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二、骨头断了(1)

第二天早晨,我被妈妈叫醒了,叫我起来吃饭,我勉强吃了一点儿。脚疼得下不了地,我就在炕上坐着。妈妈从

街上买来瓜子,给我解闷。就这样一连过了三天,我都没有下炕,拉屎、撒尿都是妈妈用盆子给我接。又过了两天,

我觉得脚不那么疼了。可到了第六天,妈妈又来给我裹脚了。我坐在炕沿上,妈妈打来了一盆热水,给我解开了裹脚

布,我觉得两只脚一下子就涨了起来,一会儿就变红了。过了一会儿,脚趾头能动弹了,顿时就像身上卸去了千斤重

担一样,两只脚一下子就轻松了,我抱着自己的脚不停的揉着。妈妈把我的脚摁进了水盆里,用很烫的热水泡,又是

一连泡了三盆水,妈妈给我擦干了以后,她拿来了两卷新的裹脚布,坐在小板凳上,又在我的脚趾头缝里撒上白矾面,

重新给我裹脚。我觉得妈妈裹得可没有奶奶裹的时候那么疼,也就没有哭闹。好不容易快裹完了,不想奶奶进来了,

她扯了扯我脚上的裹脚布,冲着妈妈就嚷了起来:“裹得这么松,你这是疼孩子吗?你这是在害她呀!你想把孩子的

这两只脚糟蹋了呀?” 吓得妈妈赶紧站了起来。奶奶坐在了凳子上,她把我脚上的裹脚布全都解了下来,然后她又重

新给我裹。奶奶裹得可比妈妈裹得紧多了。她把我的四个脚趾头使劲的往脚心里窝,也不知道这个老太太哪儿来的那

么大的劲儿,四个脚趾头都快给我撅折了,用布条子使着劲的勒,裹了一圈又一圈,一边裹还一边用针线缝好,疼得

我呲牙咧嘴,浑身是汗,脑袋一阵一阵的发懵。
好不容易裹完了,妈妈给我穿上袜子,又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双软软的绣花鞋给我穿上,这双鞋比那一双得底子要硬

一些,叫我下地走走。我早想出去玩了,就忍着疼下了地。脚刚一粘地,弯在下面的四个脚趾头就像要折了似的疼。

我说:“妈,我要撒尿。”妈妈刚要去拿尿盆子,奶奶说:“别给她拿,叫她自己上茅房尿去。”我哪里走得了啊?

只好用脚后跟着地,扶着墙,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出蹭,没走几步,疼得我就满头大汗了。我实在憋不住了,就把裤子

尿了。夜里,趁着妈妈睡着了,我偷偷的把裹脚布扯松了,啊!好舒服啊!脚上轻松多了。可是,没想到,早晨起来

就叫奶奶发现了,她也没说什么,又重新给我裹好了脚。
从这天开始,奶奶叫爸爸搬来了两扇石磨,让我坐在炕上,把石磨上的眼儿套在了我的脚尖上,我的脚上压上了两

块大石头,这回再想动也动不了了,这老太太可真有损招儿啊。就这样奶奶每过三五天就给我缠一次脚,一次比一次缠

得紧,我的脚也越来越瘦,越来越尖,越来越小。我也逐渐的适应了,不再哭闹了,奶奶每天都叫我下地去走。开始的

时候我只能扶着墙一步一步的往外蹭,先在屋里转,逐渐的就可以出屋了,到后来我终于能扶着墙自己上茅房了,一天、

两天,再后来不用扶墙我也能走到茅房去了。脚越裹越紧,每裹一次,我都疼得走不了路,都要尿上几回裤子。看着自

己日益变小的两只脚,也逐渐的活动自如了,心想这次差不多了,没想到厉害的还在后面呢。
这一天奶奶又重新给我裹了脚,这一次裹得比哪一次都紧,疼得我一边裹脚一边咧嘴。好不容易裹完了,奶奶说:

“你从今天起不准再用脚后跟走路了,那像个什么样子?要整个脚底板都落在地上,要不你以后可出不了门了!”她又

给我换了一双鞋,这双鞋是用麻绳纳的底子,可比那双鞋硬多了。我刚一下地,根本就走不了,连忙用双手撑住了炕沿

儿,把两只脚悬了起来。我的两只脚上的八个脚趾头已经全都弯到了脚底板上,脚趾头上面本来就没有肉,薄薄的肉皮

下面就是骨头了,下面才是肉呢。现在我的脚趾头都已经弯到了脚底下去了,非要叫我把脚背当成脚底板走路,那怎么

走得了呢?我就只能用脚后跟走路,生怕脚趾头着地。可这双新鞋也太特殊了,鞋底子的后面有一个木头后跟,鞋里面

是个斜坡,穿上鞋站起来之后,身子的全部重量都压在了前脚掌上,脚趾头背儿一着地, 那叫一个疼啊!根本就走不

了。我就一步也不走了,极力的往起翘脚尖儿,以减轻痛苦。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