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一、小脚初缠(2) 

(以下改用第一人称,文中的“我”即是陈奶奶)

    我是西边陈家庄的人,你们都知道那个地方吧?
    那个地方,离这里有百十里地,是山区的一个比较大的村子。
    我家原来并不算穷,我的爷爷在前清的时候中过秀才,家里有20多亩地,还养着几头大牲口,开着个铺子,在村

子里收购各种山货运到城里去卖,再从城里边运回来日用百货在山里卖,生意一直都很红火,也称得上是小康之家了。

我的家里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二叔、婶子,还有我们这一帮孩子,是一个大家庭。爷爷在村里教私塾,爸爸

侍弄那二十多亩地,二叔经营买卖。家里雇着个刘妈做饭,所以女人们都不需要干活。那年月时兴小脚,女人要是不

裹脚是会叫人笑话的,我的奶奶、母亲、婶子都是小脚,她们这几双小脚最大的就是我妈妈的了,可也超不过去四寸。

脚最小的就是我婶子,她是镇子上开布铺的刘掌柜的女儿,那一双小脚也就有三寸,她不仅人长得也漂亮,还心灵手

巧,针线活特别好,绣出来的花儿就像真的一样。当时她只有16岁,还没有孩子,所以她对我特别好,带我出去玩。

给我买好吃的。
    在我5岁那年,家里准备给他裹脚了。在当时女孩子都要裹脚,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我也就没当成一回事。在裹

脚的前好几天,奶奶和妈妈就在做准备了。买来了一大块白布,扯成了二寸宽的布条子,泡在水里,然后到小河边去,

用棒槌在大石头上反复的捶打那些布条子,然后拿回来晾干,之后再去河边用水泡湿了,再捶打,再晾干了,一共反

复了三次,那些布条子已经没有了浆性,变得很柔软了,奶奶说,用这样的布条裹脚不好使。那几天,家里不叫我吃

别的东西,只吃粘糕,说是为的是脚的骨头软,裹起来少受罪。到了八月二十四小脚娘娘生日那天(农历),一大早

奶奶就带着我去到娘娘庙里,给娘娘上香磕头。后来我才知道,那里面供的不是小脚娘娘,而是天仙圣母娘娘,叫做

碧霞元君,两旁还有几位娘娘,她们也都是小脚。
    回来以后,奶奶先给堂屋里贴着的娘娘“神码子”(一种纸印的彩色神像)上了一炷香,然后拉着我一起跪在神

像前面,只见她合着眼,双手合什,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起来之后,我问奶奶,刚才你叽里咕噜的在说什么啊?

奶奶说,求娘娘保佑,我孙女裹脚顺利,裹出一双漂亮的小脚来。
    裹脚开始了,这在我们家里可是一件大事。妈妈、婶子、刘妈都围在我的身边。奶奶叫我坐在凳子上,由她亲自动

手给我裹脚,母亲和婶子给她打下手,刘妈早就烧好了一大锅的开水预备着了。当时我只知道小脚好看,也希望自己

有一双漂亮的小脚,穿上绣花的小红鞋,那有多美呀,所以一听要给我裹脚,也挺高兴的。婶子脱下了我的鞋和袜子,

摸着我白白的小脚丫说:“这丫头的脚又白又嫩,又薄又细,摸起来还这么软,就像没有骨头一样,我看哪,她一定

能裹出一双漂亮的小脚来”。刘妈打来了一盆热水,婶子把我的两只脚放到热水盆子里泡,哎呀,好烫啊!那水把我

的脚都给烫红了,我把脚连忙往出拔,可是却叫奶奶给按住了,动弹不得,就这样一连换了三盆水,把我的脚都给烫

红了,这才算完,婶子才把我的脚擦干了。
    奶奶坐在板凳上,把我的脚放在她的腿上,先在我的脚趾头缝里撒了些白矾面,然后就开始用布条子裹脚了。先裹

右脚,她先从我的脚尖裹起,她一只手托着我的小脚丫,一只手把除了大拇指以外的四个脚趾头往下弯,用布条子紧

紧的缠住,先从脚趾头裹起,裹一圈就使劲的勒一勒,然后逐渐的往上裹,还不时的在后脚跟上兜上两圈。我只觉得

两只脚火烧火燎的疼,实在难以忍受了,就又哭又闹“我不裹了!我不裹了!疼死我啦!”可是她们就像没听见一样,

谁也不理我,妈妈还帮着奶奶摁着我,使我动弹不得。婶子拿来了针线,奶奶每裹几圈,她就赶紧用针线给缝上。我

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妈妈死死的摁着我,我根本就动不了。我哭,我喊,嗓子都喊哑了,可一点事也不管,就连平日

里最疼我的婶子也好像没听见一样。两只脚总算裹完了,脚上缠着厚厚的布条子,像个小枕头,也穿不了我脱下来的

那双绣花鞋了,两只脚又疼又涨,只觉得呼呼冒火,难受极了。妈妈从箱子里拿出一双鞋来,这双鞋我从来没有见过,

连鞋帮带鞋底都是软的,比我平时穿的鞋要大一些,鞋帮也高出许多,鞋头儿是尖的,虽然没有她们的小脚鞋那么尖,

但是却比我平时穿的鞋要尖多了,原来这就是他们为我准备的“裹脚鞋”。妈妈先给我的脚上套上了一双漂白布的袜

子,又把裹脚鞋给我穿上。我就坐在炕上,谁也不理,只是一个劲儿的哭。整整一天饭也不吃,水也不喝,两只眼睛

都哭肿了。妈妈看着我这个样子,也在一旁偷偷的落泪。这一宿两只脚疼得我根本就无法入睡,虽然天气已经凉了,

可是我的两只脚火烧火燎的疼,根本就盖不住被子,把两只脚放到了被子外面冻着它,疼痛才减轻了一点儿。妈妈这

一宿也没睡,给我讲故事,我根本就不听。我恳求妈妈把我脚上的裹脚布解下来,妈妈说不行。她说,你的脚要是疼

的受不了,就把脚登在墙上,这样会好一些的。这一宿我的眼泪就没干过,直到鸡叫头遍了,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