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自从跟着婶子学这学那以来,我就很少出门了,整天里不是做女红就是念书、写字。家里人说我变了样儿,不那

么“疯”了,文静多了,有女孩子的样儿了,并且有些像婶子刚过门时候的样子了,就像和当年的婶子拓了个影。

“名师出高徒”吗,我在婶子的教导下,逐渐的向人们心目中淑女型大家闺秀的标准发展。
    暑往冬来,花开花落,又是几个春秋过去了,我长大了,这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我从一个少女,长成了一个大姑

娘。记得那一天夜里睡觉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下面一热,这是怎么回事啊?从裹脚以后我就一直也没有尿过炕啊,

今天这是怎么的啊?是白天玩儿得太累了,还是水喝多了的缘故?我不好意思地爬起炕来,摸了摸身下的褥子,没

有湿啊,一定是内裤湿了,就想找一件干净的内裤换上,点上了灯,我脱下了内裤一看,妈呀!我一下子给吓哭了,

怎么是血啊?妈妈听见了我的惊叫,连忙爬了起来:
    “怎么啦?”
    “妈,你看,血,是不是我有病了?”
    妈妈接过我的内裤看了看,她却笑了,这时候爸爸也被惊醒了: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
    “好好睡你的觉吧,没你的事!”妈妈笑着对爸爸说。
    爸爸翻了一个身,没有一袋烟的功夫就又响起了鼾声。
    妈妈用草纸给我擦干净了下身,然后打开了箱子,拿出了一个长条的布袋,这个小布袋子又细又长,两头儿还缀

着布条儿,这个东西我是头一次见。她又拿出了一个白布的小口袋,里面装着半袋子的草木灰,我们这个地方管这东

西叫“小灰”,我以前看见过妈妈和刘妈把灶膛里浮头的草木灰铲出来,用很细的小筛子筛过后,把粗的扔掉,把细

的装进小布口袋里,妈妈收起来了一袋,又给婶子送去了一袋。我还问过妈妈:“你们弄这个干什么呀?”
    妈妈说;“小孩子家别瞎问,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既然不叫我知道,我就不问了,这件事也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现在看起来是是我应该知道这些小灰是做什么用的

时候了。妈妈小心翼翼的把布口袋里的小灰用一个牛角做成的小铲子装进细长的布袋子里,然后拍了拍,把装里面

的小灰拍匀实了,把布袋子兜在我的下面,又把布条在我的腰上系好,然后找了一件干净的内裤给我穿上。
    “好了,没事了,睡觉吧。”
    在被窝里,妈妈小声的对我说:
    “凤仙,你现在真的是长大了。这些日子我尽顾了忙和家里的事了,也没跟你说说女人的这点儿事儿。”
    ……
    我真的长大了,每个月都开始有了“倒霉”的那几天,胸前也开始发胀,日见鼓起,我也不再和妈妈一起睡觉了,

自己搬进了旁边的耳房里,这就是我自己的闺房了。
    我真的长大了,自己的这双脚不再叫妈妈给我收拾了,自己学会了洗脚,学会了怎样拾掇这双让全家人都引以为

自豪,让街坊邻居的姐妹们都羡慕的这双“宝贝脚”。每天晚上我都用热水烫脚、洗脚,每一个缝隙都要仔细的洗

到,手指头进不去的缝隙就用布条沾上猪胰子在缝隙里面来回地勒,用小镊子夹着棉花探到里面去擦,为的是叫我

的小脚不留一点污垢。然后自己还要仔细的对这双小脚进行按摩,促进脚部的血液循环,这些手法都是婶子教给我

的。除此以外还要用很细的搓脚石蹭去脚上的老皮,一边搓一边用水洗去浮皮。用小剪子、修脚刀片去脚垫,挖掉

鸡眼,然后再用小剪子、小镊子、小钢锉修理我的脚趾甲,即使是一个细小的地方也决不错过,直到把所有的脚趾

甲都修理得整齐干净,光亮圆滑为止。其实我很少走路,也不干什么力气活儿,两只脚很少有硬皮,茧子、鸡眼、

脚垫什么的,之所以每天这么费时费力的收拾这双脚,完全是出自于一种心理作用。每当自己收拾这双脚的时候,

就好像是一种极大的享受,感到心里以及浑身上下都特别的舒服。
    收拾完了之后,我又用杏仁煮的热水泡脚。我们这里地处山区,山上有许多杏树,杏仁是我们这里的一大特产,

除了吃、榨油、外卖之外,女人们还用杏仁煮水来泡脚,用这种水泡过的脚不但不臭,而且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香味

儿。把脚擦干净之后,我坐在炕上,把油灯放到炕头的小炕桌上,仔细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可爱的小脚,就像是在欣

赏一件艺术品一样。这一双小脚白白的,光光的,滑滑的,嫩嫩的,软软的,瘦瘦的,小小的,尖尖的,还散发着

淡淡的香味儿,就像两个剥了皮的江米粽子,那么水灵,那么娇嫩,真是越看越爱,越看心里越美。感谢父母给了

我一双好脚,感谢奶奶给我裹出来了这么标准的一双人人夸奖的三寸金莲,感谢婶子教会了我怎样拾掇这双脚,才

使得它这么的光鲜靓丽,这么的好看。我真爱死我的这双小脚了。
    把脚重新裹好,穿上布袜子,再穿上睡鞋,这才吹灯睡觉。每天晚上光收拾这双脚,就要用一个多时辰。我觉得

这双小脚经过了自己的一番收拾,变得这么的好看,就是再多费上点儿时间也值得啊。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