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九、小脚的魅力 

    外面有拨浪鼓响,是卖针头线脑的货郎担子过来了,正好我绣花的线不多了,出去买一些。
    走出大门口,向两边一看,货郎担子停在了东边的大槐树底下,“半截俊”大妈正在那里挑东西呢。我走了过去。
    半截俊大妈一见到我,话总是那么多:
    “呦,这是哪儿来的这么一位大美人啊?头发就像是用墨染出来的,小脸白的像剥了壳的煮鸡蛋,两只脚就像五

月节的粽子,走道儿好像随风摆柳,我还说大白天的怎么嫦娥下凡来了?原来是凤仙姑娘啊。”
    她就是这么一个爱说爱笑的人,我笑了笑:“大妈,买什么哪?”
    “噢,是这么回事,你香花姐有喜了,我买点针线,给孩子做几件小衣裳预备着。”
    “噢,香花姐快生孩子了?您也快当姥姥了,恭喜呀!她们家那么远,我也没法儿去看她。我这里有几大枚(铜

元)脂粉钱,您别嫌少,您看着给香花姐买点儿什么吧。”说着话,我从衣袋里掏出了几枚大铜子。
    “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哪?快拿回去吧!”
    “您看您,怎么这样儿啊?给您您就拿着吧,我和香花姐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就跟亲姐妹一样,几个小钱儿,

花不着还是怎么的?这钱就当是我给小外甥买糖吃的!”
    “这闺女可真会说话儿,那我就替你香花姐谢谢你了。”
    “谢什么呀?这还不是应当应分的吗?”
    “呵呵,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等香花儿姐回娘家的时候,您告诉我一声儿,这么多日子没见她了,还真想她。”
    “唉,凤仙,我记得你比我们家香花儿只小两岁呀,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样?有主儿了吗?”
    “大妈,您又瞎说了。“我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
    “怎么是瞎说呀?闺女大了就得出门子,这是人生大道理呀!就凭你的这双脚,也得找个好女婿呀!“
    “大妈,你瞎说什么呀?再瞎说我不理你了!”
    “呦呦呦,害羞了。好好好,你不叫我说,那我就不说了还不行?你看那小嘴儿噘的,都能拴条毛驴了。”
    “大妈,你看你,尽拿人家开玩笑。”
    “呵呵,不和你闹了。凤仙姑娘,你想买点儿什么呀?”
    “绣花儿的丝线。”
    我在货郎担子上挑着彩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了两个小伙子,我抬头一看,都是一个村里的,也知道是谁

们家的,可是叫不上名儿来。一个手拿着烟袋觜儿,一个手拿着烟袋杆儿,看样子是在挑东西,可是两只眼睛却

没瞧手里的货,而是死死的看着我从裙子下边露出的两只小脚,像是要把我的小脚看到眼镜里去似的。其中有一

个口水都流出来了,可是他却一点也不知道。把我看的直脸红,连忙把脚往裙子里面缩。
    “嘿嘿嘿!看什么哪?看到眼里拨不出来了!”“半截俊”大妈见着两个小子色迷瞪眼的样子,气不忿的就申

斥了他们几句。
    “大婶,我从来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脚,所以就多看了两眼。”
    “想看小脚啊?赶紧叫你妈给你说媳妇啊,到时候叫你看个够。”
    都是一个村子的,几乎每一家都是拐弯抹角的亲戚,“半截俊”大妈辈数比他们大,申斥他们,他们也不敢说

什么。
    买完了线,给了钱,我转身往回走。只见那两个小伙子还在那儿站着呢,我快要到家门口了,从后面传来了他

们唱小调的声音:
    “妹子的脚,瘦又小,上边落着一只白玉鸟。我有心去捉鸟,突儿……,又飞了……”
    农历的四月初一是碧霞元君娘娘庙会,是我们这个地方最热闹的日子。我们这个地方信奉娘娘比信奉观世音菩

萨的程度要虔诚得多。各村都建有娘娘庙,但是都比较小,只有一座院子,三间大殿而已。在我们村后的凤凰山

上还有一座娘娘庙,那可是一座大庙,有好几进的院子,神殿也多,供奉着各路的神仙,正殿则是供奉的碧霞元

君、眼光、斑疹、送子、催生五位娘娘。每年的庙会期间,各村的香会一起出动,到凤凰山上去进香祈福,各村

的人们只要是能走路的人都要到凤凰山上去烧一炷香,就连镇子里和县城里也有不少的善男信女来这里进香的。
     香会(就是后来的民间花会)各村都有,会档很多,有狮子会、大鼓会、吵子会、花钹大鼓会、高跷会、地

秧歌会、大旗会、中幡、小车会、跑旱船、娘娘驾……,走会的时候,一路之上,各献其能,载歌载舞,非常热

闹,看会的人更是人山人海。到了山上娘娘庙,这里的人最多,烧香许愿的、还愿的、作小买卖的、看热闹的,

简直是人山人海,所以各村的香会都拿出了看家的本事,比着赛的进行表演,哪个村演得好,哪个村最露脸,也

就最有面子。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