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浮萍

一、小脚初缠(1) 

    记得那一天是农历九月初九,公司组织我们作为志愿者到敬老院去慰问那里的老人。到了敬老院,我们首先送上

了送给老人的礼物,一人一根碳纤维拐杖,都是我们用自己的钱买的。大家有的扫地,有的擦玻璃,有的为老人理发

。有一位陈奶奶,已经快九十岁了,听说在抗日战争时期她是村里的妇救会主任,老革命了。老人身体不好,行动不

便,怀着崇敬的心情,我们为这位老人洗了头,剪了发,又打来一盆热水,为老人洗脚。
    脱下她的袜子,我看到老人那一双小脚,只看见一个大拇指直挺着,其余的四个脚趾都折到了脚底下。脚背弓起

来,前脚掌几乎紧挨着脚后跟,那双脚尖尖的,白白的,虽然她早就已经放了脚,可是那双脚早就已经定型了,看样

子也就有4寸来长。我的手虽然不大,但是也能把她的脚攥在手里。我们问她:“奶奶,你的脚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啊?

”老人说:“我们那个时候时兴裹小脚,女人的脚都是这个样子。要是像你们这样的大脚,还不叫人家笑话死啊?”

我问:“奶奶,裹小脚的时候,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吧?”老人笑了笑说:“那还少受得了吗?”老人觉得面对着我们

几个大姑娘,似乎是不愿意讲她裹脚的事,我也就不追问了,因为我在书里看到过,三寸金莲是缠足的女人最私密的

地方,相比胸部、下部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对老人家的小脚产生了兴趣,决心要了解一下这里边我所不知道的东西,也就是三寸金莲的秘密。因为我是本

市民俗协会的会员,“小脚”是民俗界很少涉及的一个领域,因为这一方面的资料很少,大家一直是人云亦云,把从

书本上看来的那点儿东西抄来抄去,而缺少宝贵的第一手资料,这是因为第一手资料太难采访到了。我看到陈奶奶穿

的是一双儿童的小袜子,穿上以后因为她的脚是尖的,而小孩儿的袜子前面要装五个趾头,比较肥,陈奶奶穿上非常

不合适,我就有了主意。为了接近陈奶奶,到了星期六,我到商场买了一双儿童袜子,回到家里把袜子剪去了一半,

改成了一双尖足的小袜子。活了二十多岁我哪里动过针线啊?缝这一双小袜子我竟用了两个多小时,手上还扎了好几

次。星期日上午我又来到了敬老院。
    “陈奶奶,你还认识我吗?”
    老人家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并不糊涂,思维还想当的敏捷。她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我说;“你不是那天给我洗

脚的漂亮姑娘吗?”
    “是我,奶奶,我来看你了,我给你改了一双袜子,也不是到合适不合适?”
    陈奶奶接过袜子来仔细的看着说;“我穿的袜子原来都是自己做,后来老眼昏花了就买小孩儿的袜子穿,可小孩

儿的袜子太肥,穿着也别扭,真没法子。我老头子先我一步早走了,儿子在解放北京的时候牺牲了,闺女出嫁了,如

今也七十来岁了,有的了半身不遂,孙子、外孙女他们都忙,逢年过节才过来看看我,我现在就是一个孤老婆子。难

得你还想着我,真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姑娘!”
    我说:“奶奶,我给你洗洗脚,换上新袜子,看看合适不合适,要是不合适我好给你改。”
    “那就谢谢你了。”
    我打来一盆热水,又仔仔细细的给老人洗起脚来。上次洗脚我十分的匆忙,只看了个大概,这次我为了仔细看看

老人的这双脚,还特意带来了指甲刀、修脚刀等“小八件”,这是我自己平日里作美甲用的,今天都派上了用场。老

人的四个脚趾都已经深深地抠进了脚心里,大拇指上的指甲很厚,变成了灰指甲,边缘向肉里抠进去很深,看样子已

经很长时间没有修剪了。我仔细地给老人修理了指甲,又用小刀给老人片去死皮老茧,挖去了几个脚垫,然后给老人

换上了袜子。你还别说,这袜子改的还挺合适的,奶奶也挺高兴的。我给奶奶穿上了鞋说;“奶奶,今天天气好,咱

们到院子里去晒晒太阳吧。”
    “那感情好,我有好些日子没出去晒太阳了。”
    我搀着陈奶奶到院子里走了一圈,奶奶说:“你这姑娘的手真巧,这些日子我这脚指甲老往肉里扎,疼得要命,

今天你这么一修理就好的多了。”
    我一看,机会到了,就借着陈奶奶的话题提出了我的问题;“奶奶当初你为什么把脚裹得这么小啊?这多受罪啊

?”
    陈奶奶说;“在我小的时候那是什么时代啊?女孩子不裹脚行吗?要提起裹脚的时候受的那个罪呀,真是三天三

夜也说不完哪!”
    “奶奶,那你就给我说说吧。”
    “好吧。”
    我扶着陈奶奶到北墙根的椅子上坐下,于是老人就向我们讲起了她小时候裹脚的事情。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