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前面有一个卖胭脂花粉绒花的货郎担子,有几个女人围在旁边正买东西呢。我最喜欢红绒头花了,想过去看看,于

是就甩开了婶子的手,向那里跑去,刚跑了一步,身子就摇晃,想站也站不住了,一下子就摔倒了。婶子连忙走过来

把我拉了起来,
    “没摔坏吧?”
    我说:“没有。”
    婶子一边拍打着我身上的土,一边说:“你裹了脚就是大姑娘了,姑娘家就要有个姑娘的样子,可不能像过去那样

疯跑了。”
    婶子领着我来到了货郎担旁边,几个女人回过头来看着我,其中有一个就是“半截俊”大妈,她长得确实挺漂亮的,

头发又黑,脸又白,脚可不小,干起活来可是把好手,在家里收拾屋子做饭就不用说了,到井台去挑水能一连挑上三四

挑,还能帮助男人去下地干活儿,收谷子的时候一次能背一大捆回来,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能干媳妇。她爱说爱笑。还爱

开玩笑,看见了我这话就来了。别的女人也跟着搭起腔来。
    “呦,这个小姑娘长得真水灵,天生的一个美人坯子。”
    “是啊,头发又黑又多,小脸儿粉白粉白的,像搽了粉一样。”
    “半截俊”大妈提起了我的裤腿,看着我的脚说“你看她的两只小脚,裹得可真好,又尖又瘦,还没有三寸大呢,我

看就是长大了,她的脚也到不了四寸,真好看,谁给你裹的啊?”
    我不敢说话,一个劲的往婶子的身后躲。
    “这是你闺女啊?有这么俊的闺女,你可真有福气。怪不得她的脚裹得真么好呢,你的脚就这么美啊,这就叫‘老猫

房上睡,一辈传一辈’呀!”
    “我哪儿有这么好的福气啊,这是我侄女,她这双脚可比我的好看多了。”婶子笑着说。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孩子,你刚过门一年多,要是有这么大的孩子了,那还了得?逗你玩儿呢。你也快生了吧?”说

着就伸手去摸婶子的肚子。
    “嫂子,你胡说什么呢?再胡说,我不理你了!”婶子羞红了脸。
    “哦,这是凤仙姑娘啊,我说这些日子怎么没见她出来玩儿啊,原来是在家里裹脚了。”
    她叫过来两个在一边玩儿踢毽子的小姑娘,那是她的女儿,对她们说:“你们都过来看看,人家凤仙姑娘的脚裹得多

漂亮啊!叫你们裹,你们不裹,嫌疼。人家长大了嫁县长,你们就只能像我一样,嫁给种地的。”
    她的两个闺女一个叫香花,一个叫香草,香花比我大两岁,香草比我小一岁,原来我们尽在一块儿玩儿。香花是个倔

强的过娘,和她妈一样的心直口快,她把头一扬说:“我要是裹了小脚,谁帮你喂鸡喂猪,谁帮你扫院子看妹妹啊?凤仙

家里有钱,不用她干活儿,我能跟她比吗?”
    她妈妈说:“我当初就是吃了没裹好脚的亏,嫁给了你爸爸,整天干这干那,吃苦受累的,你长大了也想跟我一样的受

苦啊?”
    “哼!小脚好看有什么用啊?能像我这样儿踢毽子吗?”说着就拿起毽子踢了起来,脸上一副得意的样子。
    踢毽子?别说踢了,就我这两只小脚,连站都站不稳,要前后不住的挪动,否则就要摔跟头,怎么踢毽子啊?这时候我

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心里有一点酸酸的感觉。
    婶子给我买了一朵红色的小绒花,戴在了我的头上,又给我买了一串糖葫芦,我觉得两条腿发酸了,脚也疼,就不想再

走了,要婶子带我回家去。
    回家以后,婶子对妈妈说:“大嫂,你快给闺女烫烫脚吧,今天她头一天出去就走了这么远的路,可真不容易啊!快看

看闺女的脚上起泡了没有?”
    妈妈打来一盆热水,让我坐在炕沿上,脱下我的小红鞋,解开我的裹脚布,仔仔细细的给我洗起脚来。每个脚趾缝都洗

到了。洗完之后,把脚擦干净,把我的小脚托在手心里,仔细的观瞧。只见这一双小脚,白白的,鼓鼓的脚面像个小白面

馒头;尖尖的脚尖像五月节包的粽子;大脚趾上用凤仙花染的红指甲,像一颗红樱桃,整个的一只小脚就像用白面蒸出来的

糖三角。妈妈真是越看越爱,“就冲我闺女的这双脚,长大以后起码准能嫁个县长,那时候,我也跟着你享福了。”我当时

也不懂的妈妈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知道她在夸我的脚好看,心里也挺美的。可是想起了香花说的话,心里就觉得有点儿不

是滋味了。我决心去练习踢毽子,要一口气能踢好多个,看香花她们还敢不敢再笑话我!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