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113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七回 金莲五式原有疏漏 脚秧七分方为全景(三) 说话时,李氏见小姐正坐在床边,裙下只露出个纤纤的笋尖儿,暗想,小姐是四岁起裹脚,又是颜氏裹的,那小脚儿一定是上好的了,自己还从未见过,如今可要开开眼界了,只是小脚儿大部被裙子遮住,难窥全貌,又不便造次上前近看。颜氏因常来常往,走得惯了,便没那多顾忌,于是走上前,将小姐裙子撩起,露出一双尖尖瘦瘦、穿着红绣鞋的小脚儿,刚只三寸,艳丽无比。李氏一看,不由得惊呆了,整个小脚儿瘦得像一片柳叶,如同一个指头一样,就是脚后跟的宽度也不到一寸,只有七、八分的样子,真是书上所说的“细瘦如指”了,平时说的金莲纤小,两只小脚儿握在一起,还不盈一握,就算难得了,可眼前这双小脚儿,怕的是一只手握住三只还不满一握,这还是女人的手去握,若是男人去握,男人手大,一只手攥住四只小脚儿恐也不为难。真真是一对追魂夺命的尤物了。李氏不由得赞道:“好一对小脚儿!怎么就能裹得这么瘦,瘦的叫人喜欢不尽,总也看不够。我这一世见过的小脚儿也不下千百双了,可从来没见过这么秀气的小脚儿!只怕天底下再找不出第二双来!这是出自颜嫂之手罢?一双巧手成全了一对妙莲,真是功德无量啊!”颜氏道:“我哪有那个本领,是小姐的脚秧好,天生就是妙莲的料,我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钱母也插言道:“我女儿的脚秧虽好,也多亏了颜嫂调度有方,收拾得好,没流过脓,也没有疤,没受多少罪就裹成了,这期间颜嫂没少费心,天天跑来跑去的,也是不易。”李氏道:“说的是,颜嫂的手法精妙,谁人不知?经她手裹出来的小脚儿,没有不好的。”     李氏想到此时该是趁热打铁、看小姐白足的时候了,便对钱母道:“眼见得赛脚就要开始了,请小姐去了脚带,让颜嫂看看小姐的白足,好知道赛脚前还应该做些什么准备。”钱母知道二人来意,此事必不可少,便命敏媛解去脚带让颜嫂察看。敏媛遂将一只脚的脚带解去,露出一只玉笋也似的纤纤白足,真个是玉软香温、白璧无瑕,似藕生芽、如莲欲花,煞是好看。李氏道:“倒是个骨肉停匀的绝好脚秧……”便不再往下说。颜氏知李氏心中必有疑惑,意即:如此好的脚秧,缘何不裹成和弓、新月,却裹成了竹萌式?遂接李嫂所言道:“李嫂所言不差,小姐的脚秧果然是骨肉停匀,裹成和弓式、新月式是极容易的,但因天生脚小,稍加缠裹,已是三寸大小,加上脚身极窄,行走已是不易,倘若再裹弯,脚会更小,行走会益发艰难,故而省去裹弯一节,裹成了骨肉停匀的竹萌式,但足下却是丰腴,好比足下有个天生的莲褥,行走起来,足趾不受累,便会轻快许多。”接着,又对钱母及小姐道:“裹到如此地步,已是极好的了,不必再往紧里裹,此次赛脚,小于三寸的小脚儿,反而不取,因脚太小,必然举步维艰,故不能奉为楷模。脚小而于行走无碍,方为上品,小脚儿缠到三寸到三寸五分之间,便是最好的了。”     钱母道:“原来如此。早听说要赛脚,原想把脚再裹小些,多亏颜嫂今来相告,不然,还不知我女儿还要多受多少罪哩!”颜氏道:“脚裹到三四寸,已经是小到极致了,并非越小越好。再小,功用丧失必多,就失了小而有用的本意了,故而不应再求小,而是求脚样好看才是。听说外村的赛脚会上,就有三寸小脚儿反而输给四寸小脚儿的事,输就输在脚样和功用上。可见,在脚的大小相差无几之时,脚样和脚的功用就显得更为要紧。”钱母道:“颜嫂说得是,你看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颜氏道:“再有,就是要看步态了,请小姐裹上脚,在地上走几步看看。”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