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玉华姐把小布袋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久久的不拿开,好像比一副金镯子还要喜爱。翠华妹妹看着直眼馋,可人家

是“新娘子”啊,她也不好意思去和姐姐争抢。屋里有木盆,玉华姐叫人打来了一盆水,打开小布袋儿,抓出了一

把玫瑰花儿放到盆子里,浓重的香气立刻就弥漫了整个的屋子。摸摸水温差不多了,她脱下了小鞋,脱掉袜子,解

开了裹脚布,把小脚放到水里去泡。翠华在一边看着,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玉华看出来了妹妹的意思,就说:
“你们俩也来泡泡吧。”翠华一听高兴死了,连忙脱去了鞋和袜子,解开了裹脚布,坐在小板凳上,把两只小脚

放进了盆子里。
“凤仙,你也来泡泡吧,咱们姐妹自从裹了脚就一直没有在一块儿玩儿过水。”
是啊,记得小时候无论是她们来我们家,还是我来他们家,晚上洗脚的时候,我们三个姐妹总是在一个盆子里洗,

一边洗一边玩儿,六只小脚丫在水里和弄着,还用脚丫子拍水,弄得腿上、地上都是水,当时玩儿的那叫高兴啊!

可自从我们几个裹了脚之后,就再也没有在一起这么玩儿过,儿时的欢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为了找回儿时的快乐,

叫玉华姐高兴,我顺从地脱了鞋和袜子,解开裹脚布,坐在小板凳上,把自己的两只脚也放进了盆子里。
玉华姐都要出门子里,可是她爱玩爱闹的脾气却还没有改,用小脚撩起水来往我的裤子上弄,我也不是好惹的,

也用脚往她身上撩水,我们两个这一闹,也溅了翠华一身水,于是她也参加了进来,六只小白脚丫在盆子里和弄

着,水花四溅,屋子里充满了欢笑声,好像我们又回到了小的时候,大家都尽情的享受着这种不会再来的幸福。
泡完了脚,我们三个坐在炕上,把脚擦干净,六只小脚由于都染上玫瑰花的颜色,原来是雪白的,现在都变成

了粉白色,还散发着香气。六只小脚摆在一起,粉粉嫩嫩的,鲜鲜灵灵的,就像一盘刚剥去皮的粽子,好看极了。

华姐这个爱闹的“疯丫头”脾气到什么时候也改不了,看着大家的小脚,她又有“妖蛾子”了:
“咱们几个比比脚吧。”
“怎么比呀?”我不解的问。
玉华姐把我的一只脚、翠华的一只脚放在一起,先比谁的脚小,三只小脚相差无几,很难看分出谁的大谁的小

来。玉华姐回身从炕柜里拿出了一把牛角尺子,也就有五寸长,把六只小脚挨着个的量,结果她的脚最大,是三

寸三分,我的脚三寸二分,翠华的最小,三寸一分。玉华姐的脾气一贯是争强好胜,她见比脚她没有能够取胜,

就又想了一招,她从炕柜里拿出个瓷碗来,其实这并不是一只碗,而是一个写字泡笔用的水盂,白瓷做的,上面

有青花儿,样子像一只金莲小鞋,挺好看的。
玉华姐对大家说:“谁要是能把这个穿在脚上,谁的脚就是最好,怎么样?”说完,把水盂递给了我,我拿着

这个东西左看右看,看了外面又看里面,这个水盂和我的小鞋差不多大,但是这东西是瓷的,没有松紧性,不能

抻、拽、撑,所以我的脚虽然不大,但也是很难穿进去的。
玉华姐看我有点儿为难的样子,就说:“我先穿。”说着就把自己的小脚丫往水盂里面塞。也不知道她是怎么

弄的,左右一拧,又使劲的把后脚跟一推,脚就进去了。原来她的脚弓很大,把脚使劲的一弯,也就有三寸大了,

所以她能够穿进去。她看了看我,显出一副得意的样子。她把水盂穿在脚上显摆了一顿之后,脱下来让翠华妹妹

穿,翠华妹妹的脚很瘦很薄,并且是我们三姐妹里最小的,但是在穿进去的时候,却显得比他姐姐还要费劲。

“你们能穿进去,我就穿不进去吗?这不是存心想要寒碜我吗?”这时候我在心里不住的骂着玉华姐,东西是你

们家的,为了能够穿进去,你们不定练了多久了呢?我新来乍到,头一次看见这个东西,我哪里知道 应该怎么

才能穿进去啊?一定是那一年在我们家踢毽子的时候,你输给了我,这一次是要报负我,给我一个难看吧?我的

脚又不比你大,你能穿进去,我就不能吗?我是不会输给你们的!
我拿起水盂来就往脚上穿,我的脚很软,柔若无骨,水盂里面的空膛比较宽,我的脚一进去脚尖在前头一顶,

脚上的肉就往两边去了,这样脚就变肥了,但是却变短了,这样我基本上没怎么费劲,就把水盂穿在了脚上,然

后抬起脚来,向玉华姐摇晃着,意思是说,你看怎么样?我没输给你吧?
玉华和翠华见我也穿进去了,她们也很高兴,到底都是至亲的姐妹啊,是我的心眼太多了,玉华姐其实并没有

报复我的意思,只是她爱闹爱玩儿而已。我脱下了脚上的水盂,玉华姐用布小心的包裹起来,重新放进了柜子里。
我这时候来了精神;
“玉华姐,叫我看看你的好东西吧。”我跪着用小腿蹭到了柜子前面,打开柜子盖,从里面提留出来一个红布

包袱,打开一看,“哇!这么多好看的小鞋啊!”我从包袱里把小鞋全都拿了出来,一双一双的摆了一炕。红的、

绿的、粉的、紫的、藕荷的,绣花的,不绣花的,高帮的,低帮的,带筒的,不带筒的,单的,棉的,高跟的,

平底的,软的,硬的,什么样的都有。玉华姐说:
“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你要是不嫌姐姐粗针大麻线的,就挑几双,拿回去穿吧。”
我说:“谢谢姐姐的好意,这些都是新娘子的鞋,我可不敢要。你让我在这儿试试这些鞋,我就满足了。”
“那怎么不行?我的就是你的,你随便穿。”玉华姐就是这么个爽快人。
我重新裹好了脚,穿上了袜子,把炕上的小鞋一双一双的穿在脚上试,由于我和玉华姐的脚几乎一般大,只是

玉华姐的脚比我的脚肥一点儿,所以这些小鞋我穿着都挺合适的。每穿上一双,我就站在炕上,叫玉华和翠华看

,好看不好看。等十几双鞋全都试完了,都到半夜了,表婶在窗户外面催了好几次了,叫我们睡觉,我们只好吹

了灯,躺在了炕上。可是大家的兴致还没过,就你捏我一下,我掐她一把,闹个不停,这一夜我们说着笑着,玩

着闹着,几乎就没有睡觉,一直闹到了鸡叫头遍,才合上了眼睛。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