹的,妈妈的脚是给爸爸裹的,婶子的脚是给二叔裹的,那我的这双脚又是给谁裹的呢?丈夫为什么

需要他媳妇的小脚呢?将来我也……每当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像有一只小兔子一样,“砰砰”的乱跳,脸上也开

始发烧了。香花姐出嫁了,玉华姐也出嫁了,我们都是差不多大的岁数,看起来我也……,唉,不去想它,我经常

的是在瞎想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这天的天气很热,中午睡醒了觉,闲着没事干,我又从针线笸箩里拿起了那双还没做完的小鞋,几个弟弟都已经

上学堂去了,院子里显得很安静。我的这双小鞋已经做了有些日子了,因为这些日子不知是怎么的,总是心烦意乱

的,静不下心来,所以一直也没有做好。想叫婶子给我看看,绣上个什么花儿好看,于是就走出了房门。婶子的房

间和我的闺房斜对门,我们家是一座四合院,北房为上,正房三间,中间一间是堂屋,东边是爷爷和奶奶的住房,

西边是爷爷的书房,两侧的耳房空着,留着待客使;东厢房两间,是我们家住,我住在东厢房北侧的耳房里,南侧

耳房也空着;西厢房两间住着二叔一家,南北耳房也空着。倒座南房三间,两间是厨房,一间由刘妈住。东南的位

置没有耳房,是一间连脊的大门楼,西耳房是放杂物的。后院有两间牲口棚,一间杂物房。院子里有两棵枣树,种

着几畦蔬菜。后院还单有一个门,平时不开。
    刚走到婶子的窗户底下,就听见屋里好像是婶子在哼哼,啊!天这么热,婶子半天也没出屋了,是不是有病了?

我着急了,赶紧快走了几步。由于是夏天,婶子的屋子也没关门,只挂着个竹帘子。我一掀帘子就进去了,就看见

在里屋的炕上,婶子靠在被窝垛上,闭着眼睛,敞着怀,红抹胸也解开了,露着两个大白奶子。她的头发有些散乱,

脸上红红的,闭着眼睛,一边摇晃着儿身体,嘴里一边哼哼着,还用两只手在自己的奶子上不停地抓挠着,好像很

痛苦的样子。她的两只小脚全都光着,裹脚布、布袜子都扔在了一边。二叔坐在炕沿上,一只手攥着婶子的一只小

脚在揉捏,另一只手把婶子的另一只脚贴在自己的脸上,用胡子茬来回地蹭着。
二叔出去进货走了好几天,这刚回来怎么婶子就病了呢?
    “婶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崴了脚了?二叔,我帮你给婶子揉揉脚吧。”
    他们两个人这时候才发现我进来了,二叔赶紧松开了手,放下了婶子的一双雪白的小脚。婶子一骨碌从炕上赶紧

坐了起来,脸更红了:
    “死丫头,怎么这么没规矩?你进来怎么也不敲门哪?”我从来也没见过婶子跟我发这么大的火,他一向都是文

静和善,不笑不说话,给人以一种亲切的感觉。特别是对我,髻像个疼我爱我的大姐姐,又像宠我惯我的妈妈。可

是今天却柳眉倒竖,一副十分生气的样子。我做错什么了吗?
    “我听见你在哼哼,以为你有病了呢,一着急就进来了,你们家也没关门哪,我怎么敲门啊?”我真有点儿害怕了。
    二叔赶紧站了起来,“啊,是凤仙来了,我铺子里还有事,你们说话儿吧,我走了。”说完就赶紧走了出去。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