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六、红菱飞舞 

    又是一年春来到,大门口外那棵老槐树变绿了,燕子又叽叽喳喳的热闹了起来,从房檐底下的窝里飞出飞进,大

街上过往的行人也多了起来。人们脱下了厚厚的棉衣,换上了轻便的春装。沉闷了一个冬天的人们又焕发了活力,门

口外又不时的传来小商贩的吆喝声。
    我的下面有了一个弟弟,婶子也有了孩子,是个秃小子,陈家就我这么一个女孩,所以就更显得金贵了。我长大

了,能够帮住妈妈和婶子看孩子了,这两个秃小子一个赛着一个的淘气,总是往外跑,由于经常踢毽子,我的身体比

以前灵活多了,我虽然脚小,但是却能够追上他们。
    家里来了客人了,是我老姑奶奶家的表叔、表婶还有他们家的两个女儿。这一下子我可算是有了伴儿。家里那几

个秃小子都还小,我不喜欢和他们玩儿,一下子来了两个小姐妹,我高兴极了。她们家住在镇子里,家里也是做买卖

的。她们也都裹了小脚,个个都是“三寸金莲”。玉华姐姐比我大两岁,翠华妹妹比我小一岁,我们年龄都差不多,

每天都在一起玩儿。大人忙他们的,我们不管,我们只管痛痛快快的玩儿。在一起过家家,歘拐,编绳儿,比谁的小

鞋好看,院子里每天都充满了我们几个姑娘的笑声。
    由于家里在给爷爷操办六十大寿,家里来了不少的客人,人们整天出出进进的,院子里很乱,我们就到后院去玩

儿。乡村人家的后院不种花草,而是种些蔬菜。我家的后院里种着两畦不知道是什么菜,畦梗上种着玉米,玉米之下

种着豆角,在墙根处还长着不少不知名的野花,红的、粉的、紫的、黄的、白的,五颜六色,挺好看的。这里还有两

棵枣树,每年都挂很多的大红枣,特别甜。这里很安静,有院墙圈着,我们又跑不出去,外人也进不来,很是安全。

都是十几岁的大姑娘了,又都裹了脚,家里的规矩大,不叫我们见外人,后院就成为了我们最理想的活动空间了。
    几个弟弟也被家里人哄到了这里来玩儿,免得他们趁着家里忙的时候又往出跑。男孩子有男孩子的玩法,他们在

这里捉虫子,挖土坑,看蚂蚁打仗,整天弄得脏兮兮的,跟土猴儿似的。我们女孩子有女孩子的玩法,我们摘野花,

编花环,把野花插在头上,戴在耳朵上。玩编绳儿。刚玩儿了一天,我们就玩腻了,家里人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在枣

树上给我们拴了一个秋千,给我们玩。
    春季打秋千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一种风俗,我们这里管秋千叫“鳔悠儿”,是一种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十分好玩的

游戏项目,这里有“春天打鳔悠,百病全都丢”的说法,因而不但是孩子们,就连大姑娘、小媳妇都可以玩儿。村里

的龙王庙前有秋千架子,村里的很多人都到那里去玩儿,不过爷爷一直也不叫我们家里的女人去那里玩儿。一般就是

在后院的枣树上拴上秋千,给家里的女人们玩儿,这是爷爷规定的。一般的时候都是妈妈和婶子在这里玩儿。婶子平

时的时候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是一个标准的淑女形象,可是一打起秋千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焕发了青春活力,

那时候毕竟她还不到二十岁呀。
    婶子的秋千打得特别好,悠起来很高,绸子长裙随风飘起,就像仙女驾云一样。妈妈也能打两下,不过没有婶子

悠锝那么高,大多数时间都是把我和弟弟抱到秋千上,她在下面推着我们玩儿。长大以后,我就自己打秋千了。由于

胆子小,悠得不高,总怕掉下来摔着。今天我们来玩儿打秋千,家里人也不放心,特意叫婶子来看着我们。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