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112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七回 金莲五式原有疏漏 脚秧七分方为全景(二)

    李氏复道:“这张图,不但有拾遗补缺之妙,还有指点迷津之功。比如,看了这张图,就知道,竹萌与新月之所以

差别很大,那是因为它们二者中间还隔着一个‘细柳’的缘故;同理,和弓与莲瓣的差别也不小,那是它们二者中间还

隔着一个‘红椒’的缘故。没有这张图,这些问题就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由此,我们知道,竹萌不可能变换为新

月,菱角也不能变换为莲瓣。这无非是说,这图中毗邻的脚秧相似程度也大,它们之间相互转换才有可能。”颜氏道:

“的确是指点迷津,原来金莲五式是有疏漏的,品子真是解人!只有‘金莲七式’才能完满地解释从骨脚到肉脚的逐次

变化,而‘金莲五式’却不能,因为莲样排的‘座次’少了两个,就使得看似毗邻的莲样,其实并非真毗邻。正因为有

缺位,才感到五式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补上了这两个缺位后,毗邻的莲样就能很自然的衔接起来了。这即是说,

在‘金莲七式’中,只要是毗邻的脚秧,都有相互转换的可能,事实也正是如此:有骨脚、有肉脚,也有骨肉停匀;有

既像竹萌、又像新月的(细柳);也有既像和弓、又像莲瓣的(红椒),这就排成了一个各式皆备、无所不包的莲阵,

你的莲样是哪一款,在这个莲样座次表(即《脚秧与莲样全景图》)中,肯定能找到相应的位置,再不会有迷惘之时了

。”李氏道:“这就是‘金莲七式’的合理之处。从这个图上,也能看出,和弓位于正中央,也就是人群中最多的一式

,其次为新月和莲瓣,再其次为细柳与桃叶,最少的是竹萌与菱角,即:越靠近中庸的就越多,越远离中庸的就越少。


    颜氏把图表交还李氏,道:“李嫂言之有理,看了这张‘金莲七式’图,就使人有融会贯通之感,真是绮思妙想、

受益良多呢。”说毕,又道:“请李嫂稍坐片刻,我给辛辛裹好了脚便一起出去公干。”说毕,复又给辛辛缠足,先把

右脚的脚带解开,露出一只光緻緻、白净净的小脚儿,却是气血充盈、柔韧莹洁,大趾外的四小趾只是微微低垂,尚未

蛩伏脚底,一看就知道是初缠,尚未十分用力,所以小脚儿很是鲜嫩,犹如一块嫩玉,甚是可爱,正是端端正正、骨肉

停匀的脚秧。不禁喝采道:“颜嫂真好眼力!选得好脚秧!这样的脚秧裹出来的小脚儿定然是一对活宝,谁见了也会爱

煞!裹成个新月样式是最妙不过的。”颜氏道:“你不是说,新月是中看不中用么?这可不是穷人家的脚样,我们小户

人家,首先得讲究实用,就得学品子的办法,裹个和弓式,无碍于行走做事,最是相宜的。”李氏道:“这倒也是,等

到有份做太太时,再裹成新月也不迟。”颜氏笑道:“你可真会说话,我可是个薄命的,一辈子在外奔波劳碌,做些下

人之事,辛辛到了我们家,还能变成凤凰不成?”李氏也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安知他们以后就不能变凤凰?”说

话间,颜氏已经将辛辛的两只脚缠好,嘱她下地练习行走,这才对李氏道:“变不变凤凰,就算命里有,也非我能料得

定的,当下最要紧的,还是去村里看脚样,把那五块大洋赚到手才是正经。”于是二人便相伴而去。


    西村人家大多姓钱,她们要去的这家人家也姓钱,女孩名叫钱敏媛,与前面所说智友之女敏娟是同辈,今年十六岁

了,这家祖上曾做过前清的翰林,钱父也是坐拥数百亩地的有名乡坤,钱母也是大家闺秀,故而在敏媛四岁时,便请颜

氏为其女缠足,因为缠得早,肉嫩骨软,缠裹甚是容易,稍加缠裹,即便成形,只是缠得过早,虽把脚裹小了,步履未

免要艰难一些,故而十余年来,缠裹还在其次,每日主要是锻练行走。颜氏因事多,也有数月未去她家,这次正好借故

看看。


    到了钱家后,颜氏便向钱母说明了来意,钱母一听是要办赛脚会,满心欢喜,便领她二人进了女儿房中。敏媛正伏

在案上写字,见颜氏来,是认得的,忙起身相迎。看那敏媛时,是一张粉嫩面庞、桃色鸭蛋脸,两道远山眉,将双目衬

得含情脉脉,一条乌黑发亮、粗粗的的大辫子披在胸前,──俗言道,发乃血之余,发长而浓重且有亮泽,正是气血充

盈、体健无病的好征兆,世人常说,缠足易致体弱多病,这倒未必,只要缠裹得法,照样身强体健。──上身穿的是一

件淡蓝素花软缎绣袄,下身是一条深蓝镶宽边百折裙,看上去甚是得体,一双小脚儿被长裙遮了,便看不到,旁边有一

双鬟服侍,一看便知是富贵人家景象。颜氏忙上前堆笑道:“小姐一向可好?我因近日穷忙,来得少些,今天特来看看

小姐。”敏媛回道:“颜嫂好?且请坐。”并叫丫环去倒茶。颜氏道:“不劳小姐费心,因近日镇上要办赛脚会,特来

说与小姐知道。”敏媛因足弱不耐远行,便道:“又有赛脚会了?那一定很热闹罢?只是我安静惯了,不喜在外面走动

。”颜氏道:“小姐有所不知,此次赛脚会,不是像以前赶庙会那样在街上人来人往,杂乱无序,而是在陶家大院内悄

悄举行,去的只是几家大户人家的女眷,寻常人家非请莫入,是个极清静雅致的所在,所有去的人都会受到上宾样的款

待,有休息处,有更衣处,另有一个大厅安排众位丽人亮脚,诸事安排得井井有条,小姐无须顾虑,断然不会劳累的。

”钱母道:“原来如此,参加这次赛脚的一定都是体面人家的了?”颜氏道:“这次是镇上陶、朱两家发起倡导、镇上

体面人家合力支持而举办的,自然与往常不同,哪有普通人家参加的份儿?就算允准这样人家参加,也断然会榜上无名

,小户人家裹出来的小脚儿哪能与大户人家相比?所以此次赛脚,寻常人家并不知情,她们只能到六月六庙会时在街市

上亮一亮脚,哪有我们这次办得隆重?”旋又把李氏拉过来,道:“这是镇上的李嫂,与我一起来查验各村的脚样来的

。”李氏遂上前,与钱母并小姐道了问讯。钱母道:“既如此,教两位费心了,且请坐下来吃杯茶。”颜氏道:“不劳

太太费心,公事要紧,还是先让我们看看小姐香艳艳的小脚儿罢。几月不见,一定裹得更好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